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记者询围篱事遭无理粗暴 警开档调查

188
洪连辉与邬伟全指出报章上陈弘缣的文告形同骑劫了该篇女记者冲突事件的新闻。(18D)

(本报斗湖二十五日讯)有关本坡英报记者因询问围篱事宜却被恶言相向复动手打人案件,斗湖警区主任弗迪玛苏助理总监已证实开档调查并在刑事法典第323条文调查此案。

在此刑事法典323(蓄意伤人)条文下,一旦罪成可被判监禁达1年或罚款2千令吉,或两者兼施。

此案事缘英报记者卓莉蕊在新安路青园居家前因向一名到来索取签名以建围篱者询问有关围篱情况却被后者恶言相向复被打。

当时受害者的手机尚被抢走,当抢手机时更因手机掉在地方摔破银幕。

该名男性据说乃受一名在该处市议员之托而在园内向居民收集签名以便申请建围篱。

由于当时受害者手机被抢走不能及时报案,当对方归返手机后,该名男子已不知所踪,受害者惟有到警局报案,其后则到医院寻求治疗及验伤。

此案是在本月二十三日约六时三十分发生于青园,在新闻见报后,民主行动党西里丹绒区州议员陈紭缣也发文告谴责。斗湖记者公会及斗湖记者媒体公会也同样给予声援。

指谢玉梅言论污辱专业操守 记者公会回应要求道歉

(斗湖25日讯)针对谢玉梅市议员今日在报章上发表之言论,斗湖记者公会作出以下回应:

1)谢氏言论与思维严重污辱记者专业,斗湖记者专业操守有目共睹,非事实之事不予扭曲报导。再者,在马来西亚这一民主和言论自由国度里,任何人都有权力透过报章发表言论。而记者之责任则是如实报导发言人之言论。

因此,谢氏所谓的“媒体报道有任何不恰当内容”之指责除严重污辱记者之专业操守与人格外,更污辱读者之智慧与辩证力。

同样的,如某方清如水,明如镜,又何须担心“被乱写”的可能。正所谓清者自清,公道自在人心。唯谢氏在此婆罗洲邮报女记者被打事件己交由警方处理的时候,仍无顾对警方办案进程造成干扰的可能性,站出来警告记者的行为实不禁让读者与“恶人先告状”,“此地无银”等词句产生联想。

谢氏在发言时亦誓言坦坦地表明“媒体报道有任何不恰当内容,她会找相关报馆编辑”,已足以构成诽谤和恐吓言论。因谢氏已自我确实和认定了“记者乱写”的可能,此为诽谤。

其次,“找编辑”意即另辟渠道地向编辑施压以达到阻止某方发表言论,此行为与恐吓无异。

第三,上述行为正正构成打压新闻自由的霸道,霸权,独裁行为,严重抵触新闻法令。在此时代里,竟还有政治人物公然发言打压新闻自由,其政治和个人素养可见一般。

第四,谢玉梅市议员承认有关男子是受她委派向青园居民收集签名。但却以“我没有叫他和别人发生冲突,你去问他,不要问我。”,企图置身事外,这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表现。

斗湖记者公会针对谢玉梅不确实,不负责任和践踏记者专业与尊严的言论明确要求其公开道嫌,否则不排除将把抗议行动升级。(14)

洪连辉 邬伟全 指责陈弘缣文告毫无根据
有意挑拨媒体与叶娟呈关系

(本报斗湖25日讯)民主行动党西里丹绒区州议员陈弘缣在没有求证情况下发表文告指团结党及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委派受聘党工前往青园进行签名收集,同时还与一名女记者发生肢体冲突,除了刻意误导民眾对团结党及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留下坏印象之外,更有意挑拨媒体界与拿督叶娟呈之间的良好关系,实在有违一位人民代议士应有的个人道德操守与从政谨慎态度。

