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又遇车祸 期盼变成重担 准爸爸看不开寻短见

372

(槟城18日讯)准备迎接孩子的出生,初为人父者原本应该是充满期盼和高兴的,但是31岁的黄伟吉却在孩子即将出生的时候,突然失业又遭遇车祸,经济压力让他的期盼变成重担,一时看不开在家中厕所上吊。
黄伟吉与在中国籍太太去年结婚,目前太太已经怀有6个月身孕,在中国养胎,原本他是要准备接太太回来,但是失业后就一直忧虑金钱问题。
他在寻死前曾向母亲母亲邱音莲多次无助的说,没有钱不能让妻子生孩子。
他是于昨日下午3时,被家人发现吊死在大路后一座组屋住家厕所内。母亲邱音莲(72岁,兼职保姆)透露,死者是他的小儿子,早前是在新加坡工厂工作,在去年9月与中国妻子结婚后,就回来槟城工作。死者回到槟城后是在车水路一间花店上班,但在一个月前该花店倒闭而失业。此外,儿子更是祸不单行,3周前在市区发生一场车祸,双脚受伤,阻碍寻找新工作,整个人都很沮丧。
她说,在失去工作后,小儿子时常都会抱怨经济困难,非常辛苦及生活乏味,曾经还会透露说出要寻死的意愿,但她都把这些意愿当成开玩笑,并会向死者说,“我死先,好过你死”。
她坦言,当天周五中午12时,死者并无异样,在询问是否要吃饭,死者仅表示“等下,不要”,所以她就出外工作去看顾孩子。过后在下午约1时,她突然接获死者来电要求她现在回家,但并不说明原因,而母亲因工作在身无法立即回家。“我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时了,那时候才发现他(死者)在他的房间厕所内吊颈自杀。”
她说,目前已通知身在中国的媳妇,其媳妇仅表示死者并无向她透露所面对的经济问题,生前更没有做出任何交代。“这位媳妇原本在过几天就要过来槟城安胎,但现在这事件发生,我觉得媳妇不会在槟城待产。”
她补充,小儿子的遗体今天会在白云山火化,并会把骨灰安奉在峇都眼东骨灰亭。
寡母失去依靠 冀获老人援助金过活
失去了依靠,邱音莲希望可获得福利部所发出的每月老人援助金继续生活。
邱音莲指出,她的丈夫1992年因肾病去世,留下了2名儿子与她一同生活及照顾。然而,大儿子在12年前也因为一场车祸夺命而离开人世,而且也想不到现在就连剩下唯一的小儿子也选择轻生,离她而去。
她说,兼职保姆的薪水并不稳定,平时一周工作5天,而且一天最多6个小时,1小时仅5令吉,这些薪水只足够让她3餐温饱。
“现在我是无依无靠的一个人,每个月还得还屋租,生活经济已成了很大问题。”因此,她希望可以申请到福利部的每个月300令吉老人援助金,好让她可以安心继续生活。
询及是否会过去中国与媳妇生活,她表示因为对中国不熟悉,加上与媳妇家人面对沟通问题,所以不会考虑去中国生活,反之会继续留在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