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土地地主有义务 确保不出现违章屋区

(本报斗湖17日讯)虽然政府的违章屋政策是先处理政府地段的违章屋区,但是私人地段的违章屋,尤其是农业地段不应该出现违章屋,因为政府所针对的目标不是建屋的居民,而是有关地主,因此地主如果不要遭到对付,就必须确保本身土地不能出现违章屋。

昨天在斗湖市议会举行的首届违章屋委员会会议上,参与会议的西里丹绒区社会发展领袖办事处代表要求市议会给予该选区内七个“甘榜”鉴定地位时,斗湖市议会违章屋调查单位主管玛吉表示,这七个地点属于没有获得批准情况下,在私人地段兴建房屋的地区。

会议证实在西里丹绒区,除了沈祥园后面的违章屋区座落在官地之外,其他六个亦是处在阿拔士左傍的违章屋区,全部都是兴建在私人地段,当中包括一里半的甘榜伊曼山巴贡,二英里的甘榜善达尼,二里半的甘榜巴鲁,三英里的甘榜沙巴杜拉,三里半的甘榜布吉以及四英里的甘榜拉圭拉圭。

他续称,由于政府的重心是优先处理座落在政府土地的违章屋区,包括在河畔,海边,空旷地段,森林保留地,沼泽地区,机场保留地,公路保留地等在内;因此私人地段的违章屋区,必须在政府完成了对政府土地的违章屋区政策之后,才会作出处理。

无论如何,斗湖市议会主席阿里祖兹补充说,虽然如此,但是私人土地的地主有义务与公民责任,确保土地上不会出现违章屋区,否则地主可以在政府有必要时遭到对付。他的说话也获得农业部代表的证实,指出农业地段并不可以出现大量房屋,这是属于违法行为。

西区社会发展领袖办事处代表提出要求探讨这些私人地段违章屋区地位与权益的课题,并指出,由于这些地区拥有大量居民居住已是事实,但是却因为没有合法的居住地位,导致无法享有地方政府提供的服务,像马路,街灯的建设及倒垃圾服务,引起了安全与环境卫生问题,也造成地方政府损失了大批的门牌税收入。

虽然西区社会发展领袖办事处曾经尝试为这些地区争取乡村发展委员会及村长,但是却因为同样的面对居住地位问题,最终都无法落实,以致这些地区陷入没有管理层的困境,也令社会与民生问题越发严重与失控。

25地点鉴定违建官地 研讨建更多人民组屋

(本报斗湖17日讯)斗湖市议会已圈定了廿五个地点作为建立在官定地段的违章屋区,并且会设法研究解决方案,包括建议联邦与州政府兴建更多的人民组屋,但是在那之前必须认真探讨过往政策中不足之处,避免重蹈覆辙,令违章屋区问题永远无法根治。

斗湖市议会主席阿里祖兹在昨天下午主持了今年首次违章屋委员会会议之后,如此表示。出席会议的包括了各州选区的社会发展领袖办事处代表,土地及测量局,工务局,农业部,警方等部门代表。

但是他承认有关资料有待于进一步补充,因为在会议上各区的社会发展领袖办事处代表纷纷指称,在他们的选区内有不少违章屋区并没有包含在市议会所举例的廿五个地点之中。

斗湖市议会违章屋问题单位主管玛吉也透露,截止今年为止,斗湖一共有四个地区兴建了人民组屋,即雪房区,巴隆区,士玛拉园及四号麻房,这些人民组屋加起来总共有将近三千个单位。阿里祖兹表示,[我们召开会议的目的,是为了跟进本区域的违章屋最新资料,在全面掌握这些资料之后,才可以对症下药,包括预算要再兴建多少的人民组屋或其他代替措施,才足够容纳这些违章屋区的居民]。

[我们也发现,过去一些违章屋区居民,因为人民组屋的地点距离他们的生活起居地点太远,因此不愿意搬迁,又或者是同一间违章屋内部份成员搬迁到人民组屋,但是却留下一部份的成员,造成政府一直无法达至零违章屋的目标]。

根据政府政策,斗湖原本的目标是在去年,即2015年达至零违章屋区目标,但是非常明显,这些目标与现实完全是两回事,因此地方政府将重新探讨违章屋区课题,以期找出更全面性的解决方案。

虽然如此,阿里祖兹表示,由于违章屋区是人类随著生活移动的产物,是城市化发展的代价,因此并非那麽容易完全杜绝,即使是州首府亚庇也存在同样问题,但委员会将尽力把问题降至最低。(18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