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晋哲:检讨砂大选火箭「惨败」 建议党内改革捍卫联邦体制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冯晋哲昨日指出,行动党在上周末举行的砂拉越州大选中「惨败」而仅保住七个议席,他主张从党内改革捍卫联邦体制,乃至实现新的马来西亚、新联邦来再争取人民支持。

他表示,这是因为在这场选举中,国阵其实很简单地提出了「捍卫自主权」的论述,配合砂拉越首席部长丹斯里阿德南新政所提出不少好话和所请的「良政」,政见非常明显突出,然而行动党却无法拿出相应的政策,却以为可以用全国议题过关,恰恰在印证对方的路线是对的。

他说:「我认为,不断在主打『投阿德南等于投纳吉』的论调,这或许在逻辑上没有错,但是这种论调的漏洞在于,我们自认阿德南的确很强,所以才会拿纳吉来『拖累』他。

「但是问题在于选民不至于对国阵愤怒到非要用选票来惩罚国阵和纳吉,尽管他们都对消费税和纳吉的政治献金感到不满,但是阿德南的新首长效应冲淡了这一切。而且,用纳吉来打阿德南最危险的地方在于,这恰恰巩固了对方自主权的论述,这让我们变得没有本土议题,即使有,我们没有办法真正凸显出来,最后必然饮恨而终。」

冯晋哲是在其《面子书》专页这贴文,记录他对这次砂拉越州选的所思所想,以及他对选举结果的反思和检讨时这麽表示。

他表示,其实,谈到自主权,他始终捍卫行动党是唯一捍卫自主权和联邦体制的政党,但须透过体制改革,来恢覆自主权。

他说:「我们不是西马政党,我们是联邦政党,我们捍卫一个能赋予沙巴和砂拉越平等地位和尊重的马来西亚,我们必须立即在这方面下手,对不了解沙巴和砂拉越的党内同志进行政治教育,让他们明白什麽是『联邦』。

「我们要如何从党内改革捍卫联邦体制,乃至如何争取实现新的马来西亚、新联邦,这都是我们要著手耕耘的部分。」

冯晋哲回忆他在选前几天抵达古晋行动党总部,发现议题大部分围绕在全国议题,就已深感不妙,尤其是在群眾演讲的时候,完全没有统一的论述路线,让很多根本不懂本地议题来自半岛的领袖上台,所带出的议题完全与本地的氛围格格不入,这要接受严厉批判。

他表示,尤有进者,这些领袖在某种程度上「羞辱」了砂拉越人,必然会引起反弹的。须知道,人是有自尊和荣辱感的,你根本不了解当地人的情怀,却潜意识上以自己是「更民主」、「更厉害」、「更发达」、「更先进」的姿态高居来教训砂拉越人,这样不止与本地更为脱节,更是让本地人疏而远之,自己推了「彼此对立」一把。

他说:「或者可以说从骨子里认定支持者一定会支持我们,所以我们才会低估了选举的氛围。

「前方的路更加困难,我们没有怠惰的时间,我们要的是更多的了解,我们要的是正如台湾候任总统蔡英文所言:『谦卑、谦卑、再谦卑』,我们要自我改革,我们要重新出发,不要只是懂得攻击别人,抑或以为改朝换代就是理所当然。

「事实已经告诉我们,选民不再热情改变,我们要面对现实停止做梦,我们要努力重拾选民的信心,需要回去基层草根耕耘回来,用地方需要的议题来满足选民,而不是继续放高姿态,然后肆意攻击那些不支持我们的人。」

冯晋哲表示,政治不是争朝夕、是争春秋,行动党须自我改变形象,用更务实的脚步来继续争取支持。他表示,该党须努力融入选区里找出选民所要的是什麽,然后用更多地方议题来赢得各别地区的选举。

他说:「有人批评我们的『砂拉越之梦』计划,原因是这种企图用小型工程来『感动』选民,我们永远斗不过国阵,不瞒你说,我们之前也曾经辩论过这个问题,如今却残酷地发生在一些选区,我们做的『砂拉越之梦』计划,最后没有换成选票,这很残忍,但我们要虚心接受。

「但是,不要因为这样而泄气和绝望,我们终须要面对乡区战场,他们长期活在贫穷底下,长期沈浸在金钱收买的政治里头,要走出去不容易,我们屡试屡败不断努力企图教育里头的选民。这当中没有捷径,但我必须捍卫,这个尝试是值得而必须的。」

冯晋哲说:「对于这次出师不利,我承认我们做得不好,我承认我们被部分选民唾弃,这是警钟,这是教训,如果失掉几乎一半的议席不叫惨败,那叫什麽?

