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0吨高毒废液跨区偷排河北 两团伙20人被公诉 央企下属公司卷入事件

(香港文汇报讯) 据新华社报道,河北省检察机关近日以污染环境罪对两个犯罪集团共20人提起公诉,这两个集团涉及跨区域违法倾倒高危工业废液。检方起诉书显示,该案非法倾倒废硷、废酸液的犯罪事实共计102次、3,400余吨,完整的运输链条让高危工业废液得以异地偷排,当地河道、农田、荒地无一幸免。

时隔一年,河北首个环境污染致人死亡案重回舆论视线。2015年5月18日中午,河北省保定市蠡县一家驴肉店的老板李强工作时吸入不明气体晕倒,抢救无效于次日身亡。李强的离奇死亡,意外撕开了跨区域违法倾倒高危废液的黑幕一角。

检方起诉书显示,倾倒废硷液和废酸液的实际上是两个犯罪集团:一个团伙将来自大型央企下属一家石化公司清洗设备后的废硷液在此排放,主要成分是硫氢化钠和硫化钠等,属危险物;另一团伙则偷排了来自河北沧州、衡水等地一些用酸的电镀企业产生的危险物废盐酸。

据介绍,这家石化公司位于北京,建厂至今累计实现销售收入超过10,000亿元(人民币,下同),上缴利税更超过千亿。

处置费低于市价七成

起诉书显示,该石化公司与河北一家拥有危险废物再利用资质的黄骅津东化工有限公司曾签订过废液处理合同,双方签订合同内废液的处置费为每吨600元。

然而,有污水处理企业工作人员和化工企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类废液成分复杂且有毒性,一般以「危化废水」来处理,污水处理企业代为处理,他们给出的市场价为2,200元和3,600元。对于每吨600元的报价,他们认为不符合实际。

据悉,在津东化工负责人董某的指挥下,装载30吨废液的大罐车从北京出发,经过接应后运至蠡县,由专人完成倾倒,参与运输和偷排的人分别获利每吨120元和40元的「报酬」。160元,是解决高危废液的全部成本。2015年2月至5月间,前后82次,总计2,816.84吨的废硷液被从北京运出。

隶属于大型央企的一家石化公司涉案,对于可能存在的利益勾连和职务犯罪,检察机关目前正加大职务犯罪侦查力度、深挖线索。

犯罪集团运输链完整

记者调查发现,蠡县的案件仅是整个地区违法倾倒的冰山一角,邻近蠡县的辛集等地也经常被「光顾」。辛集市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介绍,近2年来,辛集法院审结的类似案件18起,45人被依法逮捕。雇用司机和车辆进行「发货」、「运货」、「卸货」,犯罪团伙已形成完整运输链。

离犯罪团伙最后一次偷排已过去近一年,当地环保部门进行无害化处理后,如今各排污点已不见被污染的痕迹,但强硷、强酸,其下渗已不可挽回。

内地近年倾倒废物致污事件

■2015年9月11日,河北唐山丰润区某村北一沙坑被倾倒掩埋有刺鼻气味的暗红色颗粒物。经查该废物系从江苏某制药厂运来的工业废盐,属危险废物。该案抓获江苏、山东疑犯4名,涉及违法违规企业3家,查实非法转移、处置危险废物1,000余吨。

■2015年7月,高危化学品甲基氢四氯硅烷化工桶频现浙江湖州、嘉兴多地的河道及沿岸,数量逾400只。泄漏之处寸草不生,水体中不断冒出刺鼻白烟。经查证这些高危化学品废液来自嘉兴联合化学有限公司,曾某等6名涉案人员全部落网。

■2014年12月,浙江温州破获一起重大污染环境案。自2014年4月起,温州中金岭南科技环保有限公司江某授意将回收的约6,000吨危险废物倾倒于瓯江。警方先后抓获疑犯12名,上网追逃1人。

■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间,江苏省泰兴市常隆、锦汇、富安、施美康、申龙、臻庆等6家化工公司,交给无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主体偷排进泰兴市泰运河、泰州市高港区古马干河的废酸多达2.5万吨,致水体严重污染,造成重大环境损害。涉案的6家公司被判赔偿环境修复费用1.6亿余元,14人被追刑责。

市民吸毒气身亡揭黑幕

2015年5月18日中午,位于河北省保定市蠡县东环路上的一家驴肉店里,老板李强工作时吸入不明气体晕倒,抢救无效于次日身亡。沧州市科技司法鉴定中心相关部门负责人郎建表示,法医的鉴定结果是李强吸入了剧毒的硫化氢气体。李强的离奇死亡,意外撕开了跨区域违法倾倒高危废液的黑幕一角。

记者在案发现场看到,驴肉店与一家擀面馆和包子铺并排面街,如今大门紧锁。在驴肉店厨房后门外5米处的地上,记者找到一块边长约2米的方形铁板,铁板角上边长40厘米左右的方形盖子仍可见。

民警介绍,铁板下方是一个方形水泥蓄水池,方形盖子本是一灌注口。水池底部留有一个直径5厘米的排水口,这全是为排放废液而专门挖设。此外,排水口连着专门挖设的一条暗管,与附近道路下的城市下水管网连通。

2015年5月17日、18日,先后有两辆罐车向水池偷排了废硷液和废酸液。由于驴肉店的地漏与下水管道通过L形弯头直接连接,偷排设施内的硷液遇到酸液发生反应,最终溢出大量有毒气体造成李强中毒身亡。 ■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