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荪的好歌最高的地方 彭学斌量身定做《我不要你快乐》

(本报斗湖二十八日讯)《农夫》震撼面世,两年时间过去,林文荪第二张专辑慢慢成形。制作《最高的地方》这张专辑花了两年多的时间。

文荪为自己写了一首她为父亲的爱而写的好歌《最高的地方》、重量级音乐人彭学斌也为她的声音量身定做《我不要你快乐》、《动地吟》诗人曾翎龙交出辽阔壮观的《忘年》、周若鹏、王修捷中国风《去莫留情》,加上神工鬼斧周金亮的《当时年纪小》、《雨停雨下》、一首反战悲壮作品《宽恕》以及让人印象深刻的微电影《让我爱你好吗》主题曲《让我爱你好吗》,我们听到的,无一不是制作团队呕心沥血结晶之作。

其中《最高的地方》从文荪交出作品开始,编曲就是我们最为操心的环节。这一首歌的确太难得了,文荪真的写得很好。我们战战兢兢的推敲,换了三个编曲人,到最后才让大家放下心头石,一起拍板,然后进入录音室。我们忘了到底文荪录唱了多少次、多少个小时,才把这一首歌的歌唱部分完成,但是我们都记得每一段录唱时刻,文荪都面对哽咽无声的十几二十分钟,因为这是一首她写给爸爸的歌,而在录制期间,文荪爸爸离开了她,离开了我们,也无缘听到这一首歌曲感情最丰富的面貌。我们要谢谢编曲人李乃刚,是他胸怀宽阔的容量才能够流放出如此气势磅礴铿锵有力的情怀。

《我不要你快乐》绝对是一首难得的流行元素极致的作品,文荪的声音被学斌老师再做另一个层面的冒险,在制作上,学斌老师亲自操刀,让我们听到音乐层次分明的推进、带出了文荪游刃有余的诠释,这一首歌,替文荪加了极多分数,我们要谢谢学斌老师。

取名《最高的地方》林文荪第二张专辑走到今天,终于,亮相见光了!

专辑购买网站:

http://listentosuen.com(林文荪官网)
http://www.got1shop.com/topic.php topic_id=225(有店)
更多活动详情,请浏览:https://www.facebook.com/ListenToSuen

第二张专辑《最高的地方》面世 林文荪:会一直走下去!

( 本报斗湖二十八日讯)林文荪第二张专辑《最高的地方》 专辑发表感言称在父亲离开后是她最痛的惟她收拾心情,把悲痛化为动力,一心一意寻求突破。

《农夫》专辑推出之后,两年已过,她像种下一小方音乐的田,而她却在稻穗中寻找着出走的方向。

这是多么美好的风景啊,她衷心珍爱和感激每一个为这片风景付出过的朋友。但歌者是旅人,停留在任何园地太久,就会枯竭。我们都需要发现新景象,有时奔忙得就快疯狂,却发现还是跑回原点。她逐渐明白要走出这片稻田的界限,需要更强的能力。所以开始接触从前很害怕的项目,诸如编曲、填词,甚至公关、行销,在接触后渐渐明白,音乐不是孤独存在的,孤芳自赏只会自取灭亡。要敢于探索,才能辽阔。而在她逐渐摸清道路时,却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去年二月二十三日,是她人生最痛的一天,那是她从来不敢想象却又必须面对的打击 — 爸爸的离开。顿时,她歌唱的信心、追梦的勇气也随爸爸一并消失。却是这张专辑,拯救了她。筹备过程挫折重重,挑战比上回更严峻。于是她被逼收拾心情,把伤痛化为动力,一心一意寻求突破。比如唱彭学斌为她写的流行曲《我不要你快乐》、第一次写词的《最高的地方》、第一次唱蓝调节奏的《当时年纪小》、第一次用纯华乐编曲的《去莫留情》、一首歌转七次调的《忘年》,也尝试摆脱小她的个人忧喜唱大爱的抗战歌曲《宽恕》。金亮老师和她对每首歌的要求非常严格,每字每句都耗尽心思,像《雨停雨下》便重录了至少三十遍。最后的成品便是疗愈我的音乐,细心聆听之际,仿佛听到爸爸来自天堂的鼓励。

她总会一直走下去的,但这已不是未知的探险了,无论走到哪一片荒地她也不再彷徨,因为她必然怀抱着原来《农夫》的种子,还有爸爸的爱。

周金亮:对于文荪,只有祝福。音乐这一条路漫漫长长,是可以用一生的时间走下去的,我希望文荪不会一个人孤独的走,而对于身边从不间断帮助她的人,文荪给他们最好的回馈,应该就是做好自己。

彭学斌:已经很久了,没有被一把声音触动,挑起,久久围绕,直到听见文荪。

她对艺术歌曲的精准掌握自然不在话下,但从她时而闪烁,时而坚定的眼神中,我还看见更多情感部分的挖掘区,于是,我为她写下这首歌“我不要你快乐”,借由她充沛的声音个性,将人们潜藏于心,不愿面对的愤怒或仇恨爆炸开来。

我想她是做到的,那是某种疗愈别人同时疗愈自己的过程;这首歌,我用创作偷渡,文荪用演绎解惑,而聆听的人,如果你心中也曾住过一个伤害你的人,那请你对号入座,和我们一起面对,宣泄并允许我们自己那五分钟的~不善良。