沙巴团结党西里丹绒区部主席洪连辉与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主任邬伟全在今天发表联合声明,反驳陈弘缣昨天一篇文告这麽指出。

洪邬两人慎重指出,在这项课题上,完全可以看出陈弘缣是利用女记者事件企图混水摸鱼,因为女记者在冲突事件的新闻中,完全没有提到与本身发生冲突的对象是来自团结党的党工,只有陈弘缣所发表的文告中,刻意强调与女记者发生冲突的是团结党受聘党工之外,还要求洪连辉与拿督叶娟呈局绅为这项课题负责及道歉。

洪邬两人强调,根据各方面求证之后,都显示事件中与女记者发生冲突的对象,根本就不是团结党成员,更没有所谓的团结党或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受聘党工,洪邬两人甚至并不认识对方。

至臻在这项课题上被牵涉在内的谢玉梅女士,是以青园住宅区居民的身份,要求斗湖国会议员拿督叶娟呈局绅拨款建设围墙,以解决当地经常遭窃事件。

但是根据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的原则,即使谢玉梅女士作为团结党成员之一,也要询问当地大多数居民的同意之后,才会受到考虑。因此,谢玉梅才要求一位邻居协助进行签名收集,该名邻居完全没有团结党的背景,更非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所聘请。

洪邬两人表示,青园的情况就像今天报章上另一个住宅区大华园第四期的居民一样,因为要防范偷窃事件,向作为斗湖国会选区发展委员会主席的洪连辉求助,洪连辉也是要求大华园第四期居民致函给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因为这是正常操作程序。

有鉴于此,既然在女记者冲突事件中的对象不是团结党或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成员,对方任何的行为都是个人行动,又何来要拿督叶娟呈局绅及洪连辉负责及道歉的说法?

陈弘缣发表没有根据的文告,到底是年轻冲动还是不择手段,见仁见智。因为这已经是陈弘缣第三次因为一个社区的居民要求斗湖国会议员协助建设围墙课题,而发表不符合事实的新闻事件。

第一宗就是在湖园,第二宗则是在国花村,两宗课题后来都在当地的居民委员会仗义发言之后,令陈弘缣自讨没趣,而且也让斗湖人民借由上述两宗课题,从中发现到陈弘缣在实际服务方面的无能为力,令陈弘缣赔了夫人又拆兵。

现在,又来一宗借建设围墙课题大作文章,证明了陈弘缣非常顾忌拿督叶娟呈局绅为斗湖人民建设围墙课题上越来越受到欢迎的程度,为了掩遮自己的弱点及以往的羞耻,陈弘缣会不会用尽一切手法,也不管在道德上是否对错,只要认为能击倒政治对手就在所不惜?

所以在这宗事件,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无中生有,也只有陈弘缣本身心底最清楚,但是洪邬两人提醒陈弘缣,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以为可以凭著耍手段与小聪明来欺骗选民的政治人物,最终都会遭到人民的拋弃与瞧不起。

洪邬两人也奉劝陈弘缣,不要一味耍弄政治手段来捞取民心,因为民智不同以往,现在的人民要求的是实际服务,即使是反对党也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像以前的李霖泰能借一部打字机取得小贩之父的美誉,在每届大选中都稳胜。

陈弘缣应该向这位反对党前辈学习,可以批评政府部门的弊端,但绝不是向有心为民服务的斗湖国会议员拿督叶娟呈局绅无理取闹,鸡蛋里挑骨头,因为破坏了拿督叶娟呈局绅这些真正为民服务的领袖名誉,对斗湖人民一点好处都没有,应该各尽其能,共同为斗湖人民争取更多的好处,更多的建设,才是真正的人民父母官。

他们也表示始终对斗湖媒体深具信心,相信媒体界都了解真相,不但不会与斗湖国会议员办事处及团结党产生任何误解,也不会轻易遭到任何方面的利用,保持媒体独立,中立与求证的新闻精神。(1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