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市议会灭鼠运动 市民冀对症下药

195

(本报斗湖26日讯)斗湖市议会批准了卫生小组进行毒鼠,以防止越来越猖獗的老鼠为患课题。

昨天召开的常月大会上,一名市议员亚耶斯询问卫生小组,有什麽良策对付横行的鼠辈时,卫生小组主任洪连辉市议员表示,事实上,卫生小组已著手处理这项课题,而且已向市议会作出购买可以用来毒杀老鼠的药物,但是尚在等待市议会的批准。

新任市议会主席阿里祖兹听了之后,立刻要求市议会财政部尽快安排这批拨款,并获得财政部代表立刻回应,已经安排有关的拨款,只待卫生小组正式的申请,就会批准纳用。

无论如何,消息传出之后,市民对这项看法抱著观望态度,这是因为多年来斗湖市议会发起城市清洁运动多不胜数,但是成功率几乎是零,主要原因是没有对症下药,老鼠猖獗与城市清洁息息相关,即然清洁不能解决,灭鼠之事更谈何容易?

斗湖城市清洁问题一直以来无法根治,主要原因包括了餐饮业态度欠佳,排污系统的长期失修与错误处理,自来水供经常时有时断,城市阁楼多由外来人所占据,垃圾桶处理不当,执法不够严厉以及灭鼠方法存争议性等。

餐饮业态度欠佳

长期以来,斗湖餐饮业在处理食物残渣剩汁,包括巴刹及露天档的小贩处理食物残渣或贩卖的烂果残菜,多数没有良好处理,除了尚有在后巷清洗碗碟之外,也时常将客人吃剩菜肴倒入沟渠,部份茶餐室的厨房排污水管,是直接通往沟渠;小贩则将果皮,烂果与卖剩的残菜,直接丟入垃圾桶,这些食物都让老鼠能生存及快速繁殖。

排污系统失修

此外,斗湖市区店铺厕所排污系统因为年久失修,除了有不少破漏之外,也有不少都是由店主私自改接,但求能将污浊物排出店外即可,沟渠原本只是用来排水,如今被污浊物藏在其中,变成了蛇虫鼠蚁的滋生温床。

自来水供疲弱

斗湖市中心的自来水供疲弱是眾所周知,没有水自然就会造成清洁问题,不能清洗的环境造成甚爱脏的鼠辈横行,时有时断的水供也造成后巷必须安置蓄水桶,也形成另外的环境问题,蓄水桶底部难以清理,使脏物藏在里面,蓄水桶控球失灵或水管破裂,也使后巷时常积水,加强老鼠生存机会。

本市尤其是莎宾都与旧街的二楼以上,多由没有证件的外来人所租居,近年来发佳商业区也如此,这些外来人没有清洁观念,除了本身的居住环境肯定脏乱不堪之外,也将垃圾四处乱丟,甚至从高楼将垃圾拋下,伤人是其次,四散的垃圾也成为老鼠的最爱。

垃圾桶处理不当

在垃圾桶处理方面,虽然在较早前封闭了垃圾槽,但是置放在后巷的大型塑胶垃圾桶也有来同样的问题,而且没有硬性规定垃圾必须分类,甚至连垃圾也没有打包而是直接丟入垃圾桶,不但臭味四溢,也引来更多的老鼠。

执法不够严厉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市议会的卫生执法人员还是联邦卫生部执法组,都没有发挥应有的功效,令问题重复发生,虽然时有听闻展开突检,但只是一些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没有长期严厉执法,每一切努力都徒劳无功。

灭鼠方法无效

最后,谈到灭鼠方法,采用毒鼠与鼠笼捕捉的方法,只是杯水车薪,要知鼠类的寿命并不长,许多甚至不到一年,但出生后很快就长大成熟,怀孕生子,一胎可生数只,一年又可生数胎,使得鼠类繁殖速度惊人。

一般最常见的家鼠为例,出生后6周就可以交配生子,一胎可生5-7只,一年可生10胎,这样一对老鼠父母,一年可繁衍多少鼠子鼠孙呢?即使一次灭鼠运动可以毒杀或捕捉五千只老鼠,对减少老鼠的实际数量有多大影响?

因此,如果真正要灭鼠,尚需对以上几种因素设想对策。当然,推动这麽一个全面性的计划谈何简单?但是,如果没有这些远见,即使再办多几场灭鼠运动,相信也是枉然,白忙一场。

斗湖市议会的灭鼠运动,出发点虽然不错,但是若不要再次成为一个“有姿势,冇实际”的活动,就应该采取更深入的后续工作,以便断绝老鼠赖以为生的环境,才是真正达到零鼠城市目标。(1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