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调与山竹园土地无关 彭丽君法定声明自愿卖屋

287

(槟城22日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位于宾鸿路的私邸前屋主彭丽君终于打破沉默,作出法定声明,指她自愿以较早前决定的屋价,即280万令吉签署买卖合约,并强调她不是在公开招标中,购得山竹园土地的KLIDC公司的董事或股东,也没有涉及公司的管理。

在法律声明中,她也强调如果任何人还要企图做出无谓的“串连”,把整件事复杂化、拖她下水,她将保留她通过法律追究的权利。今天,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在记者会上,以彭氏宗亲的身份,代读彭丽君的法定声明。彭文宝也是彭氏联宗会顾问。彭文宝指彭丽君是她的远亲。

彭丽君的法定声明以4种语文发出,即中文、英文、马来文和淡米尔文,志期今年3月22日,文末有她的签名及宣誓官莱莉的盖章与签名,中文版的声明全文如下:

法定声明 彭文宝代读彭丽君的法定声明。

我,彭丽君(身份证号码XXXXXX-07-XXXX),马来西亚人,住址为XXX-X, Xxxxx Xxxxx, XXXXX Georgetown, Pulau Pinang, 庄严地、真诚地发表下列声明:

我在2008年认识首长一家人。因为他妻子周玉清的友善及谦卑的个性,我与她成为好朋友。

2008年,我以250万令吉购买了槟城宾鸿路25号的房子,并进行了一些简单装修,好让我的哥哥入住。但是,我听说首长夫人因首长官邸面对白蚁侵蚀的问题,她正在寻找租房。我提议出租房子给他们。我们在2009年7月1日签署了为期三年的租赁合约,租金为每个月5000令吉,过后租约再度延长三年至2015年6月30日。

当时,我为自己能够将房子出租给槟州首长一家人感到荣幸,我也算是帮他们解决了住房的问题。

但是,将房子出租给他们过后,导致我非常苦恼,让我厌烦的是来自国阵及非政府组织针对我的虚有指控。于是我决定出售房子。过去几年,在这间房子前面也发生过很多事,从示威到葬礼、甚至有人将汽油弹抛掷进入房子的院子,让房子常常曝光及不安全。

关于这所房子的新闻连同地址及图片不断地在报章上曝光。我觉得这所房子过度曝光及过分宣传,如果我的亲威或我自己未来要入住,我不会感到安全及安心。

在2012年初,我口头上询问首长夫人周玉清,想知道他们是否有意愿购买,我愿意以280万令吉出售。周玉清告诉我说他们有兴趣,但是首长担心如果他没有在选举中被选为首长,他将没有能力购买这间房子。所以,周玉清问我是否愿意在第13届大选过后,还是以同样的价格出售这所房子。

但是,在2013年第13届大选后,首长夫人告诉我他们还需要时间购买上述产业,她要求迟一点准备好的时候再买。2014年首长及我在志期2014年6月23日的协议书上同意,他付我10万令吉,我同意给他在5年时间考量以280万购买上述产业。协议书让双方有买卖的选项,我也就同意让首长一家人继续在有关房子内租屋。

在2015年6月30日租约届满之前,我决定出售我的产业。我是一名生意人,我不想忍受无谓的烦恼,而且,当那些人要攻击首长或提及Taman Manggis土地买卖事项,让我的名字无缘无故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曝光在报章、社交媒体面前,而实际是我根本没有涉足。我决定出售上述产业,因为它一直招惹很多是非及莫名其妙的宣传。

于是我再次询问首长夫人周玉清,要求首长履行购屋的选项,我在2015年决定出售房屋给首长时,我没有考察市场价,因为我认为那不必要。当时首长已经是买家,2014年6月23日的协议书也已经达致双方同意的出售价。

过后,首长夫人告诉我他们已经获得银行贷款,我们决定以之前决定的屋价,即280万令吉,签署买卖合约。我的记录显示我们在2015年7月28日签署买卖合约,银行在2015年10月发放贷款。

首长及他的家人在过去6年来都是我的好租户。对我而言,首长是备受尊敬的领袖,我以能够出售房子给他感到骄傲。我认为槟城在他的治理下不错。最重要的是,我将房子卖给我尊重的人。针对我以280万令吉出售产业给首长,我没有遗憾。我免去了一宗让我头痛及压力的问题。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同意出售房子给首长演变成那么大的全国课题,况且我本身与州政府并没有生意上的往来。我也没有在售屋的过程中,从州政府获得任何好处。我以什么屋价卖给首长,那是我的决定。我要强调,我没有承受首长或任何一方的压力或被迫以280万令吉出售房子。我是在一方愿卖、一方愿买的情况下自愿出售房子。

我也要澄清,我也不是在公开招标中,购得Taman Manggis土地的KLIDC公司的董事或股东。我也没有涉及公司的管理。如果任何人还要企图做出无谓的“串连”,把整件事复杂化、拖我下水,我将保留我通过法律追究的权利。

我谨此依据1960年法定声明法令的条文下宣誓,以上声明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