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斗湖水荒五大诉求 若不受理火箭落髮抗议

226

(本报斗湖二十二日讯)斗湖行动党仅此宣布,他们强烈要求各个政府部门,诸如联邦政府、联邦科学、科技及创新部、联邦能源、绿色科技和水务部,州政府,州基本设施发展部,州森林局,州水利灌溉局,一同履行身为政府部门为民解困的职责。

虽然斗湖水荒和“天灾”(埃尔尼娜现象)有关,然而,“人祸”在此危机中也脱离不了关系,例如迟到了廿年的四号麻房的欣达马达水坝。

他们已经鉴定了五项拯救斗湖水荒的紧急诉求:即一,要求调查和禁止任何在斗湖水源处进行的非法伐木活动。根据一份独立的学术报告,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69679, 八成婆罗洲的森林遭到破坏。我们要知道真相,到底斗湖水源处有没有遭到破坏。

根据我们的送水经验,一旦三天没下雨,河水就开始干涸。一旦下雨,水供可以恢复正常并维持三天。我曾经督促各相关部门调查斗湖绿色能源,那个地热发电厂项目的工地,有没有任何违规伐木活动,可惜投诉不受理,不了了之。水坝将会变得毫无意义,如果水源地遭到破坏。

二,要求作为长期解决方案的欣达马达水坝工程立刻动工,不再拖延。联邦政府已经敷衍了我们二十年,但是,我们现在就要。我们受够了政府的甜言蜜语。而且,北路滤水站的抽水站其实并不适合,因为五十米的河边保留地已经多年来被木屋区霸占。

三,要求落实等待水坝落成之前的中期计划。已经有数项可行的科技可以提供替代水供给斗湖,例如流动式治水单位(可以跟着哪里有水源而移动位置)和海水淡化系统。州基本设施发展部部长百林此前以澳洲悉尼的海水淡化作为例子,提议此选项。我们要求落实,不是研究,不是提议而已。

四,要求落实短期计划以维持蓄水能力,一旦下雨能够蓄水,例如挖深河床、截流取水、开井探水等。

五,要求立刻进行人造雨。科学、工艺和创新部此前在应付烟霾时,在半岛有施行过人造雨。其部长丹敖也曾建议沙巴水荒可以援用此建议。

以上所提“拯救斗湖水荒五大诉求”若不获得各政府部门的积极回应,我们别无他法,唯有落髮抗议。这个星期天沙巴行动党新总部的推介礼上,由党秘书长兼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和沙巴行动党主席兼山打根国会议员黄天发的见证下,我们落髮抗议!(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