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反思还不到位

228

日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专访答问时称,“任内最大的错误”应是没有事先为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之后的局面做好规划。在8年总统任期行将结束之际,奥巴马多次就利比亚问题进行总结。

奥巴马坦承目前利比亚局势“一团糟”,并把利比亚战后乱局归咎于其英法盟友“心不在焉”。不过,奥巴马并不承认军事介入利比亚局势这一事情本身是一个错误,还津津乐道于美国花了很小的代价,并由盟友打头阵,推翻了卡扎菲。这种有选择、有限度的介入无疑是“奥巴马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

奥巴马以“变革”为旗号竞选总统并走进白宫,誓言调整小布什政府的对外政策,特别是要结束阿富汗、伊拉克这两场战争。他本不想步小布什后尘,结果还是参与发动了利比亚战争。

在叙利亚问题上,这种“有选择的介入”有了新的表现。美国与其西方以及地区盟友携手制裁、孤立叙利亚,使得阿萨德政府失去对大片国土的控制,叙利亚因此陷入混乱。迄今,叙利亚数十万人丧生、几百万人流离失所,叙难民问题席卷欧洲。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如此之干预,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给利比亚和叙利亚带来了严重后果。

奥巴马的外交理念与小布什不同,在军事手段的动用上比小布什谨慎。奥巴马上任不久,就前往中东访问,希望在中东问题上有所建树。但事实是,在奥巴马任内,相较于小布什时期,中东局势非但没有改善,在“阿拉伯之春”之后反而更乱,“伊斯兰国”更是借助乱局,在短时间内坐大。此外,奥巴马本来要“重启”与俄罗斯关系,但围绕乌克兰危机,美俄关系陷入新的低谷。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这一系列危机都是在奥巴马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

美国介入上述国家局势的方式不同,但程度都很深,而且对局势的进一步恶化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美国介入的理由大多是“安全”与“民主”,认为对象国威胁到美国和国际的安全,或者违背美国和西方的民主价值观。美国凭借强大的军事优势、盟友动员能力和国际话语权,发起军事干预,推翻一个小国政权比较容易,但战后重建却没那么容易。冷战结束后,从克林顿时期的“新干涉主义”,到小布什的“新保守主义”,再到奥巴马的“有选择介入”,美国对外干涉的手法和方式有所不同,但本质没有变。每一次强力干预,都没能带来和平稳定。

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存在很多问题,这不仅体现在中东政策上,也影响了对华关系。奥巴马在总统任期之初对华采取积极接触政策,与小布什后期的对华政策“无缝对接”,实现了两国关系的平稳过渡;但美国未能改变在台湾、西藏等问题上的错误政策,仍痼疾重犯,导致波折。在南海问题上,美国的干涉给南海地区和中美关系带来了复杂因素。美国的中东政策一错再错,对华政策也是多次出现问题。未来,中美将是对世界产生最大影响的两个大国,世界能给美国对华政策多少“试错”空间?

对中东问题,奥巴马没有反思到位;对亚太再平衡战略,奥巴马缺少反思。如果反思不到位或者没有反思,那么错误的一犯再犯则很难避免。

(作者:华益文,国际问题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