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善意政策争议纷纷 固定灾民房屋计划暂搁

(本报斗湖3日讯)斗湖要开全国先河首创固定灾民房屋?

在上个星期召开的斗湖市议会常月大会上,上述倡议被提出,然而在市议员及相关单位官员的讨论之后,考虑到灾民搬迁到灾民房屋之后,恐怕会“赖死不走”,导致最终原本是出自地方政府一片善意的政策,到头来成为四不像,因此议决暂时搁置不谈。

这项由斗湖救灾委员会提出的意见,是基于本区域几乎每年都会发生涉及木屋区的大型火灾,每当火灾之后都会出现大批流离失所的灾民,救灾委员会在灾难发生之后第一个星期,一般上都是将灾民安置在附近的民眾会堂,人民集会所或回教堂。

无论如何,这些收入大多数属于中下水平的灾民,往往在一周之后仍然没有能力找到新的居所,因此会出现许多所谓的经济难民。与此同时也容易成为社会弊端的主因之一,因为在没有稳定收入情况下,这些难民就会变成了社会问题,甚至是犯罪的根源之一。

话虽如此,可是万一建立了固定性的灾民房屋,不仅会担忧出现“霸屋现象”,建设地点也是一项争议,如果地点距离灾民原来的居住地点太远,或者距离灾民上班上学的地点太远,也会造成灾民宁可另寻地点,导致灾民房屋成为不实际的白象计划。

在这种情况下,四月十日发生火灾的阿拔士路二英里哈比阿都拉曼路的木屋区的三百多户灾民,被暂时安置在斗湖救灾委员会向军方借用的帐篷,一来可以暂时疏解灾民的居留问题,二来也不必担心将来会出现临时变永远屋居的事件重演。

这些蓝色的帐篷并排在阿拔士路二英里大路边的红泥土地上,显得异常耀眼,也容易遭到来往车辆人士的注目,有的人表示这是联合国派发的帐篷,也有的说是由中国所派发的帐篷,原因是第一顶帐篷印有中国国旗,当然查证之后都了解,其实那是[中国制造]。

固定灾民房屋倡议这次胎死腹中也是意料中事,因为根据资料所得,全国尚未有一个州属或县市政府采取这样的措施。吉兰丹州在前年发生大型水灾导致十多万人无家可归,但是政府也没有提供类似的固定性灾民房屋,反倒是民间一些慈善团体与建了一些临时灾民房屋,但是那也不是长期性的建筑物。

在外国方面,1953年12月25日,香港石硖尾木屋区发生大火灾,数万人无家可归。其后,香港政府为了安抚灾民,特地兴建多幢七层混凝土楼房(又称「徙置区」),这些楼房没有升降机也没有独立厕所,惟租金却比当时的木屋还要便宜。这就是香港的公共屋邨的前身。

1980年代,香港政府为了安置木屋居民,又在全港各地兴建临时房屋区(又称「临屋区」),最高峰时期更有八十多个临屋区,住在临屋区的人多达13万。这些临时房屋大多只有两层又或一层。

由于临屋区的设计不合时宜,政府在1998年宣布全面清拆临屋区,2001年,位于新界西贡市附近的沙角尾临时房屋区正式开始清拆,临屋区的使命就由香港房屋委员会新设及负责管理的「中转房屋」取代。

近年,为配合政府规划政策,将市区居民向外分散,政府在屯门兴建了更高层的中转房屋。但由于近年中转房屋的需求下降,政府已将位于屯门宝田中转房屋部份单位改作公屋出租。

台湾方面,1999年9月21日的九二一大地震,造成许多灾区房屋损毁,该国政府以及一些宗教慈善团体,和外国的捐助,兴建许多组合屋,供地震灾民在找到房子前暂住。这些组合屋目前大部份已拆除。

在2009年八八水灾之后,由宗教慈善团体及中国大陆等在受灾严重的高雄县及屏东县捐建组合屋,做为永久屋兴建完成之前供灾民暂时居住之用。(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