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脚少妇黎秀凤遭夫淋油烧死案 槟高庭采信2儿证词 夫烧妻判绞刑

302
被告詹源发涉嫌谋杀妻子黎秀凤罪名成立,被高庭判处死刑。

(槟城24日讯)槟城高庭接受“大山脚少妇黎秀凤遭夫淋油烧死案”的两名儿子证词,判定死者丈夫曾向死者淋汽油及丢烟蒂引火烧死者,裁决死者丈夫谋杀罪成立,判处绞刑!

被告詹源发(译音,43岁)被控于2013年6月24日下午4时许,在大山脚万珠园一间屋子内,杀害37岁的妻子黎秀凤,抵触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被告与死者的两名儿子表示,曾亲眼目睹被告淋汽油及丢烟蒂引火烧死者的供词,是这起案件审判的关键点。

周二上午,承审高庭司法专员拿督诺丁哈山在宣读判词中指出,虽然控方两名主要证人,即被告与死者的两名儿子表示曾目睹被告有淋汽油,以及丢烟蒂引火烧死者的说法引起辩方认为,是死者家属教导与捏造的故事,惟他相信两名小孩的证词可靠,再加上死者曾多次报案指遭被告虐打,而死者母亲的证词佐证也是关键。

“死者母亲供证指每次女儿回娘家时,发现对方身上有多处被虐打的伤痕。还有从死者多项的警方报案书,显示被告向来有过激(Agresif)行为。”

两名儿子供证时表现稳定

他指说,小孩的证词法庭必须慎重考量,不过他发现两名小孩在供证时表现稳定,也明白控辩双方所发问的问题,更坚决否认是家人引导与捏造故事来指控被告。因此,他接受两名小孩的证词,远超于被告要自杀的辩词。

根据医生供证显示,死者是因严重烧伤引致细菌感染与器官衰竭,送院救治多天后不治。“当时,被告也有被烧伤的痕迹,不过对方在自己的哥哥巧遇下,已将他送往诊所接受治疗。不过,由始至终都不愿透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最终是在两名侄子(被告两名孩子)透露下,才知道死者也被烧伤躺在医院抢救中。”

对于被告辩词声称是要自杀的说法,诺丁哈山表示不接受,也认为无充足证据显示被告要淋油自焚,包括是死者冲来阻止被告,反被火烧死的意外说法。

被告闻判非常镇定 死者家属满意判决

被告詹源发在获悉被判死刑后,站在被告栏里显得非常镇定,更表示说:“OK”表示明白法庭判决,然后一如往常戴上眼镜与口罩,以避免让自己的面目暴光。

今日被告的一批亲友及死者家属,包括死者两名哥哥与一名姐姐都有出庭闻判。死者二哥黎锡米(44岁)表示,被告已做错事就要承担责任,他们也对这次判决感到满意,对于妹妹的离世也已放下与感到心安,也感激旁听律师何良丰,还有妇女醒觉中心的协助。

“如果妹妹之前多次报案,都有得到警方的关注与采取行动,我相信也不会发生这起悲剧了。”早前法庭也已裁决两名小孩的抚养权,归于死者的姐姐黎帝兰(46岁)。

辩方家属不满裁决将上诉

至于辩方家属表示不满裁决,并将透过律师代表提出上诉。此案主控官为阿米尔韩扎副检察司,被告代表律师为阿巴南登,其他旁听律师为代表妇女醒觉中心的拉莉达美侬。

判决无法弥补悲剧 结局对两家都沉重

“判决如何,都无法弥补这场悲剧。”

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受询时强调,这个结局对黎家及詹家都不是最好的,都是一项沉重的结果。

她说,此案暴露出我国的家暴辅导及援助上的不足,我国没有系统化的援助机制,政府设立的部门又很被动,如果受害者没有上门求助,没有人会去主动关心他们。

她披露,孩子在事件中更是无辜,现在最重要的,是给两个孩子一个正常的成长。

被烧时只顾自己 爱妻供词遭推翻

高庭司法专员推翻被告爱妻子的供词,质问被告被烧时却只顾救自己也不救妻子,甚至妻子去世后也不回来看一眼。

高庭司法专员拿督诺丁哈山强调,被告与死者结婚12年,辩称很爱死者绝不会杀她,也指因欠债死者不愿借钱给他。“虽然他指要在死者面前引火自杀,那为何他还要准备空罐去加油站买汽油,甚至自己被烧时却为自己灭火,先救自己也不救妻子。”

他也说,被告潜逃到吉隆坡8个月后才被警察逮捕,连死者去世时也不回来看她一眼,这已显示被告一早有意图策划这起杀妻举动。最终,辩方在无法成功挑起控方证据疑点下,而宣判被告谋杀罪成,判处死刑。

事件演进表

2013年
6月15日:黎秀凤及家人因被丈夫持巴冷刀恐吓而报警,并向警方申请要求家庭保护令。黎秀凤及家人已9次因丈夫各种暴行向警方投报,但每次都没下文。
6月24日:黎秀凤于下午4时许,在大山脚万珠园的双层楼住家内,与丈夫起争执后被对方淋汽油引火焚烧,全身60%严重灼伤,被紧急送入大山脚医院,再被转送到槟城医院抢救。丈夫事发后下落不明。
6月25日:槟警方扣留一名黎秀凤夫家成员协助调查,发出通缉令追查丈夫下落,要他自首助查。
8月2日:黎秀凤在进行第5次植皮手术时,因细菌感染伤势恶化不治,丈夫依然在窜逃。两名目睹案发的孩子,也接受心理辅导。

2014年
2月17日:潜逃8个月后,黎秀凤的丈夫詹源发在吉隆坡一个夜市场被警方逮捕。
2月24日:死者丈夫詹源发在大山脚法庭被控告谋杀,面控时神情淡定。案件4月10日过堂。
5月26日:法庭裁决死者两名孩子的抚养权归于死者姐姐与姐夫。
6月27日:法庭在5次过堂后向布城总检察署要求将案件转由槟州高庭聆审。
8月7日:死者父亲黎润祥病逝,等不到高庭开审。
8月11日:死者大儿子出庭供证,指亲眼目睹父亲淋汽油在其母亲身上后再丢烟蒂,导致母亲全身引火灼伤。
10月21日:死者母亲在供证时证实被告时常打死者,一家也因此不喜欢被告;她在被指责教导死者孩子捏造故事陷害嫌犯时,激动反驳辩方说法。

2016年
1月13日:高等法庭基于控方表面证据充足,谕令被告詹源发出庭自辩。
4月7日:被告自辩声称很爱妻子,当日准备在妻子面前淋油自焚,岂料妻子抢走他的汽油罐,汽油淋到她身上后着火,害死了妻子。
5月24日:辩方无法挑起控方证据疑点下,被告被判谋杀罪成,面对绞刑,法官表示死者的自辩疑点重重,事发后还逃到吉隆坡,显示被告有意图策划这起烧妻举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