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庆伟:禁足令不影响竞选工作 阿德南低估砂火箭

386

(槟城11日讯)多名希联主线领袖被禁足砂拉越,并不会导致该党的竞选工作崩溃,砂行动党宣传秘书黄庆伟指首长丹斯里阿德南低估砂行动党。

砂州选举在即,多名希望联盟主线领袖,包括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公正党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行动党“超人”丘光耀等,皆被禁足砂州。目前,政圈内流传,尚有一些“潜在”主线领袖,虽还没面对遭禁足问题,但已有消息传开他们也同样会被禁足砂州。

这些“潜在”领袖包括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槟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与行政议员章瑛,当然还有传指公正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也会遭禁足。

对此,黄庆伟接受《光华日报》记者访问时直言,阿德南已走错棋子。阿德南以为禁足的举动会让行动党竞选工作崩溃,但东马行动党的竞选战略,并不完全依赖西马行动党。

他曾在州议会向阿德南要求提供被禁足者名单,惟阿德南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了他在议会的要求。“虽然砂州拥有移民自主权,但阿德南在行政权上必须要有理由,因为在任何行政权上都有可能被挑战,阿德南的做法已不合理。”

他说,首长的滥权,让砂州进入封建世代。由于沙巴拥有移民自主权,所以他并不排除沙巴也同样会随着阿德南的动作,禁足西马希联主线领袖,让这些领袖在砂州选举期间,不得进入东马。

无论如何,他强调今日的砂州行动党,已不同过去(上届州选)的行动党。现在,砂行动党都以道地人为组织,无论是文宣、竞选工作都是以道地的砂州人民为主,西马领袖只扮演“协助”的角色。“我们的竞选筹备工作不会因为阿德南的禁足动作而崩溃。我们的竞选机制会继续进行。”

反观,他指阿德南却很依赖西马国阵的力量,包括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阿德南需要西马国阵的助选,接下来的竞选期,相信在砂州只能看到西马国阵领袖,看不到来自西马的希联领袖。”

丘光耀斥未胜选已作恶

丘光耀受访时斥责,阿德南还没在这次州选胜利,已开始作恶了。

他坦言早有预料阿德南会采取禁足的动作,但没想到这么夸张。“亏阿德南还被指是‘开明’的砂州首长,而我看他却是一个作风‘激烈’的首长。”

对于禁足事件,他表示行动党将会在近期内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对策,所有部署必须重新思考。“有关文宣工作,我们或会派二、三线的摄影师等前去东马协助,再将所有东西带回西马完工。”

黄隆汉:犯了2个错误

“乌巴之父”黄隆汉在被禁足砂州之后,在个人脸书发贴文指阿德南对他下禁足令,犯了2个错误。

这2个错误分别为高估了他会影响砂州选情。黄隆汉称影响砂州选情的并非他,而是吉祥物“乌巴”,乌巴已无处不在,禁不了。另一个错误是阿德南低估了行动党。文宣并非他一人完成,他即使不在砂州,他也能通过网际网络助选。况且,行动党目前拥有比他更强的文宣高手,阿德南根本禁不完。

什么是东马的移民自主权?

东马和西马原先都是英国的殖民地。西马较早宣布独立,东马砂拉越及沙巴则迟些独立。1963年,东马与西马实现统合,共同组成马来西亚联邦。东马本来对和西马统一有疑虑,经过协调并有英国政府官员参与,签订了一项协议以保障东马的利益。这项协议被叫做马来西亚协议,它的基本原则后来被纳入马来西亚联邦宪法,这包括东马的移民自主权。当年的马来西亚协议就规定,东马的移民事务,应由联邦政府与东马政府联合管理,但联邦政府对东马的一切移民事务应先得到东马政府的首肯;东马政府在入境与出境事务中有保留权。东马享有移民自主权的原由,是始于东马地广人稀。

东马的面积是全马来西亚面积的60%,人口不到全马来西亚人口30%,很可能吸引来自人口稠密的西马的移民,无限制移民会影响他们的利益。东马希望它们的土地、贸易和职业不被来自西马的移民所占取。所以,西马的人要进入东马,需要通过东马政府(政府官员例外)。西马的人要在东马工作,需要经过东马政府的批准。联邦政府不可在没有获得东马政府的同意下,擅自修改东马的移民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