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内多层公寓如逾10年无分层地契 再融资难获银行批准

发展商说没有问题,银行却不贷款,土地测量局又不发出地契,公寓买主如足球,被踢来踢去!

(本报讯)州内多层公寓尤其是逾十年未获发出分层地契的公寓如今要申请银行贷款,将面对拒批或诸多审查的问题。

这些银行以「十年还未能获发出分层地契,必定有一些问题」为由,而认为加大有关风险,因此,「必须更加谨慎审批该贷款申请」。

亚庇一名公寓业主昨日表示,他日前向市区一间颇有规模的银行申请再融资,结果有关银行告诉他,其符合银行一切条件,只是因为有关公寓逾十年尚未获发出分层地契,因此,「目前不能继续处理有关贷款申请。」

「银行的职员还告诉我,他手头上也处理过多宗类似的案件,银行都以相同理由『不能继续处理』。」

他表示,他曾就此事询问有关发展商,后者却口口声声说「没有分层地契应该不成问题」,却又无法保证何时才能发出有关分层地契。

「这些发展商会告诉你:『我们手头上处理过许多类似案件,包括由我们发出『支持函件』,结果都获得房贷』,但事实却是,银行并不愿意批出贷款,发展商说没有问题,沙巴土地测量局又不发出地契,结果买主就如有足球般,遭人踢来踢去。」

这名投诉者指出,可能不是所有银行都是如此「谨慎」,但不能否认的是,必有这些银行的存在。

尤有进者,这些发展商当中,不乏如州营机构的沙巴城市及房屋发展局,也无法在合理时间内为买主申请得分层地契。

●根据记者向国家银行查询,有关官员表示「没有分层地契不能获得房贷」并非国家银行的指令,而是因有关银行自行评估风险作出决定。

投诉者指出,这种情况持续,不仅对公眾造成不便,更令得屋业市场受到波及,许多人要买屋,甚至符合融资条件,却因为当局迟迟不发出分层地契,而无法拥有该房屋,也打击「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事实上,在西马,没有分层地契就申请不到房贷,是相当常见之事,这是因为没有地契犹如没有身份证,买主与发展商之前的一纸买卖合约,只能代表临时的出生记录。

王鸿俊:应该规定七年内 须为买主取得分层地契

若无明文规定,房屋落成入住后,迟迟未获分层地契,有的甚至长逾廿年,都未有分层地契。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兼里卡士区州议员王鸿俊昨日指出,订于今年杪提呈州议会的一九七二年沙巴分层地契法令修正法案或全新相关法案,必须明文规定发展商须在七年内为买主申请得分层地契,否则应受罚。

他表示,此外,有关新法律亦须规定州地政及房屋部长倘批准发展商展延长房屋计划竣工期限,得先行获得买主的首肯。

他说:「在现有的法律下,并无任何条文规定发展商须在何时为买主申请得分层地契,或地政部长批准延长房屋计划竣工期限,得先行获得买主首肯,结果衍生许多问题。

「这包括在房屋竣工入住后,买主迟迟未获得分增地契,有者甚至长逾廿年;至于地政部长批准发展商延长竣工日期,买主往往遭蒙在鼓里。

「我曾多次在州议会内外就此事发表意见,如今我要重申,那就是须有七年期限的规定,否则发展商须受罚,而非如目前一般,何时才申请到分层地契,发展商似乎毫无影响。」

王鸿俊是在亚庇接受记者访问,回应沙巴特别任务部长拿督张志刚的言论时这麽表示。

在州内住宅公寓多面对迟迟未发出分层地契的问题,张志刚日前指出,州政府拟于今年杪向州议会提呈修正一九七二年沙巴分层地契法令之法案,以加速发出分层地契。

他表示,州政府也正在拟订法律管制州内住宅与商业建筑物管理与修葺事务,惟届时会提呈全新法令,亦或修正现有法令以达到该目的,目前尚无定案。

在此之前,首席部长助理部长拿督杨爱华表示希望拟议中的住宅与商业建筑物管理与修葺法令,可于今年十一月提呈州议会辩论及寻求通过,以提升各住宅区管理问题以及解决目前政府无法律可插手商业建筑物管理修葺之问题。

王鸿俊表示,有关法律不应偏向发展商,必须对买主公平,以舒解公眾的压力;因此,有关「废置房屋计划」的定义也必须厘清。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他说,他曾接获投诉,指某名发展商误期建竣房屋,当买主跑去地政部投诉时,方才知道地政部已批准延长该期限,「甚至有人入禀法庭起诉发展商,也因为相同理由败诉。」

他说:「地政部长不过是一名掌管有关事务的部长,他怎可在未征询利益攸关者,即是买主的意见乃至同意,就替他们作决定?」

王鸿俊表示,此外,新法律也必须规定,在发出分层地契之前,有关发展商必须邀请买主一同组成管理委员会,而不是如目前般单独设立管理委员会,以致买主未能参与有关讨论决策。无论如何,他表示,目前在手头上处理的其中一个案子,就是未发出分层地契,但有关发展商也邀请买主共组管理委员会,「因此,我相信,州政府不会在拟定新法律时,不做相同的事情。」

刘静芝:州政府计划修正分层地契法 莫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本报讯)沙巴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兼亚庇亚庇区州议员刘静芝昨日指出,州政府计划于今年杪提呈一九七二年沙巴分层地契法令修正法案或全新相关法案予州议会,切莫再度「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她表示,她本身曾在三年前就提出「沙巴需另设法定机构管制房地产发展商」言论,以捍卫买者的利益,当时,首席部长助理部长拿督杨爱华驳斥指本州已有足够法律管制发展商,无需另设该法定机构。

她说:「我在今年四月召开的州议会会议上呼吁州政府修正沙巴土地法令,以制止猖厥的土地欺诈弊案时,轮到(沙巴特别任务部长)拿督张志刚回应说现有的土地法令已经足够,无需修正,此等言论,都令我感到失望。

「既然反对党所提出的意见,国阵政府都不能接受,反而以各种借口推搪,如今的多层管理法乃是国阵本身所要提呈,就应早日落实,不负公眾的期待……州政府须重视这项法案。」

刘静芝是在亚庇接受记者访问时这麽表示。

无论如何,她表示,州政府要于十一月提呈有关法案,乃「迟到好过没到」,「还是令人感到欣慰的。」

她说:「坦白说,我们的州政府可说是后知后觉,沙巴的多层建筑物已经发展到今天如此蓬勃,但在法律方面还有很多遗漏之处。

「州政府早就应该要拟定有力的法令来管制沙巴的多层建筑物,而不是拖延至今才来提呈,但是迟到好过没到,我们还是希望州政府能尽快提呈该法案,以有效维护各造的利益,解决各种纠纷,我们要看到州政府如实地在今年十一月提呈这项拖延了多年的法案。」(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