颁兵符 稳军心 全力迎战 阿德南尽显将领魅力

534
阿德南在砂州身经百战,7次出任三马拉汉国会议员、1次峇丹砂隆及3次丹绒拿督州议员。

(古晋19日讯)虽因国阵直属候选人的问题,造成国阵其他成员党的内哄,惟国阵砂拉越州主席丹斯里阿德南仍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软硬兼施,快刀斩乱麻,迅速解决了国阵82个州议席的候选人分配。

阿德南不仅安抚了现有的国阵成员党,也成功堵住国阵成员党分裂出去的亲国阵成员党“出走”,在周一的颁发委任状活动上,这些成员党及亲国阵成员党的党揆及候选人,齐聚一堂,并矢言团结一致,一致枪口对外迎战,尽显了阿德南的领袖能力、魅力与风范。

反观反对党的阵容,包括希望联盟的人民公正党与行动党之间,仍然针对议席的分配,争持不下。

砂州有许多国阵成员党和亲国阵政党,不过倘若以拥有候选人的政党计算则有4个主要成员党,分别是以阿德南为首的土保党(PBB)、砂拉越人民党(PRS)、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人联党,SUPP)以及砂拉越民主进步党(民进党,SPDP)。亲国阵的政党则有砂拉越人民自强党(自强党,Teras)以及联合人民党(联民党,UPP)。

人联党(13席) 沈桂贤首次领军 不准你入境!

在人联党方面,它过去是砂州第二大政党。不过却在2006年的520州选中,竞选19个席位却仅保住11席,令全党上下愁云惨雾,面临建党50年来的重挫,惟在2008年的308国会大选中,虽然夺不回失掉2届的古晋国席,但仍然保住竞选7席中的6席,挽回一点声誉。虽然该党士气稍微提升,但却在2011年的第10届砂州选举中,成绩再次跌入谷底。因为他们出战19席中,就丢失了13席,是砂州国阵成绩最惨淡的成员党。

不但如此,在胜出的6个议席中,4人为土著,2人为华裔,这也形成2013年505全国大选的“华人政治海啸”前奏。

随着阿德南昨日公布国阵最终的候选人并颁发兵符,人联党在本届选举中只竞选13席位,分别是浮罗岸、朋岭、峇都林当、哥打圣淘沙、峇都吉当、石角、成邦江、卢勃、马拉端、武吉阿瑟、丹绒峇都、卑尔骚,以及史纳汀。

说起人联党主席拿督斯里沈桂贤,他是“政坛不倒翁”前砂州副首长丹斯里沈庆鸿的儿子,在2014年从秘书长接过领导棒子,此次也是他首次领军。

不过他面对极大压力。因为除了收复过去人联党战败的失地以外,目前原任州议员守土的选区,过去多数票也不乐观。所以坊间认为除了收割奇迹意外,“输少当赢”是人联党的最佳特写。

上届大选中,沈桂贤出战朋岭选区,挑战寻求蝉联的民主行动党州议员杨薇讳,不过杨薇讳最终以7595张多数票击败他;此次州选,沈桂贤转战石角选区,预料对上原任行动党州议员周宛诗。

人民党(11席) 稳扎稳打战绩佳

人民党在砂州国阵成员党中,算是“排列”第三,不过该党过去也拥有不少州议员出任州内阁部长。

在上届大选中,该党出战9席赢得8席,战绩比人联党还好。而党主席兼巴类区州议员丹斯里詹姆斯马星,更出任砂州土地发展部长。

在国会议席方面,该党也拥有6个国会议席,分别是斯里阿曼、鲁勃安都、如楼、加纳逸、实兰沟以及乌鲁拉让。

整体而言,人民党算是“稳扎稳打”的政党,过去没有收到太多的反风影响。

土保党(40席) 砂最强最大政党

过去,砂州皆最大且最强的政党─土保党的领导人出任砂州首长,这也让人们对土保党的名字较为熟。

土保党向来都稳坐砂州国阵的老大位置,而且大多数州选其所竞选的州议席都超过一半以上。其中,土保党更在第十届砂拉越州选举中,竞选35席并大获全胜,这也意味着只要土保党继续砂州竞选过半议席并全胜,是可以在砂州独立执政。

国会下议院在去年通过选区划分后,砂州的选区新增11个选区,从71个州议席增加至82个州议席。

尽管如此,土保党这次竞选40席,虽没有竞选过半,可是仍有3名直属候选人是来自土保党党员,所以坊间推测一旦土保党竞选的40席全胜,而3名直属候选人也在胜选后“回归”土保党,该党依然拥有过半的州议员。

这3名直属候选人是先后退出土保党,以国阵直属候选人的姿态,参与此次的州选。

此次首次领军的阿德南,其政治生涯在1976年开始,被委任成为土保党中央法律顾问;到了1979年,阿德南在1月份的摩拉端补选中,首次上阵即取得胜利,并在7个月后的州选中成功守土。

阿德南担任摩拉端州议员直到2006年,才被更换至丹绒达都选区,此外,他也曾在2004年全国大选中,报捷峇丹沙东国会议席,并受委国家天然与环境部长,不过阿德南在两年后卸下有关职务回到砂州。2010年,他被时任首长敦泰益玛目委任为首长特别顾问。

民进党(5席) 议席分配吃闷棍

民进党方面,在上届选举中,它竞选8席得6席,成绩也同样比人联党好。

不过,该党在2014年5月16日,时任党主席的拿督斯里威廉马旺却和与人联党的资深领袖黄顺舸分别宣布退党,另起炉灶组成人民力量党,为砂州政坛投下一颗震撼弹;人民力量党随后也瓦解,衍生出自强党(TERAS)和联民党。

而且,随着威廉马旺出走的还有民进党的4名州议员。

此外,民进党在此次议席分配中也吃了“闷棍”,除了阿德南宣布原属民进党的包章文必须改以人联党旗帜上阵外,数个原属民进党的传统议席,皆改由人民自强党以国阵直属候选人上阵。

这些议席包括柏戈奴、碧湖以及峇都达瑙等。让党主席兼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召开紧急会议商讨。

然而,事情并未到最坏的局面。阿德南昨日在颁发兵符的活动上,宣布剩下的3个州议席,其中两个由民进党出战,让该党在此次选举中共竞选5个席位,分别是碧湖、峇加拉兰、马鲁帝、美銮以及克磷。#

国阵直属候选人(13席) 自强联民拼守土

由人联党和民进党“出走”另组的自强党和联民党,一直以来都以“亲国阵成员党”自居,希望能在本届州选中获得在一些议席上阵。

不过想进入国阵大家庭的算盘却无法打响,除了砂州的人联党、民进党和人民党反对以外,半岛的马华和民政党也提出反对,深怕此举会打开先例。

然而,阿德南最终提出“国阵直属候选人”制度,让自强党和联民党的原任州议员守土,也设下“必须退党”的条件,试图安抚人联党和民进党。

自强党与联民党分别在今次的州竞选7席及3席;另3席国阵直属候选人则是来自土保党的前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