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南杨太伯公庙19日 三禧庆祭祖大典 海内外杨氏宗亲联袂而至

丹南县90号碑巴合村杨太伯公庙三禧盛典主角之杨震公简介

(丹南3日讯)由丹南杨太伯公庙、沙巴杨氏宗亲会联合主办及全球客家、崇正会联合总会、沙巴海上丝绸之路学会单位联合举行之 “2016丙申年公祭弘农始祖杨震公、救贫仙人杨筠松公(杨伯公)、庆祝杨太伯公宝诞、八仙石雕像、望龙亭、逍遥池三禧开幕大典”的筹办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相信到了当天肯定能为丹南带来另一番热闹。

根据两位筹委会主席杨永青及杨超良博士联声表示,杨太伯公庙三禧盛典将于本月十九日(星期日)上午九时正举行,届时将会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同道们出席,大家一同见证这具有历史性的一天。

当天的庆典也是为主角之一杨震公而举行公祭弘农始祖杨震公,以下为杨震公的简介:

杨震,字伯起,是杨氏得姓始祖杼公第35世孙,弘农华阴(今山西省华阴县东南)人,是东汉时期著名学者,他五十岁时才开始做官,后来位至三公(太尉),是颇受世人尊敬的一位贤者,史书上说他“四世清白,颇有威望”。

震公之父名宝,毕生设帐授徒,不愿担任官职,《后汉书·杨震列传》注引《续齐谐记》记述了杨宝九岁时黄雀含环相报的故事,反映了广大人民期盼清白官吏的愿望。

杨震从 小好学,知识渊博,学者称他为“关西夫子杨伯起”,他为官清廉,不贪赃,不受贿,可谓两袖清风,因此,他的家庭经济不富裕,子孙经常食蔬菜,粗茶淡饭,俭 朴度日,平时出门也经常步行。

一些人劝杨震购置家产,杨震不以为然地说:“使后世称为清白吏子孙,以此遗之,不亦厚乎。”

杨震做到“无私”因而也“无畏”。他多次诣阙上书,陈述政见,揭露时弊,抨击朝政,在朝廷中威望很高。

杨震之子杨秉,最初隐居乡里教书,年四十余才出来做官,他居官清廉,有其父之风,史称他:“自为刺史,二千石(担)计日受奉,余禄不入私门。

有故旧部下以百万钱相送,他闭门不受,以廉洁称”(《后汉书·杨震列传》附《杨秉传》)。后来杨秉官居太尉,秉公枞举不法太守、刺史等五十余人,皆受重罚。杨秉不喜欢喝酒,夫人早死而不娶,他曾从容地说:“我有三不惑:酒、色、财也”。

杨秉之子杨赐,少传家学,以博学为灵帝之师,后来官居太尉,有祖父廉洁之风。杨震的曾孙杨奇、杨彪,清廉有祖风,受到人们称颂。

不贪赃、不受贿,居官清廉,这就是杨震公的家风。在封建社会里官吏钻营取敛,唯利是图者比比皆是,杨震数代独能博得“清白吏子孙”的称号,为千古所传颂,确实难能可贵。

杨太伯公庙建于1950 1964年迁于现址

(丹南讯)备受世界全球杨氏宗亲与各界人仕所瞩目及关注及引颈期待的,由沙巴丹南杨太伯公庙、沙巴杨氏宗亲会联合主办及全球客家、崇正会联合总会、沙巴海上丝绸之路学会单位所支持的“2016丙申年公祭弘农始祖杨震公、救贫仙人杨筠松公(杨伯公)、庆祝杨太伯公宝诞、八仙石雕像、望龙亭、逍遥池三禧开幕大典”,铁定于本月六月十九日,农历五月十五日(星期日),上午九时正,在马来西亚沙巴州丹南镇百合村杨太伯公庙隆重盛大举行。

较早时,该三禧盛典筹备委员会主席杨永青向报界记者披露此消息时表示,预计届时会有来自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文莱、大马(半岛、砂拉越、沙巴)及其他世界各代表团体等数百人,莅临参与是项大典盛事,共襄盛举。

盛典筹委会主席杨永青亦表示,距离盛典活动不到半个月时间,以他为首的筹备委员会,目前己召开了数次筹备会议之外,各工作小组也如火如荼积极地展开筹备工作,确保当天(19/6)的盛典活动能够依期顺利举行之。

兹约略简介举办盛典活动地点,“马来西亚沙巴州丹南杨太伯公庙”庙史及庙宇所在地:

就算对风水阴阳学一无所知,不知道杨太伯公是何许神明,也不碍事,进入丹南杨大伯公庙,感受到庙宇内外一片祥和宁静,一切忧心不安暂且搁下。

在纷扰熙攘的尘世,庙宇原来就是一块净土,让人可以安放心灵。各个庙宇焚香祈福、迎祥接福的仪式不尽相同;慈善为怀、劝善惩恶的精神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乡土、同胞的平安福祉。

