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菲领土主权和海洋边界争端 国际法庭仲裁结果今见真章

(本报资料整理)历时三年、将在七月十二日大马时间下午宣判的的中国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虽是国际事件,但由于所涉及的地点与马来西亚尤其是沙巴毗连,沙巴人民理应关注。

这场仲裁案肇因于菲国在黄岩岛企图扣押八艘中国渔船,导致中菲海上对峙,最后中国以优势武力拿下黄岩岛,菲国只得将全案提交国际仲裁。

该案全称为「菲律宾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仲裁案」(Arbitration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是指菲律宾向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庭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南中国海所主张的九段线,已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因而诉者仲裁。

去年七月七日,该仲裁庭首次举办了听证会,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也同时发表声明,不承认该仲裁庭对此案的司法管辖权,也拒绝接受菲律宾任何形式有关此案的和解建议。

去年十月廿九日,该仲裁庭称其有权审理本案。理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而本案为两国对于此公约的解释与适用产生了纠纷,因此驳回了中方认定「超出司法权限」的陈述,并将进行裁定。

有报导指菲国律师「非常聪明」的避过主权争议,将问题导向海域中的岛屿地位认定,让不处理主权问题的仲裁庭也能介入中菲纠纷。国际舆论认为,仲裁结果可能对中国不利,菲国新总统迪泰特却又对中国伸出橄榄枝,表示只要对方愿意提供经济支援,愿意搁置南海争议。

该事件的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投降,并签署了《旧金山和约》,放弃其在南沙群岛的一切权利与主张。但是,马尼拉基于其地理位置邻近南沙群岛,因而主张拥有该区域的主权。一九五六年,菲律宾人多玛克罗玛与其追随者占领该区多个岛屿,成立了自由地公国,菲律宾政府曾予以赞成,该国现在被菲律宾划为卡拉延市。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亦主张其拥有对该区域的主权,其认为该区域自明朝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与北京所持的主张相同,当前该区域最大的岛屿由台北政府控制。

与此同时,河内则引用历史文献,认为越南在十七世纪时拥有该区域的主权,该国在当时便已占据了西边的岛屿。

一九七零年代,马来西亚也加入了主张,其声称拥有邻近该国数个岛屿的主权;而汶莱也通过扩展其专属经济区,声称拥有南通礁。

菲律宾认为中国大陆所主张的九段线是无效的,因为其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有关专属经济区与领海的条文。九段线将南中国海的的大部分都划入中国,中国大陆不能在此区域自行定义大陆架的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拒绝参加仲裁,其认为菲律宾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称菲律宾向法院提出仲裁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东盟在二零零二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不过中方的拒绝仲裁,并不会影响裁判的进行。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越南称中国外交部对于中华民国于一九四七年所划定的十一段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改为九段线)的说明是不合法的,并声明支持菲律宾提出的仲裁案与请求法院注意越南拥有黄沙群岛的主权。

今年二月十七日,台湾外交部在回应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呼吁时表示,尊重也同意南海主权声索方和平解决争端,也支持各方经由公正、透明及对等原则下循协商或法律途径解决分歧,但对于菲律宾提出的南中国海仲裁案,基于台湾未被邀请加入仲裁程序、仲裁法庭也没有征询台湾的意见,在被排斥于仲裁案以外的情形下中华民国政府“不能接受仲裁庭判决”。

美国表示,它不会在这场冲突中偏向任何一方, 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认为其不断派出军机或军舰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军事威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美国海洋与国际环境和科学事务局,认为九段线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于一九八二年签署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条和第十五条有关历史性所有权的规定。去年六月,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表示对于海洋申索,各国必须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来解决。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会并没有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此类会约束美国政府与国会的国际法。

今年一月,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认为,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接受仲裁,海牙国际法庭裁决将是极其重要的国际原则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杨洁篪随后会见澳大利亚外长对此反应:澳大利亚不是南海当事国,应恪守在南海主权领土争议上不选边站的承诺,不参与、不采取任何有损区域和平稳定和中澳关系的事。

●菲律宾向常设法庭提出的15点诉求可以分为四大重点:

一、中国的「九段线」领海范围无效。二、依据《公约》第一百廿一条,中国占领的岛礁都是「岩礁」,有些是低潮高地,有些沉没在海下,不能主张两百浬专属经济海域,中国填海造陆无法在法律上改变什麽。三、中国在南海干扰菲律宾行使主权权利与管辖权,违反《公约》。四、中国填海造陆破坏海洋环境。

