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拿“废纸”当令箭

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仲裁结果出笼。不出所料,所谓的裁决迎合了菲律宾及国际上某些势力损害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企图。对这样的裁决,中方再次表明不接受、不承认的立场,理所应当。

一般人都会认为,国际性的仲裁庭由知识和经验丰富的国际法专业人士组成,讲究证据确凿、逻辑缜密,代表着公平与正义,想必很“高大上”,其裁决会让人有一种“我又相信法律了”的感觉。令人遗憾的是,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的构成和做法难免让人对其公正性与权威性产生疑问。

这个仲裁庭是一个临时搭建的班子,其组成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前任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一手操办,而这位柳井先生同时还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任命的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为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挑战战后国际秩序出力。再联想到最初柳井指定的首席仲裁员,因为现任妻子是菲律宾人,选择了回避。可想而知,由柳井指定四位仲裁员,再加上菲律宾指定的一位仲裁员,仲裁庭的倾向性不言自明,进一步升高了仲裁案的政治化。

最为严重的是,仲裁庭在确定管辖权、适用法律和认定事实问题上存在一连串明显错误,对证据选择性采纳,对事实选择性失明。给人的印象是,仲裁庭是在做一篇命题作文,方向与立意都事先选好了,只等着加进符合需要的材料就可以了,甚至为达到目的,不惜恶意解读、歪曲、规避事实。有的仲裁员还不顾学术道德,临阵改变以往的观点。比如荷兰籍仲裁员松斯曾在过去公开发表的学术意见中认为,不能把确定岛礁的法律地位和海洋权利同海洋划界争端分割来对待,但在此次仲裁中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主张可以抛开海洋划界,而对南沙岛礁的法律地位问题享有管辖权。同样离谱的还有仲裁案请来的专家证人斯科菲尔德,他在不久前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中认为,南沙群岛中有12个岛屿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于岛屿的规定,可以享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但到了仲裁听证会上,却睁着眼睛说瞎话,宣称南沙群岛没有一个能称为岛的地物,甚至连太平岛都不能称为岛。他的狡辩竟然能成为仲裁庭“一致裁决”的组成部分。这简直是对国际法的侮辱。

退一万步讲,纵使仲裁庭的组成没有瑕疵,仲裁庭也无权审理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事项。于是,由美国背后操纵、菲律宾前台表演的这出仲裁“闹剧”多了不少戏剧色彩,更加坐实了这是一出从头到尾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仲裁庭从成立之日起就不具有合法性,其越权、滥权审理并作出所谓裁决也是非法的、无效的。在世人面前,这样的仲裁庭无论如何都成不了国际法和国际法治的代言人,成不了国际公平正义的化身。对中国来说,这样的裁决就是废纸一张。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不受所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影响,中国不接受任何基于该仲裁案裁决的主张和行动。

中国以邻为伴、与邻为善的基本方针不会变,通过对话和平解决争端的基本立场不会变,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决心不会变。但有关国家需要同中国相向而行。妄图通过外交施压和舆论炒作迫使中国接受裁决,只能是幻想。个别国家强推仲裁,已使南海局势更加复杂。如果任何人、任何国家以任何方式试图强压中国执行裁决,甚至鼓动个别国家对中国采取挑衅行动,中方决不会坐视不管。

中国有句古话叫“拿着鸡毛当令箭”。稍加改动,送给个别国家和政治势力正合适:休拿“废纸”当令箭。

(作者:华益文,国际问题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