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阿德南喊自主权志在分票 改朝换代需城乡同步

(古晋29日讯)行动党沙巴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指出,国阵为了破解城乡同步一起要求改变的趋势,只好在砂拉越假装高喊自主权,人为制造东马/西马的身份认同隔阂,务求达到东马/西马选民不能在选票上同调求变。

他在昨晚古晋万福路七层楼的行动党群众讲座上指出,马来西亚要改变,必须马来人非马来人一起变,东马西马一起换,各方改变的钟摆都往同样的方向摆,才会激发巨变。多少次,我们都是因为钟摆方向不一,挫败了改变之势。

他引述1990年以降的政治历史,来论证阿德南领军砂拉越州选的策略所在。1990年全国大选是我国政治首次喊出两线制的战役。当时东姑拉沙里的四六精神党、民主行动党、沙巴团结党结盟,在巫统AB两队大分裂的局势下,本来有改朝换代的气势,结果因为拉沙里戴上一顶带有看来像十字架的卡达山传统帽子,触动到马来选民的神经线,一夕之间马来反风退潮,只有回教党在半岛东海岸的吉兰丹有所斩获夺得州政权。

1999年全国大选,适逢烈火莫熄风起云涌,巫统首次得不到半数马来选民认同。然而,华人票因为印尼排华事件而选择国阵和马哈迪这熟悉的魔鬼,导致行动党三巨头,林吉祥、曾敏兴、卡巴星,一同惨遭滑铁卢。

2008年全国大选,是首次城市区的各种族,不约而同一起投反对票,宣泄阿都拉年代的不满。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半岛西海岸城市造反,才掀起了308海啸,反对党组成民联五个州政府。2013年本来要再接再厉,民联在半城乡区也囊括更多票数,可惜选举制度的不公平,导致获得48%总选票的国阵却胜出60%的议席,纳吉以少数执政。然而,如果2018年全国大选,能够接续着2008城市海啸、2013半城乡造反而首次展开城乡同步一起换,前副首相慕尤丁坦言,只要6%选票转向,国阵就会倒台。

要阻止城乡同步,国阵必须有城市票回流,以及乡区票的稳固。随后,纳吉见缝插针,利用回教党和行动党之间的意识形态矛盾,分化了民联,试图拉拢掌握东海岸乡区票的回教党。南中国海另一端,阿德南在砂拉越上台后,装开明、亲华社、强调州自主权。这有两项战略目标:一,利用华社对改变的顿挫而产生的犬儒心态保守化,吸引连续两届狂吹反风的华人票回流国阵;二,利用东马对越来越保守僵化的伊斯兰政治的抗拒,凸显东马身份认同,表面上是拒绝西马的种族政治,实质上是借机排除半岛的进步民主政治,于是才有行动党、公正党、非政府组织不能入境砂州的禁足令。

他呼吁,砂拉越选民必须有远见、认清局势,改变的列车不能拉handbreak,只能踩油往前冲,因为历史不走回头路!城市人不要只看到阿德南旋风,却没有看到消费税带来的经济重担,在乡区也掀起了反风。行动党在2013年后不断耕耘的马来西亚之梦、沙巴之梦和砂拉越之梦,在进军乡区方面获得了不俗的反应。因此,城市票不能在这次砂拉越州选中因为狐疑而回流国阵,蠢蠢欲动的达雅族乡区反风失去了城市海啸的助阵,砂拉越阿德南高奏凯哥,接着影响2018年全国大选改变走向,马来西亚将再一次因为城乡不同步而改变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