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菲保安部队急欲了解 掳人是哪一匪帮所为

792

棉兰佬西区武装部队指挥官费利蒙陈说,没有情报显示有人质掳抵菲岛

(本报讯)马菲两国保安部队急欲了解,是哪一帮枪匪在马菲边境登上拖船Massive 6及掳走4名大马华裔船员。

菲律宾棉兰佬西区军武装部队挥官费利蒙陈受电话访问时说,如今很多人都用“阿布沙耶夫”名字,但是,我们还是需要查清楚。

他说,军方已接到大马警方通知,现在搜集情报,以整理出头绪。

他说,至今还未有新的发现,也没有情报指有人质登船。

无论如何,他相信最终人质会落在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的其中一个派系手中。

4名大马船员黄德钢、黄德书、刘俊贤和黄鸿新于周五(1日)晚上在靠近沙巴仙本那利吉丹岛外的马菲边境被枪匪掳走,另有5名船员获释。

除了菲律宾之外,大马警方也希望由5名获释的船员口中,得知究竟是哪一群匪帮所为。

据了解,警方已向船员们展示多名匪徒相片,希望从中取得线索。

菲律宾军方消息指出,这次登船掳人的手法与过去有所不同,一般上他们捉到人质之后,都会第一时间送至霍洛岛,但是,这次却没有这方面情报。

除此之外,霍洛岛上也没有特殊反应。

除了2000年在西巴丹岛掳走21名大马及外国人质是由阿布沙耶夫核心人物所为之外,以后越境掳人大部份是由“雇佣兵”所为。

当中,又以穆达迪兄弟最为猖獗,估计在沙巴超过半数越境掳人案都是他们所为。

一般越境掳人都是“海盗”所为,他们平素是以走私及海上抢劫,一旦有机会即动手掳人,再以1人数万令吉代价售卖予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

由于谈判赎金及禁锢人质需要技巧和地方,一般海盗都宁可把人质“卖断”予有绑架谈判经验的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

4人质上周五被掳迄今 未接索赎金电话

(本报讯)四名大马公民被绑架后,沙巴警方至今没有接到任何索取赎金的电话。沙巴州警察总监拿督阿都拉昔说,警方也在设法打探枪匪把这4人匿藏在哪,包括他们是否已在邻国。他在受询时说:“警方在找寻他们,我们会以各种角度调查。”无论如何,他说,至今为止,没有任何新进展。

阿都拉昔是周日(3日)接受记者询问案件进展时,如此表示。

4名来自砂拉越诗巫的我国公民为黄德钢(31岁)、黄德书(29岁)、刘俊贤(21岁)和黄鸿新(34岁)。他们于周五傍晚6时15分左右,在利吉岛外海一船拖船上的,遭8名持枪阿布沙耶夫绑匪登船掳走。

有关拖船当时是在运载到马尼拉卸下之后,在回航欲前往斗湖添油途中,在苏拉威西海靠近利吉丹岛水域上遇事。

菲南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 由独立斗争沦为绑匪

(本报讯)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是一个乖离原创目标的组织,它被视为由为独立斗争沉沦为“绑架勒索”匪党。

这个组织虽自称要在菲律宾南部成立独立伊斯兰区,但是自1991年开始即携带著莱福枪、迫击炮和炸药等,放置炸弹、绑架、谋杀和勒索

它除了在国内绑架之外,也常在海上、大马和印尼之间,绑架船员和游客。

除了这次4名大马人被掳走之外,他们于3月杪掳走10名印尼船员, 数个月前即在该国南部掳走3名西方游客。
电话访问达威达威警长

没人质在群岛登岸

(本报讯)4名人质被掳走36小时,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4名大马船员黄德钢、黄德书、刘俊贤和黄鸿新于周五(1日)晚上在靠近沙巴仙本那利吉丹岛外的马菲边境被枪匪掳走,经过36小时,至今仍然下落不明。菲律宾官方宣称还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枪匪和人质的情报;无论如何,他们相信枪匪会押著人质穿梭达威达群岛。

达威达威省警察长伊利查德通过电话说,没有接到村民通知有看到陌生人或人质在那里登陆。他说,他怀疑枪匪和人质已抵达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大本营霍洛岛。

于周五傍晚6时30分左右,8名枪匪在仙本那的利吉丹岛附近的马菲边境,登上一艘拖船,掳走4名大马船员黄德钢(31岁)、黄德书(29岁)、刘俊贤(21岁)和黄鸿新(34岁)。

口操菲律宾达卡洛语和不太流利英语的枪匪并没有为难船上2名印尼及3名缅甸籍船员。

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于3月杪,登上一艘台湾拖船,掳走船上10名印尼公民至霍洛岛,提出5000万令吉赎金。(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