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已沦为“纳吉党” 敦马偕妻退出巫统 2008年以来二次退党 不加入他党不立新党

453
马哈迪在记者会上发言。

(布城29日讯)前首相兼巫统前主席敦马哈迪医生以对巫统已经沦为“纳吉党”无药可救,失去1946年创党的精神与斗争而感到羞耻为由,宣布与妻子敦茜蒂哈斯玛一起退出巫统。

这也是敦马第二次退出巫统。敦马曾于2008年5月退党,以向时任首相敦阿都拉施压。

敦马续说,将会在发表声明后,再递上退党信。

敦马今天在首要领导基金会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做出这项宣布,在场者包括巫统前峇都交湾区副主席拿督凯鲁丁。

促慕尤丁跟随 由儿子自行决定去留

敦马也表示希望被冻结署理主席职位的丹斯慕尤丁,能够跟随他步伐。至于儿子拿督斯里慕克里的动向,他表示无法为他发言,但妻子与他共同进退。

他说,他不是要推动退党风潮,就交由大家自行决定是否退党,而他也没有与任何人讨论有关退党的决定。

他说,他过去都找很多借口让自己继续留在巫统,但慕尤丁的事件让他毅然做出退党的决定。

他强调不会加入其他政党及创立新党,因为他依然心系巫统。

“我决定退党,它已经沦为保护与支持拿督斯里纳吉的政党,我不能成为这种政党的党员。”

他说,巫统是争取独立的政党,将马来西亚从一个农业国发展成工业国,但因为策略及焦点的转变,已变成如何确保纳吉继续成为首相及巩固其权力,巫统已经距离当初创党的斗争很遥远。

退出巫统也要确保纳吉不会继续成为首相
待纳吉下台后才重返巫统

“我只能说,我已经想清楚,曾找借口留在党内,经过慕尤丁的事件后,我知道这个政党已经变成纳吉政党。”

“我不会再称呼此党为巫统,而是纳吉党。”

询及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退出巫统,他指对这个允许贪腐的政党感到羞耻。

询及这意味着他已经放弃巫统时,敦马说:“我是放弃纳吉党,这已经不再有巫统。”

但敦马称,他不会因此而振兴以前的巫统,以免引起党员的混淆。

敦马说,即使他退出巫统,也会确保纳吉不会继续成为首相,只有在纳吉下台后他才会重返巫统。

他说,现在大家需要站在一起,成立一个核心组织,将持有同样立场的人士聚在一起,唯一的宗旨是将纳吉拉下台。

不过他否认会领导这组织,并只会成为该组织的一员。

针对有指今天的一切皆源于敦马执政期间所致,包括削弱司法权力及首相权力过大等,敦马否认这项指责,并指在他执政年代,巫统甚至被判非法,他不认为现在的巫统会被判非法,甚至总检察长也不会允许案件带上庭。

如果想要儿子当首相 我大可在位时推举他

他说:“巫统于1946年时,我人在那,我清楚巫统的目标,就算我被曾经被东姑阿都拉曼开除,我依然继续为巫统奉献,不曾加入任何政党,继续支持巫统。”

“今天我们有纳吉党,所有的政策旨在保护他,导致马来西亚走入很糟的局面,经济成长放缓、国民总收入减少,令吉贬值及股票市场表现欠佳等。概括而言,大马形象不好,甚至是10大最贪污国之一,连电视台与报章也被控制。”

“我对这些都感到非常羞耻,我只能选择退党,可能人们会说我是因为我孩子无法当上首相而失望,若我要他当首相,我大可在任首相期间推举他,在我退位后接棒,但我们不要这种裙带关系。

不认为有任何巫统议员 敢提不信任纳吉动议

另外,针对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及一些朝野议员被发现在敦马首要领导基金,如公正党巴都国会议员蔡添强、国家诚信党巴里文打区国会议员穆扎希、国家诚信党瓜拉吉赖哈达南里及前副首相嘉华巴巴儿子淡比林等。敦马大方承认,并指双方的会面只认同一项共识,即同意纳吉应该退位,这也是他当初参与净选盟集会的原因之一。

询及国会下议院即将召开议会,届时是否会有任何不信任动议时,敦马认为,在一片畏惧的氛围下,他不认为有任何巫统议员敢向纳吉提呈不信任动议。

“我爱这个国家,我不要有人破坏它,这个人不理国家死活,他只在乎他自己。”

在提及有最高理事成员指巫统最高理事会冻结慕尤丁党职的决定是效仿敦马当年对付安华的手法,比起安华的被开除党籍,慕尤丁只是被冻结党职,敦马则认为,冻结与开除其实毫无分别,都是保避免有人说真话。

“我早就知道他们要将慕尤丁逐出巫统,(前总检察长)阿都干尼也是被冻结,但有分别吗?”

敦马说,他的言论从来没有被聆听,甚至在吉打也被阻止与党员或巫统部长发言。

他说,当他受邀在吉打出席一些活动时,不允许与巫统部长发言,允许他发言的单位将会被党援引党章对付,连酒店也不允许他发言。

他被询及其离开是否让纳吉安心时,如是表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