掳人或在菲海域 特伦斯林:这次不能完全怪罪警方

484

我必须为警方及东安指挥区说句公道话,他们确实尽力,而且不时提醒我们及游客,不要以身犯险。

(本报讯)掳人事件事发地点极大可能是在菲律宾海域!

仙本那度假村业者协会主席特伦斯林认为,这次掳人事件不能完全怪罪警方,因为事发地点极大可能是在菲律宾海域。

他说,根据他所得到消息,拖船不是在大马海域,而且由利吉丹岛航行约15分钟即已抵达菲海域。

“我必须为警方和沙巴东部指挥区说句公道话,他们确实尽力,而且不时提醒我们及游客,不要以身犯险,如证实事发地点不是在境内,大家没查清楚就一味指责他们,未免太不公平。”

沙巴州警察总监拿督阿都拉昔前天(2日)也指出,警方需要查清楚实际案发地点,因为利吉丹岛离边境太近。

警方初步怀疑,拖船在边境航行,而不完全进入大马海域航行,可能是要避开宵禁令,夜间继续航行以便更快抵达斗湖。

沙巴东海岸自2014年7月19日实施宵禁,晚上7时至翌日5时禁止一切上活动,违者将被逮捕及控上法庭。

未被掳人吓走?誗渡假村游客如常

(本报讯)掳人事件没有影响前往仙本那游玩的旅客!

虽然枪匪登船掳人发生在距离仙本那镇约1小时30分钟以上航程的利吉丹岛外的马菲边境海域,但是,仙本那镇度假村和游客如常。

特伦斯林说,他没有接到会员投诉掳人事件吓走游客,一切海上活动如常进行,游客如常前来。

他说,这次发生掳人地点离仙本那很远,而且该地区属禁区,没有游客前往。

“游客都是局限在有警察和军人驻守的安全地区,游客看到军警人员,也会感到安全。”

唐伍强:掳人发生在外海

仙本那新佳马达海上度假村业者唐伍强受询时说,虽然事发地点距离仙本那有一段距离,但是,他希望当局加强保安,确保类似事件不会发生。

“毕境很多人对沙巴地理不太了解,虽然事件发生在海上,但很多人都会联想或误会在仙本那发生,最终还是会影响声誉。”

他说,仙本那度假村经营者一直与东部安全指挥区密切合作,包括遵守指示及不时交换意见。

“掳人绑架事件是防不胜防,度假村业者最重要是遵守条规,与当局充分合作,守护好本身的度假村,整体保安交予政府处理。“

利吉丹岛过于偏远 去年已列禁区

(本报讯)仙本那岸外的利吉丹岛过于偏远,去年政府即列它为禁区,业者不能带游客到那里游玩。

仙本那度假村业者协会主席特伦斯林指出,安全指挥区基于利吉丹岛很偏远,保安措施恐难抵达那里,因此禁止游客前往。

“该岛只有数棵椰子树,没有基本设施,没有度假村,而且又远,我们也不会带游客前往。”

利吉丹岛距离仙本那镇乘快艇需要约1小时30分钟以上航程,它距离边境约10至15分钟航程,一旦发生事情,保安部队是无法及时赶到。

利吉丹岛和世界闻名的西巴丹岛主权一度成为马印之争,但是,海牙国际法庭最后把这2个小岛主权判归我国。

绑匪改在海上掳人质 船务公司提高警愓

(本报讯)我国保安部队加强沙巴东海岸地区保安措施,令在境外虎视眈眈的绑匪难以下手,因此转易目标,向保安近乎零的外海拖船下手。

绑匪改变策略已引起一些船公司关注,包括指示航行沙巴至菲律宾航道的船只提高警惕,尽可能贴近大马海域航行,避免太过靠近有诸多海盗的菲南群岛。

8名枪匪于周五傍晚6时30分左右,登上在仙本那的利吉丹岛附近的马菲边境一艘拖船,掳走4名大马船员黄德钢(31岁)、黄德书(29岁)、刘俊贤(21岁)和黄鸿新(34岁)。

英语不太流的枪匪并没有为难船上2名印尼及3名缅甸籍船员。

这5名船员目前在斗湖警局,以接受警方录取口供调查。

沙巴州警察总监拿督阿都拉昔昨日(3日)指出,警方相信是我国海域加强保安措施,令到枪匪无计可施,只好改变策略,朝行动缓慢的拖船下手。

于3月杪 ,阿布沙耶夫登上一艘台湾注册的拖船,掳走船上10名印尼籍船员,并索取约5000万令吉赎金。(080)

旅游协会主席廖吉祥吁游客 不必耽心安全问题

绑匪只在公海或公海附近干案,州内各观光区都受到严密保护,匪徒不敢轻举妄动。

(本报讯)尽管沙巴于上周五又发生掳人事件,沙巴旅游协会主席拿督斯里廖吉祥昨日呼吁前来本州观光的游客不必担忧安全问题,因为该事件显示菲律宾绑匪如今仅敢在公海或公海附近干案。

他指出,随著沙巴东部安全指挥区的成立,州内各观光区都受到严密的保护,匪徒不再敢于此轻举妄动。

无论如何,他呼吁该沙东安区当局不仅是保护观光区及渡假村,也扩大执法范围至国际海域边界,包括展开更频密的巡逻活动,及登记所有出入境的船只。廖吉祥是在亚庇接受记者访问时这麽表示。他也建议所有船只装置与沙东安区联系的卫星通讯系统,以在一旦出现匪徒时,大马保安部队可马上赶到现场及对付匪徒。

他说:「首席部长也曾建议沙巴东部安全指挥区添置军用直升机场,以在事发后的十分钟内即可赶抵现场,拦截对付匪徒。」(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