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 死难者遗属举行“清明祭”

275

(新华社南京4日电)“亲爱的妈妈,儿子和家人现在过得很好,你安息吧!”83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在纪念馆的“哭墙”前边鞠躬边向母亲告慰。4日上午,约50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遇难者遗属在这里举行清明祭扫仪式,悼念被侵华日军杀害的亲人们。

小提琴演奏著悠扬的乐曲《辛德勒的名单》,琴声哀婉忧伤。伍秀英、杨翠英、岑洪桂、夏淑琴、向远松、佘子清……约50名幸存者和遇难者遗属陆续到达,依次在“哭墙”前焚起香烛、献上花圈。9时30分祭扫仪式开始,人们在低沉的音乐声中向遇难同胞默哀1分钟。

位于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面的遇难者名单墙俗称“哭墙”,上面镌刻著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据悉,1995年初刚设立时,刻有姓名3000个,象征被日军屠杀的30万同胞。此后,经历次增刻后,“哭墙”上共刻有10505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姓名。

88岁高龄的幸存者向远松凝视著名单墙上哥哥向远高、叔叔向忠林的名字,向他们献上了鲜花。“一看到这面哭墙,我们心都酸,亲情难舍啊,清明节最容易勾起这种回忆。期待世界和平,期待全世界的人民都过上和平安定美满幸福的日子,不要再经历战争的煎熬。”向远松说。

向远松的女儿向绍丽向记者展示了手中印著伯父遗像的册子。她的伯父是大屠杀遇难者中为数不多留下照片的人。在那张纸边已经发黄的遗像上,有日本铭心会南京友好访华团团长松冈环自2012年4月4日以来的5个签名。“每年一个,这对我们的亲人也算一种告慰。”向绍丽说。

已多次参加“清明祭”的松冈环在仪式上对遇难者表示了深切的悼念。松冈环说:“我理解遇难者家属年年找我签名,某种程度上代表著他们的心灵没有得到抚慰,我希望日本政府能端正历史观,向遇难者和他们的家属作出真诚的道歉。”

仪式的最后,日本《紫金草物语》词作者大门高子和小银星合唱团的30名孩子们一起合唱了《紫金草》。紫金草本名二月兰,原本只是南京常见的一种野花。1939年,二月兰的种子被日军军医山口诚太郎带回日本播撒,并给它起了一个新的名字“紫金草”。在山口的努力下,紫金草渐渐在日本更多的地方开放,成为寄托中日两国人民和平友好心愿的和平之花。

大门高子介绍,上世纪80年代,日本《朝日新闻》刊登了山口裕讲述父亲山口诚太郎与紫金草的故事,他读到报道后深受感动,创作了长达1小时的组曲,并组建“紫金草合唱团”,目的是希望通过歌声传递祈望和平的美好心愿。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表示,清明是祭扫逝去亲人的节日,对于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亲属来说,亲人们在战争和屠杀中尸骨无存,纪念馆与“哭墙”让逝者有了灵魂的归宿,也是对生者的精神慰借。清明家祭的意义不只在于寄托哀思,更是提醒晚辈们勿忘历史,传承历史记忆,为维护和平而努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