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杀1家4口嫌犯遭歼灭 “他走了,我比较安心” 弟媳:不会再害家人了

(槟城15日讯)“他走了,我会比较安心,因为他不会再来伤害我的家庭成员了……”

对于嫌犯庄俊华昨日被警方歼灭的遭遇,死者之一既嫌犯弟弟庄华栋的遗孀陈妍君今日受访时直言,嫌犯在警方围捕行动中被射死,她或许会觉得比较安心,至少对方不会再对他的家人构成性命威胁。不过,她指这样的结局也让她难过,因为这也挽不回家婆、丈夫及孩子的生命。

“他这样的下场,我不懂是否罪有应得?我之前一直担心,他会一不做、二不休,回来伤害我的家人。这是我很担心的事。”

她说,过往和嫌凶平时很少见面及交谈,就算见面,只叫礼貌地叫他一声“哥”而已。#

涂福春非继父 亲属撇清与庄家关系

(槟城15日讯)“峇都茅1家4口遭枪杀案”死者之一涂福春的家属撇清与庄家的关系,声明死者并不是庄家孩子的继父身份。

死者涂福春的数个家属,周五早上在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明,涂家与庄家并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不解报章都把涂福春写为庄家孩子的继父。由于过去两天,他们都忙着处理丧事事务,没有时间去细读报章,在今早家人在翻阅这两天的各语言报章后,才获知涂福春被写为是庄家孩子的继父。

对于这点,涂家希望能通过报道对外说明,涂福春与其伴侣陈素心仅是朋友关系,他俩并无任何婚姻关系,也没受到法律承认,所以涂福春更不是庄家孩子的继父。家属也指,涂福春从未带陈素心回家见家人,但这么多年来,家人都只眼开、只眼闭,知道他们的关系。

她们也说,涂福春在死的那一刻依然是单身状态,这段伴侣关系只是女方一厢情愿。此外,她们告诉记者,自事发至今,庄家无人到丧府拜祭,也没有派代表道歉或慰问。

接受悲剧事实 上天制裁嫌犯

对于嫌犯庄俊华遭警方歼灭的际遇,涂福春家属指一切“由上天去制裁”,同时指他在死前已吃了叻沙,即使死了也是做“饱鬼”,事情就此了结。

死者涂福春的数个家属今早在丧府上受访时,情绪显得稳定,他们不愿置评嫌犯生前所为,至于是否原谅嫌犯对他们而言已不重要,毕竟悲剧已发生,无法挽回。对于警方昨日采取的突击行动,他们表示在事发后,家属已把一切后续行动,交予警方追查。

涂家家属也认为涂福春已逝矣,家人会好好地送他最后一程,不想再理嫌犯一方的事。涂家其中一家属也淡淡向记者指,既然嫌犯死前已吃了叻沙,那死了也算是一只“饱鬼”,事情应该有个了结。“悲剧发生后,我们不能做什么,只能默默地接受事实,在事发后我们就交予警方去处理。我们相信,法律及上天都可以制裁嫌犯。”#

“为何又伤了?” 心疼爱儿

今日上午,陈妍君一早就到峇都眼东殡仪馆探望爱儿。这名妈妈看到躺在棺木里的孩子额头出现几个淤青斑点,一度泣不成声,无助地问“孩子为什么又受伤了?”,双手紧贴棺木,似乎要保护孩子不再受到伤害,令人心酸不已。#

店商关门避无妄之灾

嫌犯庄俊华出现在亚依淡市镇时,虽然戴着口罩、墨镜,但有人已隐约认到他的模样,大家意识到情况不妙,一些相信收到警方暗中通知的附近店商在下午4时许已提早关门,避免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

今日亚依淡巴刹最热门的话题,仍围绕在嫌犯庄俊华竟敢公然在亚依淡大街招摇过市,而汽车抛锚处则是离开警局不到100尺的大街,这一切就像冥冥中自有主宰。闯下枪杀4个亲属大祸的庄俊华,在逃亡40小时后,死在警方驳火战中,整个过程如同电影情节一般令人议论纷纷。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饮业东主表示,嫌犯的汽车抛锚在其店前后,曾进到店里洗手,当时对方戴着口罩及穿着鸭舌帽。虽然对方一言不发,不过大家都隐约认出是他,也在他离开之后,一些相信接获警方暗中通知的店商,赶忙关店。

路人助推抛锚车

庄俊华从大伯家离开后便前往升旗山脚享用甘蔗水,过后上亚依淡水坝,他的车在下山抛锚后,不知情的路人助他把车推到咖啡店前。

据了解,其大伯的车水箱出问题而抛锚,因此他在填水后便到巴刹享用驰名的亚依淡叻沙,成了最后的晚餐。《光华日报》今日准备访问该叻沙档,不料叻沙业者的儿子却在今早突然病逝而没开档。据知,这名年轻的叻沙少东平日在档前助打理业务。

据叻沙档对面的咖哩角经营者许俊廷表示,当庄俊华吃饱离开后,警方就到场封锁有关路段,整个下午的生意没得做了。他表示档口在叻沙对面,但没留意庄俊华出现,在警方到场后才知这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