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砂立新党分家 将各自为争取州自主权斗争

(本报讯)沙巴与砂拉越的国家立新党正式分家,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博士昨日宣布已另行成功注册沙巴立新党(STAR)及出任党主席,并谓自己如今已有了家,「不必再做青蛙」。

他形容沙砂立新党分家为该党「重新塑造品牌」,惟沙巴立新党将继续坚定地为沙巴自主权及本土权益斗争,并依据大马立国协议成为立国平等的三大伙伴之一,而非第十三个州属。

他说:「(总部设在古晋的)国家立新党于上个月廿六日举行特大,通过易名为『砂拉越革新党』,英文简称也改为『REFORM』,及为砂拉越权益斗争。

■在沙砂两州各自力争革新

「因此,国家立新党原本的沙巴分部已告解散,我们决定另行注册全新及独立的『沙巴立新党』,以前我们被指是外来党,现在,我们是真正的本土党……现在,沙巴及砂拉越各有本身政党力争革新。」

杰菲里也是冰谷区州议员,他是在亚庇某餐厅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

他指出,该个新党的马来文名字是「Parti Solidarity Tanah Airku」,并采取新的党徽及党旗,惟简称保留为「STAR」,中文名称也保留为「沙巴立新党」。

■捍卫大马立国契约下自主权

他说,该党奉行七点宗旨,包括捍卫大马立国协议及联邦宪法下的沙巴权益及自主权,为沙巴各领域包括政治、民主、经济、人民团结带来革新,并且捍卫沙巴的民主自由、宗教自由。

杰菲里表示,配合这七点宗旨,该党党徽的星星图样也改为七个角,这也反映该党决定在执政后,将沙巴提升为七个州属。

他说:「有一些人说我们的党是星星(英文简称之意思),星星是遥不可及,因此,我们在党徽内加上了人的元素,那就是在星星之中,加了紧握双手的图样。」

■25年终于有自己的家!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他说:「廿五年了,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党;大家都知道,我自担任沙巴基金局总监以来,都一直捍卫沙巴主权,并且提出《廿条款》争取本土权益,因此,我先后加入不同的政党,使得别人称我为『青蛙』,今日,再无『青蛙』,因为我有了自己的家。

「事实上,这个新党不只是我的斗争工具,也是每一名沙巴人民的斗争工具。」

杰菲里表示,当年他提出沙巴自主权课题,令得他身陷困境,甚至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扣留三年余,如今大家都一齐高喊沙巴自主权课题,宛若大家都是「自主权英雄」,「但是,这不是问题,因为越多人争取沙巴自主权当然越好。」

他说:「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们可以达成自主权的目标,依目前全国政局来看,这不会太久的事……不应留有余力,否则难以达成标,那怕是要再坐牢。」

■将依据宪法力争四成税收

他指出,因此,该党接受任何政党或阵营成为联邦政府,只要这是有助于达成沙巴自主权的目标。

他说:「我们说的自主权,固然也包括沙巴依据联邦宪法争回四成来自沙巴的联邦税收;如果可以收回四成税收,那就表示沙巴每年的税收将由目前的四十亿元突增至两百亿元,届时,就有能力在自主权下,接管教育、卫生等事务。」

他表示,所指的自主权,是除了外交及国防属于联邦政府权限,其他各项政务都归沙巴政府掌管,「沙巴甚至应掌管内安,因为由联邦政府掌管的内安,我们是毫无权力的,结果造成非法移民等诸多问题。」

沙巴立新党来届大选 愿与希盟有条件合作

(本报讯)新注册的沙巴立新党(STAR)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博士昨日申明,该党愿意在来届大选中与全国性反对党如希望联盟合作,惟条件是全国性反对党必须只竞选本地党无法赢得、全国性反对党有能力胜选之选区。

他说:「我们的立场是『沙巴人的沙巴』,因此,他们应专注于西马,如果他们要来沙巴上阵,我们也欢迎,但必须是他们势力较强的地区……这是『势力共享』。」

他举例,本土反对党在沙巴的内陆省势力较全国政党强,因此,后者不应到内陆省去「干扰」,反之,本土反对党也会实际行事,不会到全国性反对党势力较大的地区搅局。」

杰菲里也是冰谷区州议员,他是在亚庇某餐厅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提询时这麽表示。

他指出,这些全国性反对党倘真有诚意要改朝换代,则应与本土反对党合作,而不是彼等竞争。

他说:「简单来说,我们要的是合作伙伴,不是听命于人。」

询及他是否已与早前退出巫统的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举行会谈时,杰菲里表示,他依然在观察局势演变。(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