由于常设仲裁法院并不处理岛屿主权归属的判定,菲律宾律师也刻意绕过相关问题。他们的计画是,假设中国无法依据九段线主张领海,且中国在南海占领的岛礁都不能主张专属经济海域,那麽菲国就可以直接从巴拉望岛延伸200浬专属经济海域涵盖南海。

菲律宾提出的十五点诉求并没有提到台湾管辖的太平岛,直到第二阶段的听证会上,仲裁庭要求菲律宾解释太平岛地位。原因在菲律宾遵守「一个中国的原则」,将台湾视为中国一部分,因此太平岛对菲律宾而言也属于中国。

菲律宾若能证明南沙最大的太平岛不是岛屿而是岩礁,无法划定两百浬经济海域,其他比太平岛还小的岛都会被认定是岩礁而不能主张两百浬经济海域,菲国等于是把南沙群岛的油气勘探、渔业开发和采矿等权利「整碗捧去」。也因此在今年一月底,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亲自前往太平岛巡察,强调太平岛是「岛屿」而非「礁」,三月份更邀请国际媒体赴太平岛考察,证明太平岛岛屿之地位。

胡逸山:无论今日南海仲裁作何判决 大马与中国问题会和平处理

(本报讯)来自沙巴的著名国际时评人胡逸山博士昨日指出,无论海牙常设仲裁庭将在今日(星期二)就中国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作出何种宣判,大马与中国之间的南中国海问题仍会相对和平地获处理。

他也指出,无论该仲裁庭就九段线属性作如何判决,一些南海岛屿的主权争执还是会持续下去。

他说:「但基于马中两国整体上较为紧密的关系,起码两国之间的南海问题应会相对和平地获处理。」

胡逸山也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国防与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他是在接受《亚洲时报》记者访问时这麽表示。

他是回应南海仲裁宣判在即,其中涉及毗邻沙巴水域之九段线曾母暗沙部份,对大马尤其沙巴意义何在的问题。他也是沙巴马中联谊协会会长。

在南海主权争议中,沙巴水域西北部的拉央拉央岛及西南部的曾母暗沙,中国亦声称拥有其主权。

无论如何,胡逸山表示,该仲裁庭未必会对九段线作出裁决,「就算会,而且判决不利于中国的话,中国已宣布不接受。他说:「严格上来说,这与中国宣称拥有曾母暗沙主权,没有直接关系,一国可隔著公海而宣称有公海另一边的陆地的主权,东西马即如此。曾母暗沙应该较近砂拉越。」

另一方面,他在接受《凤凰卫视》访问时表示,纵然该仲裁庭判决不利于中国,他也不认为大马等国会以该判决对中国进行另一场仲裁。

他说,但是,彼等可能会以此作为日后与中国磋商争取更多利益的依据。

杨德利:仅菲律宾单方面提出 南海仲裁判决无约束力

(本报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昨日指出,尽管海牙常设国际仲裁庭将在今日(星期二)宣判的中国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或会牵连菲律宾索取沙巴领土主权等课题,但其判决对大马毫无约束力。

他表示,这是因为大马并非此案的任何一造,「无论是甚麽结果,我们都可以松一口气。」

他说:「事实上,此案仅对菲律宾、别无他人造成约束,因为这是它单方面提出;对于被国际舆论广泛视为『败诉』的中国,同样没有约束,因为中国并不同意将此案交予该仲裁庭。

「虽然如此,菲律宾将难以摆脱此案带来的诸如与大马之间的边界限制之不利响影。」

杨德利也是前任首席部长,他是在亚庇发表的文告中这麽表示。

无论如何,他表示,该案依然令人关注的是,此案将如何触及沙巴水域边界问题、如何就沙巴西北部的水域范围作出裁决,以及对「沙巴索土」问题之影响。

他也说,其实,该仲裁庭规定有关案件必须得到涉及的各造同意审理及陈词,这无异于由联合国成立的海牙国际法庭规定一般。

他举例,一九九八年,大马与印尼两国同意将沙巴东南部的西巴丹岛及里吉丹岛交由海牙国际法庭审理,此案才得以开审,二零零二年的该法庭判大马胜诉。同样的,大马与新加坡于二零零二年将白礁岛交由海牙国际法庭审理,只是后来大马败诉。杨德利指出,尤有进者,海牙常设仲裁庭本身并非法庭,有别于海牙国际法庭,「菲律宾的《马尼拉时报》指这次是国际法庭判决,是错误的。」

他说:「海牙常设仲裁庭并非海牙国际法庭,海牙常设仲裁庭它只是为各国政府、公共或私人机构就国际合约所起的争议提供行政上的协调而已。」(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