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抚顺民心 矢言收复失地阿德南能说敢做

(古晋3日讯)“华人不是外来者”、“拨款独中承认统考文凭”、“不禁‘阿拉’字眼”、“不推行伊刑法”等等,这些话语都是从原任砂拉越州首席部长丹斯里阿德南口中吐出的。对于许多华裔或其他族群而言,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由一名国阵领导讲出来,斩钉截铁在政策上施行,却是难能可贵的,特别是以西马半岛的眼光视之。

这也是为何,阿德南在上任短短两年余,却能滚出如此大的效应;此外,他对于砂州泛滥的砍伐木桐、贪得无厌的木材商,采取雷厉风行的对付行动,也是人民予以他肯定的一点,认为他不只是一名“能说”的政治人物,还是一名“会做”、“敢做”的首长。

这让阿德南得以在这次的砂州选举中,挟着81%的民望迎战,甚至矢言要在城市区,特别是以华裔选民为主的选区,收复失地,达致要赢得至少70个州议席的目标。

举措深深打动华社

综观砂州的中文报,你就可以发现阿德南的效应是多么的强大,根据《马新社》之前的报导,两年前阿德南上任时,当地的中文报给予他广泛报导,这是平常事,但是在这之后,阿德南仍然在中文报人气高升,这却是始料未及的。

这是为何呢?如同在去年的9月份,阿德南宣布砂州州政府承认统考,其影响甚至遍布全国,中文报怎会不争先恐后将之列为头条新闻。

除了影响华社的好消息之外,砂《国际时报》的编辑受询时也称,中文报也对阿德南雷厉对付非法砍伐树、向贪污、裙带关系、任人唯亲宣战,以及不容许宗教极端主义的举措,大肆报道。

他续称,州政府宣布拨款300万令吉予独中,以及承认统考,这是中文报非报道不可的头条新闻。“(中文报)给予阿德南的报道幅席,是前所未有的。”

他指阿德南的政策以及言行举措,都深深打动华社。

“阿德南坐言起行,他真诚希望为砂州带来改变。”

另一名当地的中文报记者则表示,华社对阿德南的印象极佳,其言行响亮及坚决,也深受砂州人民的信任,这是为何其名望一再升高的原因。

华裔选票难预测

至于如何看待城市区华裔选票的倾向,他则有所保留地表示,华裔选票的去向是难以预测的,反对党仍然在城市区拥有其优势,但是阿德南效应会导致华裔选票部分回流国阵,但是在这些选区,国阵仍然面对硬仗。

根据另一名中文报记者的观察,阿德南效应会使到反对党支持者踟蹰不前,惟那些极端的反对党支持者,则不会受其影响。“肯定会有回流国阵的票,问题是多少而已。”

议席分配考验实力

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阿德南在砂州人民眼中,仿佛是不会“犯错”的,事实是如此吗?

其实,首次领军国阵应对州选的阿德南,在国阵内部的议席分配谈判中,面对与希望联盟一样大的难题,甚至动用到多达13名国阵直属候选人之多,以安抚从国阵成员党分离出去的亲国阵政党。

此举,实际上,造成国阵成员党的极度不满,特别是人联党未战先输7席,遭敌对阵营的讥笑;阿德南还要防范竞选期间所引发的扯后腿现象,其他国阵成员党党魁也大胆直言,认为直属候选人措施有利于阿德南所属的土保党之嫌。

从希联的议席谈判也闹分裂的情况来看,可以确定议席分配并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阿德南软硬兼施,看准时机,迅速作出决定,目前看来是极为准确的一项作法,毕竟无论如何谈下去,议席分配最终还是会有人不满,长痛不如短痛,迅速作出决定,之后才来解决所衍生的问题,总比行动党与公正党在提名日还闹重叠选区、竞选期还在相互撕扯,来得好看。

阿德南在这一难题上,充份利用了其首长兼国阵主席的权力,也以其高企的民望,压倒国阵内部的异议,国阵其他成员党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之下,只能继续以阿德南马首是瞻,不敢有异议。

阿德南在砂选时,也面对另一个问题,即发出过多的禁足令,反对党领袖轮番被禁,破坏了其亲民及民主的形象。

或许这情况对西马半岛的人民而言,确实是如此的,毕竟大家都是大马人,为何设下诸多的限制。惟砂州人民可能会有另一番的见解,根据砂拉越人的砂拉越(S4S)之前所公布的民调显示,85%砂子民认同恢复砂国家主权地位,恢复非砂拉越人以护照入境的条例。

S4S是通过脸书和微信群进行调查,三大语言给所有族群,共有1580砂民回答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还原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恢复砂拉越的国家地位,我们提议恢复非砂拉越人以护照入境的条例,结果赞成的人有1350人(85%)、反对33人(2%)以及错误197人(13%)。

不管这项民调的准确性有多少,在禁足事件上,砂州人民的看法确实不一致,有人认为这展现了砂州自主、认为它是砂州的权力,选举结果出炉后,或许能够使其答案更为清晰。

对华社发言趋强硬

首长深获华裔选民支持,但支持不等于选票,阿德南要华裔想清楚。

阿德南在竞选期间,对华社的发言确实有趋向强硬的倾向,“华裔选民必须清楚做出决定,要不要成为国阵的一份子,还是要成为反对党的一份子,这个决定必须要做得清清楚楚。倘若华裔选民选择不与国阵站同一阵线,未来就不要抱怨。”

阿德也曾表示,他不要一个没有华裔领袖的州政府,只要华裔选民把票投给国阵华裔候选人,让这名候选人胜出,他就会委任华裔副首席部长。

行动党对此直斥阿德南是在威胁华裔选民。而类似强硬的言行,在西马半岛可谓司空见惯,往往都会产生反弹的局面,令发言者得不偿失。

阿德南使用此着,是深思熟虑,考量到本身的支持度,或是过份自信的表现,则有待选举成绩揭晓。

亲民作风展现魅力

在媒体仍然热衷于报道阿德南花边新闻来看,包括其常挂在口唇边的口头蝉“Oha”及“You You”是什么意思等,我们可以看得出阿德南的受落程度。

什么是“Oha”及“You You”?根据阿德南的解释“Oha”是伊班话是招徕朋友谈天之意思,但他视之为“爱砂拉越”的意思。

为何如此翻译,阿德南表示,这是因为他从小在一个多元种族的境下长大,这句话代表砂州多元的意思。而“You You”则是年轻恋人表示去拍拖的意思,他视这字眼会聚会的意思。

阿德南不在乎出席活动的礼仪,称呼他只需首长阿德南即可或是直呼阿德南也可以,这就是阿德南与他人的不同之处,充份展显其砂州的背景,以及不一样的领袖魅力,也因此砂州华裔选民目前还徘徊在一个十字路口,难以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