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记局总监:我国不承认双重国籍

(吉隆坡5日马新社讯)国民登记局总监拿督苏莱曼指出,我国不曾承认持有另一国籍的大马公民。

他说,任何人若被发现拥有双重国籍,就需放弃其中一个。

他接受马新社访问时指出,根据联邦宪法第24(1)条款,对于获得其他国籍的人士,中央政府可褫夺其大马公民权。

“任何选择取得其他国家公民权的国民,他必需根据联邦宪法第23条款,前往国民登记局放弃大马国籍。”

他说,如果有人在获得其他国籍后,却没有放弃大马国籍,则政府可考虑褫夺其公民权。

根据国民登记局网站,公民权在被褫夺后或不获准取得公民权,相关人士必需根据联邦宪法第18(2)条款,先取得中央政府的批准,以重新登记为公民。

我国的一些公民被指拥有双重国籍,玻璃市、吉兰丹和霹雳与泰国交界,以及沙巴和砂拉越与菲律宾和印尼交界地区的居民尤甚。

受国家承认的文化传承人(Tokoh Warisan Kebangsaan Orang Hidup)斯里宁布不否认存在马泰双重国籍的问题,因为这两个国家是邻国,双边人民也可能有亲戚关系。

他说,由于受到社会和经济利益影响,双重国籍问题主要发生在泰国南部和吉兰丹居民的身上。

63岁的斯里宁布是泰裔大马人,他在吉兰丹道北接受马新社访问时说,这个问题的产生可追溯至英国政府于1948年在城市地区和策略地点所发出的身分证,它先前是被称为护照。

他指出,此举是为钳制共产党在马来半岛的活动。

“随着新身分证机制的推出,在马来半岛尤其是在吉兰丹有家人的泰国人,也在我国做身分证,以方便在这里活动。

“要获得它(身分证)也相当简单,只要去到警察局和报案说他们住在哪一个甘榜,保安部队没有再做进一步的调查。

“那个时候的马来半岛还没有报生纸。”

他指出,泰国在当时已有身分登记机制,也就是每一个人是根据本身的家族登记,但并不是有太多的吉兰丹人在泰国登记。

他指出,随着时事发展,马来半岛在1957年独立,并推出各种公民地位,如公民和永久居民,以方便登记。
“这个问题在70年代达到高峰,时任吉兰丹州务大臣丹斯里莫哈末阿斯里要求泰国让北大年、那拉提瓦(Narathiwat )和亚拉(Yala),获得全面的自主权。

“他也质疑在哥打峇鲁设立泰国领事馆的举措,以致在哥乐河一带发生示威。

“不过,(时任)首相敦阿都拉曼宣布,位于泰南的这3个地区是属于泰国的主权,以平息风波。”

他指出,泰国随后献议它在大马拥有永久居民地位的人民,回到泰国定居。

“泰国政府在陶公府开设好几个安置处,任何回到泰国的人民,可获得约3公顷的土地,但有人趁机保留双国籍,因为他们在吉兰丹还有土地和家人。

“我记忆所及,当时约有3万人迁往泰国,但(现在)这个数目已越来越少,因为有很多人已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