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女童命案再掀死刑存废争论 黄侯民:家庭及情绪管理是关键

263

(亚庇讯)台湾内湖近期发生的四岁女童被一个男子随机杀害事件后,成为台湾社会舆论及各方关心的课题,「废死联盟」所倡议的废除死刑论再次被掀开讨论。然而,随意杀人的个案不应与废死议题混为一谈,这不只会模糊了社会对此个案的视线,也会令人把焦点错摆在对嫌犯的刑罚上。处刑固然重要,但本区社会对此事件带来什麽警惕和醒觉,才是吾等所该关注的。

沙巴家庭关怀协会会长黄侯民硕士针对台湾近期所发生的悲剧提出醒觉性的呼吁,并提出家庭的经营及情绪管理的掌握是人人都要学习的,因为全民普遍上都能学会以上两大重点,大大可以降低社会问题。

根据国外专家的研究,随机杀人施害人之杀人动机有几项,如反社会人格,即对自身境遇不满而迁怒社会、精神病患之幻觉或怪异想法、对特定对象不满但无法报复而找代罪羔羊、借此以判死刑之自杀行为、情绪压力未得适当疏解及借坐牢以逃避现实等。

根据另一则研究分析,这些杀人嫌犯往往存在相似背景,而且几乎都是「年轻人」,他们曾经遭遇失败或挫折,对未来感到绝望、或被排挤,造成杀人的「动机」往往是一种表现式的「报复」行为。

然而,受害女童的母亲的一句话却值得家长、从事教育者及国家施政者进一步省思。她说:「随机杀人者不理智,无法靠立法解决,应从家庭与教育著手」。「当社会在理性思考到底怎样才能减少这类惨剧再度发生之际,做为一般家庭与教育者,或许借以做亲子关系与教育之反思。」黄硕士提出以上反思。

情绪是一种能量,存放在心中会造成心理负担,加上情绪之累积性特质,若太久没有以正确的管道疏导出来,则会成为具伤害性的能量。然而今天的社会型态及高压、高速时代,生活的快速步伐及疏离的人际互动,令许多人因而只能把负面情绪压抑在自己的内心,一旦受到刺激或高压力出现,就可能产生爆发性行为。

对情绪的表达和释放,男女有别。女性很容易就透过各种管道疏解,如流泪、找友人分享、唱歌听音乐及其他方式,就化解了内心的压抑。但男性一般上不易向人流露内心的事,也没有学会如何把内心的情绪用言语表达。往往遇到挫折或失望,比较容易以愤怒情绪及行为表达。

随机杀人事件之发生防不胜防,若不幸有这事件发生,家长首先不能惊慌失措。孩子由于周遭环境和朋友之故,难免会害怕而不要上学或有「灾后心理创伤症候群」现象,家长可以做的是正面跟孩子谈事实之事件,但不要用夸张的形容词,不要带著负面情绪或家以批评。

正面谈论是讲孩子知道有些事是难免会发生。接著让孩子谈他所听到的、看到的,听到后或看到后有什麽感受和想法,让也自由的讲出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不需要加以纠正或压制他们的感受和想法。

从事实分析让孩子知道这些偶发事件之发生不是一个常态,意即不是经常发生的事,只要保持警觉性,一般上是没有想像中这麽可怕。最后跟孩子谈谈万一发生,可以做些什麽措施以降低其风险,甚至可以轻松的演练如如何逃离现场等。

培养高情绪智商

家长本身理当学会如何处理情绪,因为孩子多数从双亲面对压力时的反应中学习应对及情绪的表达。孩子的情绪是否稳定与心理的安全感有绝对的关系。因此,当双亲为了孩子而忙碌奔波以赚取更多时,不如先看看是否有足够的时间陪陪孩子,多一些拥抱和接触,多一些聆听孩子讲他们的故事。这些经历不是金钱可以换取的。
亲子关系良好及有更多安全感的孩子比较自信,而且抗逆力和抗压能力也比较高,行为出现偏差的可能性较低。家长与其只重视孩子的成绩可以考取几个A,不如看重孩子的情感智商发展和健康的心理素质。学校也许也要走出学生考全A的迷思,而以同学互动、 参与、发言、阅读主动性等角度去发展学生的人格及品德发展,这才能为将来的社会塑造更多心理健康的国家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