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人员受促 加强取缔违泊车辆

156

(本報斗湖5日訊)斗湖所有單位執法人員受促,加緊對付違規泊車者,避免出現守規泊車需要繳費,但是非法泊車即無需繳費,又不用擔心被罰款的光怪陸離現象。

一名華裔青年向媒體投訴說,今天早上當他將車子停泊在發佳區一家著名海鮮餐廳門外,前往附近繳付手提電話費,前往只花了幾分鐘,回到泊車位時,發現已被抄寫泊車費。

[原本我被抄寫泊車費是應該的,但是我不甘心的是,為什麼更早就停泊在我車子旁邊另兩輛違規的車子,非但不要繳付泊車費,而且也沒有被任何單位執法人員進行鎖車或開罰單]:該華裔青年憤憤不平的說道。

他在氣憤下,當時有詢問該名抄寫員,是不是敢違規的車主就得益?該抄寫員對他表示同情,苦笑著說他也感到不公平,但是本身沒有任何權力,只是執行任務。

華裔青年想想也認為不該為難抄寫員,只有收取了該張泊車單,並向該名抄寫員表示,希望他回去向泊車公司高層反映車主的不滿,以便向地方政府及交通執法單位作出投訴,否則長久必會引起守規的車主不願意繳交泊車費,最終最大損失者將是泊車公司。

同樣地,敢冒險將車子停泊在發佳商業區羅里停泊站的車子,也不會受到任何交通執法單位的懲罰,導致該羅里停泊站幾乎有八十巴仙都是由其他車子所非法佔用,甚至有俢車廠用來作為修車場所。

這樣的情形發生在本州第三大城鎮的斗湖,就好像乘坐時光機,回到了當年的美國西部牛仔時代,只要夠兇夠狠,就能在城里橫行霸道,甚至是連警長也不敢管轄,以免自已被槍殺。

至于作為平民百姓的小市民,只有默默承受強盜與當局雙重的壓制,只要生活可以平安無事,就得過且過,安分守己就好。(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