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倒吉为邪恶指控” 慕尤丁轰阿莎丽娜胡说

428

(吉隆坡讯)前副首相慕尤丁因曾听取高官汇报,面对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抛出“阴谋推翻首相纳吉”的指控。对此,慕尤丁开腔反击,斥阿莎丽娜言论荒诞走板。

慕尤丁在吉隆坡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尽管他坦承获得高官汇报一马公司和国家大事汇报,但他强烈否认有意推翻首相纳吉。

他认为,阿莎丽娜在没深思熟虑下,将“阴谋论”脱口而出。

“我身在内阁之时,脑海从未浮现推翻(纳吉)意图。什么阴谋?根本没有此事……但人家认为我有罪。”

“我是党政二号人物,我有权知道。(首先),知晓一切不代表我参与阴谋,第二,我无权对付(任何人)。”

巫统冻结慕尤丁署理主席一职后,慕尤丁大爆料,指前总检察长曾向他出示证据,力证纳吉在SRC案中犯罪。

尽管未明言,但这名“前总检察长”据信就是去年7月“被卸职”的阿都干尼。

阿莎丽娜旋即挞伐慕尤丁,指控后者涉及倒纳吉政变阴谋。

无权指示机构行事

慕尤丁续称,总检察署和反贪会才有权对付纳吉,本身无权指示两机构行事。

“我无法指示他们……他们是资深公务员,我如何密谋推翻(纳吉)?”

“我想,我有权知道,但不是我亲自指示。没人会服从我指示,首相命令才有人服从。”

“由此,阿莎丽娜对我存有偏见,她恶意地指控我。”

脑海未有任相之意

询及他是否已不再希望在巫统“攻顶”,慕尤丁则以“交由上苍决定”来回应。

询及外界或许或认为此乃软弱之表现时,他给予否定。

“虽然政治与野心、希望和期待挂钩,但我从未计划(担任首相)。身为马来穆斯林,以及身在巫统多年,我斗争目标非放眼权位。”

“或许很少人如此思考,但这是我的原则。”

他指出,本身为虔诚穆斯林,不能只安于现世,也必须累积功德,面对来世。

没有后悔呛声纳吉

慕尤丁对自己公开批评纳吉,因言获罪,不感后悔。

“有人说,若我不向首相和内阁谏言,或许我现在还是副首相。”

“我不恋权,但最重要是执行受委托的职责,包括领袖、社区领袖责任,为民为国谋福。这是我的想法。”

他强调,本身已68岁,全因子孙的未来才挺身呛声。

慕尤丁频频呛声一马公司和26亿门,去年7月遭革除副首相一职。随后,他在党内大权旁落,甚至无法按照传统在巫统代表大会致辞。

不过,他并未因此噤声,继续炮打司令台。巫统最高理事会在2月,议决冻结慕尤丁署理主席职位。

慕尤丁随后尾随前首相马哈迪,与在野党和公民社会签署《公民宣言》,疾呼推翻纳吉。

倒吉就如当年拉阿都拉下马 慕尤丁只要换领导不换政府

(吉隆坡讯)前副首相慕尤丁在巫统大权旁落后,更连同前首相马哈迪和在野党要首相纳吉下台。不过他坦承,要换的只是首相,不是巫统/国阵政权,就如自己为何当年成为倒前首相阿都拉先锋。

他昨日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他自23岁入党,接下来45年岁月都耗在巫统内,强调本身忠于巫统。

他补充,本身无意看到巫统和国阵在下届大选败北,意即他只要纳吉下台,并无意要换掉国阵政府。

“我告诉批评者,当我要求伯拉(时任首相阿都拉)让贤,由纳吉接任相位,是否有更换政府?”

“我看到2008年大选成绩,(国阵)失去三分二优势,人民支持率下滑,令人不安。”

“这一切归咎时任首相的软弱领导。若不介入更换领导,我们(巫统/国阵)将面对惨败。我极力争取,让伯拉下台,纳吉接任,有改朝换代吗?”

强调更换领导非政府

他强调,当时只是更换领导,并非政权更迭。

慕尤丁续称,他炮打司令台,只为了催促纳吉下台,避免情况恶化,让巫统在下届大选败北。

“国家和人民的负担很重,我无意倒政府,只是更换领袖。他(纳吉)应该考虑此事,以避免巫统继续沦落。”

他强调,本身的言论乃忠言逆耳,只因他在乎人民。

“我的斗争都以民为先。”

“但看到现状,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所作所为拖累党,让人民愤怒,或打击巫统。”

“若我不行动,我担忧状况恶化,这一切时时缠绕在我脑海中。”

慕尤丁反问,自己所作所为是否违反上苍旨意,抑或犯罪。

他说,其任职伊斯兰教师的父亲向其循循善诱,任何斗争,不应利己,而是利他。

不解为何只有自己单打

谈及慕尤丁看起来在巫统国阵单打独斗,盟友不多时,他指此现象令他感到困惑。

“正当巫统面对糟糕领导危机时,看起来巫统党员并不知晓,或不在状态中,让我无言以对。我不想再发表指控,担忧刺激他们离开斗争方向。”

“我们应当在正确道路上奋斗,难道他们不知道纳吉的行为,正在摧毁大马吗?难道他们不懂政府因为一马公司丑闻,背负沉重负担吗?”

“我感觉到,他们知道一切,但以自利为主。”

慕尤丁续称,现今巫统党员只为个人利益,已脱离党的斗争。他更指巫统党员面对恐惧,担忧与领导层不同调将面对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