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呼唤新的中国智慧

200

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这既表达了时代对于思想者的召唤,也传递出思想者对于时代召唤的积极回应。

人是能够思想的存在者。凭借思想,人成为了万物之灵。思想不仅能显明现实,而且能指引现实,这正是思想的神奇伟大之处。在一切思想形态中,哲学是最高的,因为它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哲学一向被理解为“爱智慧”,它通过思考存在,说出了智慧,为人们指出了一条光明宽广的大道。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产生了儒道禅等伟大的智慧。自唐宋以来,中国的知识分子就行走在儒道禅之间。儒家的主要人物孔子、孟子说出了社会之道;道家的主要人物老子、庄子说出了自然之道;禅宗的主要人物慧能等说出了心灵之道。儒道禅所阐述的社会、自然、心灵之道,涉及人生在世的整体,引导人达到完满的存在状态。中国传统智慧揭示出人的最高理想,即“天人合一”。这里的“天”不仅具有自然的意义,而且具有社会和精神的意义。

近现代以来,中国传统思想备感压力。一方面,西方思想被引入中国。这其中包括了科学与民主的思想,也包括了个人主义和人道主义。其中,个人主义、金钱至上等西方价值观对中国传统价值观带来冲击,引发诸多思想上的困惑。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这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指明了方向,同时对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产生了深刻影响。与此同时,近现代的中国思想也包括了自身传统的延续。儒道禅都试图结合中西,返本开新。

今天,如何彰显中国思想的时代特点和时代精神?如何创造新的中国智慧?

首先,要立足当代现实。思想要听从时代的召唤,只有与时俱进,思想才能创新。从中国来说,这是一个从前现代到现代的转变时期,也是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从自然社会到技术社会、从宗法关系到契约关系的转变时期。从世界来说,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也是一个技术不断进步和市场日益扩大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新问题,如生态危机、文明冲突和生命伦理等,需要引起广泛和深入的思考。

其次,要对话世界思想。中国当代的思想不能限于自身,而要面向世界。西方社会在发展进程中同样产生了自己的智慧,这些智慧(如近代的民主与科学)曾为中国所接受和借鉴,也将为中国所丰富和发展。中国智慧应在研究借鉴西方文明的基础上,体现“合而不同”的传统思想精髓。

第三,要勇于个人探索。思想的创新最终要落到每个思想者自身思想的创新上。只有与他人不同,才能成为独特的自己;只有与自己不同,才能成为与旧我不同的新我。思想的创新不仅表现为新的主题,还表现为新的思路、新的语言,这就是思想的全面创新。唯有如此,思想者才能成为思想天空的一颗新星,而无数的思想者会构成灿烂的群星,照亮一个新的时代。

在当今时代,新的中国智慧也许既不是天人相分,也不局限于天人合一,而是天人共生。它意味着人我共在、身心和谐。

(作者:彭富春,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