“有个村子连续5年都没办过喜事” 海南光棍村:“脱单”困境折射脱贫挑战

236

(新华社海口18日专电)“村里有差不多四成适婚男性结不了婚,真让人头疼。”说起“光棍村”这个“外号”,海南省陵水县文罗镇坡村村委会主任王仁会连连摇头。

日前召开的海南省两会上,农村大龄男青年娶妻难问题也引起了参会代表委员的热议,“光棍村”在海南大量存在,其背后是复杂的社会民情问题,反映出严峻的扶贫挑战,“脱单”需“脱贫”,然而,与摆脱经济贫困相比,思想上的脱贫是更为艰巨的社会工程。

“男婚女嫁”为何成了稀罕事?

民革海南省委员会专职副主任陈海平介绍,民革海南省委对口扶贫的琼中县吊罗山乡就有不少“光棍村”,有个村子连续5年都没办过喜事。

“部分农村贫困落后,外面的女孩不愿嫁进来。村里女青年外出打工后也不愿再回村。”海南省政协副秘书长房方说,相较之下,农村男青年外出务工不多,和异性交往机会有限。

去年春节,琼中县吊罗山乡政府想方设法牵线搭桥,利用外出打工女青年返乡的机会,组织了几十名未婚男青年,开展相亲活动,最终也只促成了两三桩婚事。

陈海平认为,观念落后才是造成光棍们“娶妻难”的主因。随着国家废止农业税及各种惠农政策相继出台,大多数农民只要勤劳肯干,钱袋子就能渐渐鼓起来。

这一看法得到村干部的认同。在海南省陵水县文罗镇坡村,30岁至60岁的未婚男性有500多人,周围村庄的光棍率虽低一些,但也接近30%。然而,这个镇地处海南东南部,靠着冬季瓜菜和圣女果种植,当地农民的生活条件并不差。

“500多人娶不到老婆,不是他们干不了农活,而是他们‘脑子不好’。”不善言辞的王仁会想表达的是,光棍们很多没上过学,观念落后,上一代人也没培养他们良好的生活态度,以致养成懒散习气,喝酒赌博成了最大的爱好。

“光棍村”里暗藏大量社会隐患

近年来,为了发动大龄男青年发展生产,走出去接触异性,海南各级政府也想了不少法子。有人外出打工从外省带回来老婆,有人搞种养脱贫致富娶妻生子,但还是有不少男性“剩”了下来,最让人着急的是,很多帮扶措施得不到他们的响应。

在陵水县文罗镇,当地政府为发展打工经济,举办就业招聘会,内地工厂急缺工人、保安,单身汉们报名却并不踊跃;村干部将扶贫办下拨的圣女果苗种到光棍们的田里,不少人却没热情打理;免费开办的汽修班,报名者也寥寥无几。

“光棍们好吃懒做的生活态度是最大的问题。”王仁会说,基础差、再学习难度大的确是技术扶贫难的原因之一,但不少单身汉打一天零工挣100元便歇上两三天,花光了再接着谋活计,宁愿把地租出去赚租金也不愿亲手搞种养。

房方说,大量农村单身男没有家庭的温暖和约束,心理上受压抑且被歧视,经济上不宽裕又个性孤僻,势必导致这些青年自暴自弃,失去人生目标和追求,将赚来的血汗钱用于酗酒、赌博,甚至嫖娼、吸毒。

房方还表示,农村男青年没有成家、无需承担家庭责任,难以产生发家致富的愿望,如此庞大的人力资源被浪费,对生产力是一种破坏,也将直接影响农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全面小康的建成。

“脱单”需脱贫,扶贫需扶志

不少代表委员指出,经济基础是光棍们获得婚姻的前提,而要拔掉穷根,迫切需要改变的是他们懒散的生活态度。

王仁会说,从目前送种苗没人要、送知识没人学、送工作岗位没人去的情况看,帮助光棍脱贫、“脱单”都无从下手。

“‘光棍村’问题折射的是扶贫攻坚任务艰巨。”海南省扶贫办主任吴井光说,扶贫先扶智,输血更要造血,教育是改变落后观念的有效举措。为让更多的农村孩子接受教育,海南于2005年在全国率先实施义务教育阶段“两免一补”,如今不少市县又推行免费高中教育,全省中职学校学费全免,贫困生还能获得生活补贴,农村学子只要肯学都有机会。

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凭借一技之长勤劳致富,然而,帮助年龄大、生活态度懒散、脱贫主观意愿不足、再学习难度大的光棍们脱贫还需另辟蹊径。

吴井光说,想方设法帮助贫困的单身汉在经济上脱贫,逐渐在现代化的城市生活中转变落后思想,也有更多机会遇到合适的对象。

吴井光还坦言,思想上的贫困比经济上的贫困更可怕,观念的转变毕竟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如何扶“志”仍是横亘在面前的一道巨大难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