「所以,不要自我感觉良好。选举不是制造更多对立和仇恨,我们要当作这是彼此了解的渠道,然后我们一起思索,如何能够让砂拉越、沙巴乃至整个马来西亚变得更好。这本来不就是我们的目标吗?」

他表示,这次败选,行动党不但没有攻下乡区议席,而是输掉了四成原本的城市议席,这意味著该党的确面对一部分原有支持该党的选民唾弃,这是需要直视的问题,「我们不要去赖天赖地,不要去指责任何人,我们不能够take for granted (理所当然地)要城市选民继续支持我们,如果我们不去检讨为什麽原本的支持者离我们而去,那我们会继续看到更多的失败。

「虽然金钱政治、肮脏买票、选区划分不公等都是因素之一,但是我个人看到的是,我们在应对对手所提出的政见和选战策略,我们完全无力应对,抑或是有意去规避。整个选战打下来,我们变得没有主要论述。那些『全国议题』完全无法在砂拉越州选发挥作用,这是完全意料之中,然而却有许多领袖乐此不疲地继续讲这些议题,这是我们一定要检讨的部分。」

冯氏表示,在政治和选战中,很大程度上是人对我们印象的比较(Perception)。也就是不管你说些什麽,人家认定你的印象,如果你无法从公关上和实际作业上进行调整,我们很快会被唾弃。阿德南用了短短两年打造新首长印象,然而我们却给人一种脱节的感觉,也给人一种傲慢(take for granted)的印象,这是我们要迫切解决的。

他说:「其实一点印证这个印象问题的,就是我们的领袖在群眾演讲中尽说些无关砂拉越人的议题,这更是加深了我们与民脱节的印象。记得秘书长林冠英曾在党大会上说过,『Politics is Local』,但似乎很多同志不见得理解这个道理,才会一窝蜂去打纳吉,可谓打错隔壁。

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必须要有宏观视野,我不是说这些人狭隘,而是每个人关注的议题不同,深切经历的感受也不一样,我们要照顾,而不是逼他们接受我们的议题。

「你要知道,毕竟煽动身份认同(西马对垒东马)的确很容易,这是因为积累已深的东西马不平等不公的情绪,在阿德南和砂国阵的操作下发挥得非常好,这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我们作为一个联邦政党,相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我们捍卫联邦体制,却无法凸显我们替代的自主权论述,如陈泓缣提出的『地方分权』,这让我们在这点不断挨打。

「别人用制造彼此对立,用『西马政党』来诉诸对我们的仇外情绪,我当然不同意这种用地方分别彼此的极端民族主义政治,但是我们都知道,制造对立、诉诸身份差异的政治是很容易引起共鸣的,我们要注意到这一点,我们要做的是更多的理解,而不是互相谩罵和对立。

「就像昨晚刚刚实现政党轮替的伦敦新任工党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所言,他的胜选归咎于他掌握地方议题,并且能够提出替代政策。

「或许,我们要自身严厉检讨,过去我们用国阵贪腐、消费税等大课题来企图打倒国阵,这种论述很方便快捷,但是一旦反风过了,改朝换代看似不可能的年代,政治不能带来热情的时候,这种策略就无法凑效了。况且,我们无法与公正党合作,反对党无法统一阵线,这更加让反风和改变热情被浇灭。

「后来,这犹如泡沫那样,希望吹大了,当泡沫破灭的时候,我们跌倒就更痛了。我们要痛定思痛,我们当然可以继续怀抱希望,但请不要假定每个人都要这麽做,我不是说我们要放弃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但是有时候努力未必得到人民的认同(所以不要take for granted)。」

面对不足和困境 希望一直在前方

冯氏也在另一篇贴文中指出,太阳下去了,会有上来的一天,「黑夜笼罩,我们更应该期待光明。我们输了,是可以悲伤和难过,但不能放弃和绝望。把泪擦干,我们还是得并肩继续坚挺前进。

「最让我难过的是,今年庆祝五十周年创党纪念的行动党,我们必须真实地面对自己的不足和困境。

「如今,我们前方的挑战大得难以想象,我们必须直面这个社会存有太多不同分歧,肤色、种族、地方、城乡、贫富等之间的差异,分裂正在无限扩大,不管我们已经多麽认真努力在跨越这一切,我们仍然做得不足。

「我知道我们的确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们必须承认,谦卑反省,沈淀后我们必须自我调整改革,才能继续航向未知的远方。」

冯氏表示,林吉祥于三年前的改朝换代功亏一篑,过后努力地走进乡区期待达到城乡同步,但结果却是那麽地现实、那麽地难受。「有时我看著他的双眼,站在山上的崖边,默默地遥望远方,那个远方,值得期待吗?很快地,回过神来,他又继续走下去,一言不语。」

他说:「尽管那前方不一定有你要的结果,但反正黑夜继续笼罩,我们点起微弱的烛光,然后『Soldier On』走下去,我们不断摸索找寻出路,透过一次次的不断战斗,一次次自我调整,只要你肯相信,希望一直都在前方。有什麽办法?继续前进吧!」(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