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华文书法比赛 大专公开精英组成绩

(亚庇讯)2016年沙巴华文书法比赛工委会今日发布大专、公开以及精英组成绩。本届书法赛在上月30日在全州10个赛场同步进行,共有51位参赛者参加大专组、40位参赛者参加公开组以及7位参赛者参加精英组。

亚庇书艺协会主办全州华文书法比赛,今年走入了25年,过去由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公开组共四组,走过历史至今已增至到七组。精英组也在过去的三年走进第四年,在八月九日的评审工作中,评审团一致达成决议,今年的精英组特优成绩不尽理想,而采取二零一六年沙巴华文书法比赛简章, (廿一)评审决定为最后裁决,任何上诉恕不受理,将入选的6件作品为优秀奨, 而不分特优奖或优等奖, 不分奖次。

“州赛”是一项全州范围的书法活动,暂不论其优胜作品是不是能代表本州最高水平,但从全面性质的书法作品的技术水平来看,仍然可以为书法爱好者提供观摩和学习的帮助。由于比赛的需要和影响,能够入选的作品水平就必然要达到某种共同的层次,我们通过观察这个层次的整体面貌,就能从中窥见一些技术性的特点。只要总结这些特点,确定创作标准,强化训练自己的法技,就能实现目标。

我们从“取法”、“笔法”、“字法”、“章法”四个方面来解读,让参赛者或书法者可以照此检验自己作品。今年的赛题,对联选的是毛泽东《沁园春·长沙》诗词中的「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及中堂是唐代储光羲的诗《咏山泉》:山中有流水,借问不知名。映地为天色,飞空作雨声。转来深涧満,分出小池平。恬澹无人见,年年长自清。

一、取法
董其昌说“学书不临古人,必堕恶道”,这是书法最基本入门,及取法古人是首要的条件,至少不会走向野路子。精英组参赛者要想在比赛中脱颖而出,必须要练习的足够,才能写得好,下笔字字谨慎不得马虎,评审工作也得字字行行仔细观察。作品字与字的呼应,行与行间的相应,在笔停意联的相应取法是否做到。作品中取法太少,自己的创作个性过多。深信这点注意了,明日作品将会大成。

二、笔法
笔法的精到与否是检验一件作品和一个书家技术的关键,笔法不精到,其他方面做得再好,最多只能是入展水平。王僧虔说“纤微向背,毫发生死”,可见笔法精到是多么重要。笔法还要具备流畅轻松的书写性,即不能刻板、不能描画,要在快速书写中完成精到的技术要求。否则,作品容易死板。因笔法过以随意,在作品中明顕见到怪怪的笔法和笔划,如鹰、击、浅、満、分等字。整体来说还是可以的,其中有些字笔法略有一些粗糙,主要表现在起收笔处变化较平,线条中间和连接处较为僵硬、平直。这也给我们传递出这样的讯息,笔法不精到问题还不大,重要的是要有轻松的书写性,整体章法效果也一定要好,也就是要有墨色变化、轻重安排、疏密处理等等方面,这是视觉艺术的基本要求。

三、字法
字法就是结构,可以说是书法中最为精妙最有难度的一部分。董其昌说“书家之结字,画家之皴法”,可见结构之重要。书法的主要任务就是研究结构的变化,结构是书家感受世界和表达精神世界的主要途径,这是书法的生命力所在。在书法中,汉字结构有着一脉相承的文化系统,这个系统就是我们常说的传统。一个汉字的结构可以怎么写、不能怎么写,都与这个传统有关。也就是说一个字可以怎么写、不能怎么写在书法中是有约束的。字法结构还与章法布局密切相关,每个字的结构必须适应不同的位置环境,随时变化,构成新的整体。字结构,仔细推敲使其结构变化,使其关系产生各种矛盾,如疏密、粗细、正欹、曲直、向背、黑白、长短、肥瘦、大小等等,这些矛盾关系是由我们的书法的审美文化。孙过庭《书谱》说“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下笔就是结构、就是处置各种不同的结构关系。第一个字的写法影响第二个字的结构,如此一环扣一环。赵宧光说得更清楚:“配合数字,须字字锻炼,始成篇章。”杨慎《墨池琐录》中也说“行行要有活法,字字要求生动”,没有造型生命力的作品,实际上只是在书写罢了。没有体现造型的创造力,这是一种艺术创作精神的缺失。中堂储光羲的诗《咏山泉》, 水旁的字七个(流、深、涧、満、池、澹、清) ,如果你不去变成它,七字的旁边都成一样,作品的显现就会刻板,如印刷体少了视觉上的活动感。

