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思辉逐一反驳三课题 不可擅改理监事议决

(本报斗湖十九日讯)斗湖中华商会长罗思辉今日受访时就沙闽中总种植林、特大及必打丹中华工商会之去留三项消息作出逐一反驳,宣称即便是总会长也不能擅自越权更改理监事会议之议决。

身兼沙巴暨纳闽中华工商总会署理会长的罗思辉是于今日就种植林调查报告事务受访时指责身为中总总会长的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无权擅自推翻中总理监事会议之议决,并在报章上发表与议决不符之言论。此举对理监事会议毫不尊重之余,更予沙巴华社对中总行政产生一团糟、一团乱印象!

他逐一驳斥指,拿督符新杰完成种植林调查报告后标志著第一阶段之行动正式结束,法律文件层面经已厘清将是中总拟定第二阶段行动之时。总会长于席上宣布将召开种植林小组会议后才决定下一步行动,此建议亦获理监事会议之接纳。

但会后总会长隙发表与议决背道而驰的言论,罗会长强调在种植林课题上,总会长有责任捍卫及据理力争与整个沙巴华社利益息息相关的权力,而非表现出放弃的讯息,更不应在事情尚未完结时将相关被列为中总机密的消息赤裸裸地坦在阳光下。

他强调,即使身为总会长,拿督督斯里邦玛颜少华局绅也不能越权擅自推翻理监事会议之决定。

‘种植林调查行动是斗湖中华商会支持颜少华任总会长的原因,如事情妥善解决则保证沙巴华社在政、经、文、教上多方面得益。因为纠缠数十年的种植林风波不仅仅造成金钱上的损失,更损失了尊严。’他说。

身为种植林调查小组主任,罗思辉表示必定贯彻始终以捍卫沙巴华社权益为最终原则,因为这是沙巴华社共同的利益,绝对不是个人财产。他强调‘种植林课题还有希望!’

其次,罗思辉会长也针对总会长发表必打丹中华工商会去留之言论作出纠正,中总理监事会早前议决本年7月15日就必商会之去留作讨论,后因法庭接纳必商会遭社团注册局吊消注册之司法检讨,因此决定顺应法律程序将去留决定延迟到8 月25日司法检讨正式完结后才作讨论。

上述议决为理监事会议日前之决定,但隙与总会长在报章上所表达的「宽限期一个月,到时无论如何都会讨论必打丹另一个中华商会的申请」完全不符。再者,必商会上呈中总理监事会议之律师信亦言明法庭审讯之日期展延至8月25日,绝非总会长断章取义的‘要求等到8月25日’。

他反问‘必打丹中华工商会之去留真的那麽急吗?如果因此触犯社团法令,总会长担当得起吗?’他坚持认为,必打丹中华工商会去留之事不宜操之过急,因相关责任影响深远,在社团法令下阐明违章者将在未来5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社团职位,此判决将对涉事者所属商会、社团、学校及其他非政府组织之职位造成全方位的影响,问题之严重程度已超出理监事个人、乃至中总的整体,以及所属组织架构,实属牵一发动全身之华社大事!

他强调,中总必须静候法庭消息至8月25日以后,才可对必打丹中华工商会之去留进行讨论。

‘事情(讨论必打丹中华工商会之去留)不宜操之过急,也不能操之过急!’他说。

最后,罗思辉会长被询及原订当日(17日)召开的特大是否在其建议下取消一事作解释时表示,斗湖中华商早在 本月12日理事会上议决反对特大的召开,这是监于特大内容、时间、日期等相关问题而提出的反对意见。

第一,各地商会只收到中总秘书处的特大通知,但没有收到特大议程。第二,特大与理监事会议同日召开,理监事会议订10点召开,而特大订在11时30分,后者肯定不能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继而召开特大。第三,特大仓卒召开必然影响其质量。第四,特大议案不宜操之言急,也无需操之过急。有鉴于此,特大未能准时在上午11时30分依法召开是可以预见的。

正如斗湖中华商会所担忧一样,理监事会议进行至下午2时,并在在场律师的证实下已超过特大法定时间,特大不能再违法召开。

罗会长表示,上述言论绝属事实,凡有出席之中总理监事能予作凭证。

纵合上述种种问题,他认为这也与中总秘书处未能真正改革,办事总随个人喜好而朝令夕改进而长期困扰中总之正常运作所致。总会长本身也在会议上承认中总秘书处为全州工作表现最差,唯4年4换执行秘书仍无法有所改善,以致秘书处所犯之错误磬竹难书,甚至贻笑大方!

他认为,唯有秘书处返回正常运作的轨道,沙闽中总之运作才能回复正常。(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