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商指控文明小学“霸占”旧校舍案续审 许槐进:前地主转让已故父亲 不晓得校地有否转卖

(槟城27日讯)威南新邦安拔文明小学遭发展商指控“霸占”旧校舍案续审,辩方传召该校董事许槐进供证指出,有关校地是由前地主兼第一任董事长陈文泰捐献,后来转让给其已故父亲许仁欣,曾有遗愿希望土地能转换给学校,惟后来父亲过世,为此不晓得对方是否再有转卖土地予他人。

许槐进指出,本身是从父亲许仁欣生前口述得知,有关土地是由陈文泰在1924年至1941年担任该校第一任董事长时所捐献,随后转让给其已故父亲许仁欣,也是该校第三任董事长(1956至1963年),当时土地面积约200英亩,除了学校,也有两排店屋,以及其他住家。

他也说,父亲在生时曾与秘书召开会议,希望能办理手续以将土地转让给学校,惟后来父亲于1994年逝世,有关秘书随后也离世,为此只有他一人知道是陈文泰转让土地予父亲。

随后诉方律师梁厚基询问他是否知晓父亲有将土地再转卖给他人,对此他表示不清楚。他也不赞同陈文泰根本没有将土地转让给其父亲的说法,并指当时都未出生,如何亲自向陈文泰了解整个情况呢?

此外,他也不认同有关买卖土地合约,已取代捐献校地的事件。

此案起诉人为来自槟城峇六拜的GUH发展有限公司,并于去年6月10日入禀高庭,将文明小学董事长尤国和列为答辩人。案件于昨日周二在槟高庭开审,并将连续3天进行审讯,诉方已传召了两名证人,包括一名土地测量师,以及该发展公司项目经理沈泽雍出庭供证,而辩方也传召了该校校长林水德出庭供证。

据入禀书显示,位于威南新邦安拔一块土地上,即门牌2619与484洛格,原是由834与835洛格的土地所组成。诉方表示,本身通过一项合约即在1990年3月9日,从Wilayah Seberang有限公司买下有关土地,而在购下该土地前,答辩人负责管理的学校就在出现有关土地上。

诉方指购买土地前无任何租借

诉方指购买有关土地前,并无任何租借予其他人,后来学校搬迁至打昔珍珠路门牌1677号土地上,不过并无任何记录显示,学校在有关土地上有作出注册,而且辩方也不曾与诉方做出合约,以让辩方使用有关土地,旧校舍目前依然被留在原地没被拆除,而且校内的桌椅等用具已残旧也没被移走,辩方也在未经允许下,让第三者长时间占有该土地,以进行一些商业活动如洗车店与养鱼场。

辩方也在其答辩书指出,有关土地包括学校建设是由前地主赠送给董事部办校用途,而且该地主也是董事部前主席,是新邦安邦的社会闻人,当时捐献土地的目的是为了回馈社会以办教育用途,由于土地上建筑物,包括学校等都是由前地主捐献,因此在受托下,董事部有权管理该土地,诉方不能干涉学校在土地上的地位。

董事长不希望闹上法庭 冀德高望重人士调解

遭发展商起诉的董事长尤国和表示,不希望此事件闹上法庭,曾向对方要求庭外和解但不果,为此希望社会德高望重人士出来为他们调解,达至双赢政策。

他也说,本身曾向州政府求助,并于案件开审前一周,即于上周得到槟首长助理回应表示州政府会关注此事,惟至今暂无任何行动,向当地州议员反映此事也无下落。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希望案件就此停止达至庭外和解,我也希望董联会,还有华堂组织可以给予协助调解这事件。”今日出席法庭审讯的还有董事会总务马再隆、财政陈强勤。辩方代表律师为陈韦杰与翁顺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