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街舞女孩 克服逆境成长

「席嘉琪,亚军!」5月2日,广州琶洲会展中心,首届「斗舞者联萌」广东少儿街舞邀请赛落幕。

对于亚军,席嘉琪不喜不憾,拿著700元(人民币,下同)獎金,回到中山。

一顿下午茶、一本数学练习册,这是嘉琪给自己的獎励,剩下的钱全部交给妈妈苗春红,虽然只有11岁,可已不是第一次给妈妈上交「工资」。在妈妈眼中,嘉琪撐起来家的「半边天」。

5岁那年,嘉琪随妈妈从新疆来到中山,7岁时家庭突遇经济变故。面对逆境,7岁的她捡过瓶子、卖过文具,9岁开始学街舞、打比赛、赢獎金,学习成绩也没落下,是「三好学生」。

独立、自强、乐学,4月21日,席嘉琪荣获2016年「中山市美德小少年」荣誉称号。

独自往返广州 练武功

4月29日下午5时,石岐中心小学大信学校五年级5班。

下课铃一响,嘉琪飞奔出校门,坐上妈妈的电动车,赶到中山北站。她找个角落换上运动服,吃完盒饭,拿著身分证和票过闸,转身笑著向妈妈告别。随后,140公分的瘦小身影消失在人流中,登上17时27分开往广州南的轻轨。

接下来的5个多小时,嘉琪要转两次地铁到广州东湖上课,晚9时下课后原路赶回广州南站,搭乘晚10时30分最后一班轻轨返回中山。

从去年9月至今,每周两次独自往返广州,成为嘉琪的日常,她还要在车上完成当天的作业。

7岁前,嘉琪和其他孩子一样无忧无虑。虽然苗春红因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但从新疆来中山的她还是买房、买车,那时的嘉琪上著兴趣班,还有钱买很多花裙子。

2012年,家庭遭遇经济问题,爸爸因各种原因无法陪在嘉琪身边,苗春红卖掉房子、车子还债,和女儿搬进了学校附近的城中村,每月租金300元。一住就是5年,直到现在。

苗春红四处找工作,有一次出门两个月,把嘉琪寄养在同学家。一回来,嘉琪抱住妈妈说:「不要离开我,挣钱的事情让我来。」

嘉琪那时对钱没概念,「妈妈,买一套房要多少张100元?」放学后,嘉琪去捡矿泉水瓶子,捡了很多,却只卖了1元钱……说起这段往事,苗春红的眼泪夺眶而出,嘉琪立即搂住妈妈,把头埋进去,再抬头时,也已是泪眼婆娑。

从那时起,幼小的嘉琪知道挣钱的艰辛、妈妈养家的不易。

打比赛赢獎金 撐家计

嘉琪喜欢街舞,因为「跳起来自由、帅气」,知道上培训班花钱,于是学得比别人更认真。第一次便斩获2013年大信新都汇「我是达人」大赛冠军,从此,比赛获獎成家常便饭,获2015年中山市大学生第一届街舞联盟大赛「girlsstyle」冠军。

从2013年开始学舞,嘉琪获市内外三十多个獎项。今年3月,拿到「南拳北腿」中国南北街舞对抗赛「kids freestyle」冠军,用这笔獎金给家里添台冰箱。

苗春红的服装店一年扣除成本、租金能挣个两三万,「嘉琪的獎金和我的收入差不多了,这笔钱用来交学费、帮补家用」。不过,今年要减少外出比赛的频率,以升学考试为主。

如今嘉琪在街舞界小有名气,各种商演、MV拍摄等机会纷纷找上门,去年还受邀参演香港艺人张敬轩主演的电影《灿烂这一刻》。虽然经济拮据,动辄上千元出场费的商演找上门来,嘉琪却坚定地拒绝了,在嘉琪看来,参加比赛是为了交流学习,但为了赚钱的商演是浪费时间。「我要做一名职业dancer,长大后到世界各地跳舞。」嘉琪扑闪著大眼睛说。

自律的小大人 受欢迎

4月26日下午4时15分,嘉琪准时出现在学校二楼的舞蹈室。18名「活力街舞队」的队员们也陆续来到教室。队员不乏嘉琪的同龄人。「席老师好!」队员们见到嘉琪这麽称呼。

嘉琪「学生」──四年级的邓惠慈说:「席老师很会教舞蹈,很幽默,我们很喜欢她。」「尽管她在外面是小明星,可在班上很低调。班主任蔡婷婷说,她观察很细致,作业也从不让老师催。要说缺点,嘉琪太要强,我更希望她像一个孩子。」

母女俩 透明的真心话

4月28日中午,羊角涌一栋出租屋是嘉琪的家。

嘉琪的家不大,30多平方公尺,临街,一张大床占了屋子的大部分,床头贴著一家人的照片。几块隔板搭起的书架上,满满三层是各式獎杯、证书。书架上是老师推荐的《史记》,刚读完《世说新语》。

嘉琪从一块布帘后找出最贵的一身行头:开衫波点卫衣70元、黑色运动裤15元、球鞋90元,换装完毕,在镜子前随著手机播放的hiphop音乐起舞。

与妈妈相伴的日子,少不了争吵,但两人有个玻璃瓶,两人约定,吵架后会写一张小字条给对方道歉。4月27日晚,苗春红把嘉琪齐腰的长发剪短了,嘉琪气鼓鼓地哭著入睡。第二天一早,苗春红写了张字条:「宝贝,妈妈错了,妈妈道歉,保证今后未经宝贝同意就不去剪宝贝的头发,宝贝不生妈妈的气,好吗?爱你的妈妈。」

在玻璃瓶里,有著嘉琪的新年愿望:「希望妈妈和我一直幸福、快乐、健康,希望爸爸早点回来和我们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