四、章法
章法就是画面构成的整体印象。无论什么书体作品,共同特征就是章法效果不足,也就是整体性底弱。缺乏行行有变化、段段有呼应,古人对此早有论及。智果《心成颂》说:“覃精一字,功归自得盈虚。统视连行,妙在相承起复。”这是书法作品的基本要求,也是入选的起码要求。一件作品的章法要有轻重、疏密、大小、曲直、连断等关系的体现,根据作品风格和书体的不同,各种关系所占的比例也不同。除此之外,一件作品中还要体现:大字和小字、正文和款字、不同书体的搭配、落款取位是否适当,私印和闲章的配合相辅相乘对作品有极大影响、印色也能补足审美标准,均可以丰富画面效果。每件作品的整体视觉效果是否丰富,这也是现代文化发展对视觉效果的审美要求。

我们不仅要站在其他的比赛上,还要站在历史的肩膀上、世界的肩膀上,站在这门艺术文化的最前沿,才能创造出新的经典和传统。技近乎道,技术的娴熟虽然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驾驭这门艺术,但任何艺术都不可能在艺术创造上定下什么标准。当我们的技术都完善的时候,希望更多的人注重凭借娴熟的技术表达自己心中的艺术理想,达到真正的创作,实现艺术的自由。

评审书法的好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评论者的主观因素往往起决定作用。首先爱好不同,酸甜苦辣各有所好。有的人喜欢纤细秀美,有的人喜欢厚重粗狂;有的人偏爱端正静气的楷书,有的人偏爱生动流畅的行草。其次,文艺修养有深浅,审美趣味有高低。有的人追求写实,有的人追求写意;有的人推崇传统,有的人推崇创新。 –

评审书法的一般方法是,先看整体布局、色泽等外形式是否统一协调,是否吸引人。书法本身最先入目的是总体布局(章法),整幅楷、隶、篆有些类似团体操,要求整齐;行书象列队便步走,要行气贯通;草书则是腾跃蹁跹的舞蹈,要求浑然一体,杂而不乱。一幅作品,使人首先受到感染的是它的色泽,纸墨、印泥、印章的质量不好,虽不决定字的好坏,但影响作品的效果。再看局部细节(笔画、结构、笔力、节奏等)是否有功力有变化,是否生动。点画是字的建筑材料,质量必须优良,写字不讲究基本笔画,等于随便捡些树枝石块,用烂泥堆房子一样。书法作品由单个汉字组成,单字由多种笔画构成,每一种笔画又有多种形状,组合几十种不同形状的线条,可以构成各种各样的画面。外形上有长短、粗细、方圆、曲直等,构成上有横竖、正斜、纵横、转折等,硬直而刚,软曲而柔,丰厚而腴,纤细而秀,圆润而温文,粗糙而狂放。每一笔画的完成,都分起、行、收三步,起笔有方圆尖和藏露变化,行笔的轨迹最好厚实而有立体感,收笔宜干净利落。结体的基本要求是:楷、行、隶、篆平中求险,不能写得过于平板,草书险不失正,不能写得于过于狂怪。同样一种字体,同样一个字,同样的笔画配合,一人写出来有一人的面貌,好比五官躯体都有一定的形状和一定的部位,并不妨碍人各有其独特的容貌和体态一样。看单个字是不是写得好,除笔画和间架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笔力,笔力强如人精力旺盛,笔力弱如人萎靡不振,力的表现有外露和含蓄两种,外露适宜表现开朗的内容,含蓄适宜表现深沉的内容。书写时,笔或提或按,或行或止,行笔速度时快时慢,由此而形成节奏,一个字有一个字的节奏,一幅字有一幅字的节奏,形态美不美由笔画、间架、布局决定,神情如何由力度和节奏决定。

2016年度沙巴华文书法比赛大专组优胜名单

特优奖:涂小琪(山打根)、黄信茹(拿笃)、陈盈瑛(斗亚兰);
优等奖:梁震宇(拿笃)、郑皓柔(斗湖)、郑宝玉(亚庇)、谭伊琴(亚庇)、吴姿霖(亚庇);
入选奖:梁碧娟(斗湖)、邓耀辉(拿笃)、吴志伟(拿笃)、罗秋玲(亚庇)、李如惠(亚庇)。
2016年度沙巴华文书法比赛公开组优胜名单
特优奖:叶建葳(亚庇)、杨丽英(斗亚兰)、周德根(山打根);
优等奖:邬芬芳(亚庇)、张诚忠(亚庇)、彭沧然(亚庇)、林美升(亚庇)、曹华仰(山打根);
入选奖:陈俏绫(亚庇)、叶兰心(亚庇)、幸锦明(亚庇)、叶文峰(山打根)、黄耀发(亚庇)。
2016年度沙巴华文书法比赛精英组优胜名单
优秀奖:赖子明(亚庇)、卓俊霖(亚庇)、温观宝(斗湖)、陈显峰(斗湖)、夏锦福(斗湖)、张润缘(斗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