从根地咬往丹南的方向开车,距离市区还有四公里拐左边岔路进去,有个叫着九十哩百合村(Kampung Baab,Batu 90)的地方,杨太伯公庙就座落在那里。庙地面积二亩半。

原庙建于1950年,但它的故事要从1945二战结束那一年讲起。就像饱受战火蹂躏的所有人民一样,光复后的丹南百废俱兴、一切从头。原是肥沃的土壤与刻苦耐劳的人民,在短短五年内,就让既有的耕地生产到最高点,改善了生活。

不过,有许多人家仍缺少属于本身的耕地,于是在1950年,联合向文那纳园口经理申请暂耕地获准,参与开发的社人一时间非常踊跃。

其中一位垦荒的前辈是杨德隆。他原来是一位基督徒,却由于奇异的因缘降临,中国堪舆学始祖、唐代杨筠松杨太伯公的神灵附在他身上,要他为沙巴信众医病解惑、镇邪安乡。

为何说这是奇异的因缘?一般有乩童为信众效劳的神庙,附体的神明多数是三太子、济公、齐天大圣或关公。杨太伯公附身?可说是闻所未闻的。

杨德隆联手杨仁添参与开垦文那纳山芭,双手砍下大树,焚烧后种植大豆与玉米。后来,还饲养鸡只和设坊做腐竹。就像那一代拓荒者,勤奋清苦但踏实。

杨太伯公神灵附身而成了人神之间的媒介后,他在腐竹工坊内设了个神坛,为有需要帮助的乡民安心去惑。
据老一代的丹南人回忆说,因为杨太伯公神光普照,大显威灵,为善男信女带来平安喜悦,一传十十传百,香火鼎盛异常。苦的是,大神师尊千秋宝诞时,神坛实在无法容纳众多进香客。

大家于是决定在腐竹工坊附近的空地上,给杨太伯公建座庙。前辈们众志成城,自动慷慨出钱出力,报效建材,一年后建成庙宇,香火不断。

十多年后,文那纳园丘在英国伦敦的总公司决定收回暂耕地,农家们唯有依依不舍离去,为新生活劳燕分飞,各奔东西,留下孤零零的一座杨太伯公庙,依然守望着那曾经兴旺过的耕地。

某日,庙宇厨房起火,殃及紧接厨房的部分庙宇,令人称奇的是,火烧到挂在墙上的神号牌匾一角,即告熄灭。乡人深感有必要另寻地方,再建杨太伯公庙。

1964年,神庙理事会主席杨春明、秘书杨泉发、财政杨木林、杨德隆、理事杨恒添、罗思昌、杨德隆岳父周观友、杨标莱和杨辛妹等议决,在九十哩百合村杨恒添芭地上(即现址)重建新庙。

理事会众人走访东西海岸及斗湖等地,筹得数千元建庙基金。1964年10月21日,陈云胜建筑商以一千三百五十元的预算承包建工,建材则由庙堂理事会本身向金顺发选购。

在信众再次的同心协力下,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便把新庙给建成。在1965年5月15日寅时,迎接大神晋庙升座。前来朝拜的香客从此络绎不绝,香火更胜从前。各大尊神千秋宝诞时,厨房一再扩建还是无法容纳人潮,唯有借民众会堂给让大家享用平安餐。

1986年,理事会和杨石梅以三万令吉买下了庙地,并感觉到木料建筑的庙宇经过22年风吹雨打虫蛀,已不符新阶段的需求,而决定建筑一座富有华族传统色彩的永久庙宇。

这么一座钢骨水泥的建筑物,可想需要巨额预算。接下来的四年,理事会多轮对外努力募捐,并得到联邦与州政府的拨款,让新庙工程顺利在1990年4月30日,农历庚午年四月初六,上午九时举行奠基礼。

唯此期间,建筑材料价钱频频飙升,叫自行购料的理事会不胜负荷,唯有虔诚祈求杨太伯公显灵,帮助信众圆成早日建好新庙的使命。

适逢首席部长拿督杨德利巡访丹南,来到庙宇建筑工地知其困难,当场宣布拨款十五万令吉,完成了最后阶段的篱笆、入口牌坊以及拿督公神龛等工程。并于1998年4月11日,农历戊寅年三月十五日,星期六,上午十时,恭请杨德利首席部长再次光临,主持开幕典礼。

现供奉于庙里的大尊神除了杨太伯公杨筠松先师;还有钟万十三郎、杨六郎杨延昭二位神明。三神坐镇,佑护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