曾翎龙:写〈忘年〉时我把自己关在旅馆小房间,以凝滞情绪对抗事物的流失和变迁。当我颤抖着斜斜写下「我有情欲时你没有身躯」,彷佛翻过吵闹人世那堵墙,落到一处无人地。无喜无悲也无无常,无人陪伴也无物挂碍。一个空无的心境,甚至超越了诗的所在。那时我还不知道音乐会发生──会发生的都已经是后来。后来我发觉被捕捉了,被自己的文字、别人的音符和声音捕捉,跌回人间。于是我想起了,「忘年」存在的理由只是因为记得。

周若鹏:听了一首好歌,我对周金亮说,纸面上的文字有时真不足以表达澎湃的情感,必须唱出来。他说,你终于明白了。于是,我开始为我的文字寻找新生命,在音乐方面我尝试写词、影像方面我尝试编剧。我相信文学能跨界,不必拘泥于单一形态,如此必有更广的出路。感谢音乐通胜让我有试验的机会。

王修捷:初见文荪时,实在无法想象她拥有厚实的歌唱实力(大概兔子是发不出狮子吼的吧?)后来她登场发威,我实在吓了一跳。这妮子怎么这么高音?周老写的歌如果再高几个音,恐怕我的眼镜就被崩裂了。

我和她是在动地吟的舞台认识的。当时许多人都说她唱活了翎龙的“农夫”,以致农夫若是换了歌手,味道就变了。

有一次我们同在后台时她托我替她拍照,拍拍她专注唱歌的样子。当时我也很认真的履行了她交给我的任务(这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做的事吧?搞不好音波能杀人呢这妮子)。事后我想,我能做的事应该不是替她拍照吧?

于是遂有了替她写歌的念头。但有周老那样备受我尊重的前辈替她专辑操刀,我也不太敢毛遂自荐。再后来,若鹏邀我替他的“去莫留情”谱曲,几经转折,歌便落入文荪手里了。听说她把本来不好听的“去莫留情”唱得很好听。那是文荪的本事了。她向来是很有本事的。

祝福她越飞越高,越走越远。去到她想去的,最高的地方(当然,我指的不是天堂)
林文荪的音乐路

出生于马来西亚沙巴洲斗湖,从小开始学习声乐,启蒙老师为歌唱家张汉文老师。

多次参加国内比赛,取得优异成绩,曾获《沙巴洲歌唱比赛》青少年组第一名。

2007 年远赴中国北京,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本科(声乐特长),师从中国著名声乐家、教育家 ——中国国家一级演员王苏芬教授并随学院音乐教育系青年钢琴教师韩佩君学习钢琴。

留学北京期间多次为马来西亚驻北京大使馆,《马来西亚留学学生会》演出,也多次受邀参与乐团担任独唱。

2008 年,身在中国学习期间,参与首届《马来西亚留学北京学生会》歌唱比赛,荣获第一名、《中国音乐学院校园歌手大赛》二等奖、北京市外国留学生《来华杯》歌唱赛二等奖及校内《英语歌手大奖赛》一等奖,同年参与《中国音乐学院》海外留学生《 Olympic Hymn》、《Celebration》音乐会演出。

2009 年获《北京中华艺术盛典国际艺术交流展演活动》声乐通俗组金奖。同年 10 月参演《北京传统音乐节》古曲小合唱《春光好》并于北京国家大剧院《中国音乐学院海外学生室内乐团》—— 《National Elegance》音乐会中任独唱,深受好评。

2010年 参演由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举办,中国教育台播出《祝福中国 —— 2010 首都外国留学生新年文艺晚会》并担任独唱嘉宾。

曾录制《王苏芬教授声乐教学》录像歌曲范唱。

荣获 2008、2009 及 2010 年学年度北京市政府颁发的《外国留学生与学者奖学金——社会艺术实践奖》。

荣获 2010 年《第三届全国艺术精英电视盛典》北京选区大学组民族唱法一等奖。

2011 年毕业回国,成功在马来西亚沙巴州举行三场综合民谣、艺术及流行曲风为主体的慈善演唱会。

2012 年,参与音乐剧《雪域上的光芒 : 文成公主》《 林连玉传》 及《姚莉玫瑰传奇》演出。同年也参与《动地吟》诗曲朗唱全国巡回约20场演出。

2013 年以嘉宾身份出席《2013 激荡 25+1 演唱会》,演唱诗人曾翎龙作品周金亮谱曲《农夫》,引起注目。

从 2012 年至 2014 年,林文荪除了马不停蹄奔波我国大大小小舞台吸取演唱经验同时接受磨练,更是全情投入为自己回国第一张 EP《农夫》参与录制工作 。

2014 年 7 月 2 日,林文荪《农夫》EP 面世,主打歌《农夫》被《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选为 2014 年《马华文学节》主题曲。

2014 年 8 月 2 日,回家乡斗湖举办个人演唱会《林文荪听梦飞翔慈善演唱会》,令出席观赏的朋友以及乡亲父老深深感动。

从2014年至2016年,林文荪经历漫长却不允许自己言累的心路历程,不停感受如影随形的情绪冲击、通过难以形容各种心情的起起落落,学习坚强面对无形的压力和严峻的挑战,然后开始为自己第二张专辑的方向和选材做出思考和探测。

2016年,7月22日,林文荪第二张专辑《最高的地方》面世,她说:

我总会一直走下去的!(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