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中央化税收和职务 大马与国际趋势背道而驰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柔佛州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昨日指出,马来西亚数十年来持续地把政府税收和职务中央化,是与国际趋势背道而驰的绝佳例子。

他表示,数十年来的国际趋势是去中央化和中央政府将权力和责任下放给省、州和地方政府,其中所涉及的权限不单在公共交通、固体排污管理和地方政府,也在教育和警察权力等范畴上。

他说:「但是,马来西亚的情况却是相反,持续地把政府税收和职务集中化,被认为是世界上在财政方面其中一个最集权的联邦制国家。

林吉祥是在亚庇某酒店由沙巴民主行动党举办的题为「马来西亚新政」政策论坛上这麽表示。

他在恭贺该主办单位持续主动地把社会民主主义理念转化成对马来西亚社会带来裨益的务实改革时说:「我们不能只是处理无论是在沙巴、砂拉越或西马的不满,或者是关乎各个社群和宗教的不满。

「无论是巫裔的、华裔的、嘉达山族的、伊班族的或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道教徒和锡克教徒的,都要提供解答……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刻,改变的盼望依然还在,而这就是为何在中央和在沙巴能否撤换政府的问题依然还是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梦想。」

林吉祥表示,人们必须向全体大马人提供一个新政,让所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能以他们身为大马有尊严的公民的身份为荣,「就让这成为我们恒久的挑战吧。」

他说:「国家在这三年里经历了重大的改变,马来西亚人在三年前的大选还仍然对更美好的前程充满希望和憧憬;但来到现在对不久的将来可以出现任何政治改变的希望却已经被绝望和无希望的感觉所取代。」

他表示,仅仅在十年前,没有任何马来西亚人会去想政治改变的可能性,更不用说去到撤换布城政府的程度;但二零零八年大选的「政治海啸」引发三年前的的第十三届大选,当其时马来西亚选民选择撤换联邦政府。

他说:「但这一切却似近还远——拿督斯里纳吉勉强保住布城政权,成为国家首位只赢得四十七巴仙选票的少数支持的首相,这也是他首次被可以决定谁是国家首相及执政联盟的沙巴及砂拉越选民所拯救。

「倘若沙巴及砂拉越的五十七个国会议席中的六十巴仙在上届大选投票支持改变,那麽马来西亚已经在三年前在布城拥有一个新的政治联盟和一位新首相了。」

林吉祥也说,团结党署理主席兼联邦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已经宣布将会成立工作委员会,来探讨马来西亚成立的史实被学校课本「省略掉」的事件。

他说:「相较于有关马来西亚成立的史实被学校历史课本『省略掉』,『重写历史』以歪曲事实会来得更严重,而再没有比马来西亚人接受国家在一夕间转型成环球窃盗国家更严重的歪曲事实了。

拿督斯里纳吉作为国家的首相有责任洗清马来西亚作为环球窃盗国家的污名。

林吉祥表示,如今马来西亚在一夕间成为环球熟知的「窃盗国家」,在国际上因著被列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最贪污的国家而声名狼借,尤其是随著美国司法部呈上有关充公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从一马公司盗窃、侵吞、诈骗和用在洗钱的卅五亿美元资金而来的十亿美元资产的起诉书,以及由超过六个国家针对马来西亚政府被牵涉在内的环球金融诈骗和 洗钱案展开各别的调查之后。

他说:「最让人难堪的是即便马来西亚被卷进史上最庞大的窃盗案件,而包括『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在内的马来西亚的公职人员被直接或间接点名,玷污马来西亚的声誉和名声,马来西亚政府以及不同的国家执法及调查机构依然无动于衷,不去洗清马来西亚作为环球窃盗国家的污名。

「但更加令人难堪的是,首相纳吉以及马来西亚政府似乎可以在如此不负责任后安全度过——这让人疑惑马来西亚人是否已经准备好接受在一夕间成为环球窃盗国家的污名。」

林氏表示知道纳吉将不会在下个月去联合国向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说,「他自二零零九年上任首相以来已经四次向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说,当他再三重覆他对于环球中庸运动的提议,但这个提议不单在国际上也在本国遭遇失败。

「然而,纳吉这次却必须要为国家行使他的职责,向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说,以洗除国家一夕间转变成一个环球窃盗国家的耻辱,并让国际社会信服于马来西亚奉行民主、廉洁和良好管治的决心。」

行动党昨日在亚庇隆重提出 新联邦与新希望概念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昨日宣布提出「新联邦、新希望」概念,寻求恢覆沙巴和砂拉越作为平等伙伴的地位,并赋予沙巴高度自治权,真正落实「沙巴自主权」或「地方分权」;该党同时思索改革党制,让党架构更符合联邦精神。

据指出,行动思索改革党制,亦旨在使沙巴和砂拉越行动党获得党内平等伙伴地位,成为马来西亚首个真正实行联邦制的政党。

沙巴行动党党主席兼山打根区国会议员黄天发是在该党于亚庇某酒店举行的党内政策论坛后,在记者会上宣布此事。

■让沙砂能争取更多权力

他指出,此举旨在让沙巴能够从联邦政府手中索取更多的权力,包括警察权、医疗、教育、交通、贸易、通讯等权力,不只是空喊口号,而是要真正思考要如何透过制度改革,来帮助沙巴获得真正的自主权。

他说:「由于马来西亚联邦体制已经失败,行动党提出『新联邦、新希望』概念,透过重新打造一个真正的联邦,尊重联邦精神,让沙巴和砂拉越在新联邦体制下获得平等、自由和公平的发展。」

黄天发表示,行动党必须思索改革党制,让政党架构更符合联邦精神,沙巴和砂拉越行动党获得党内平等伙伴地位,成为马来西亚首个真正实行联邦制的政党。

■重视沙巴原住民的权益

他亦申明,行动党关注沙巴原住民权益,包括捍卫原住民的习俗地权利,实现土地正义,以及尊重立国契约中所赋予原住民的地位与权益;捍卫根地咬宣誓石上的内容,包括宗教自由、州政府管辖土地权以及尊重原住民文化和习俗。

他表示,此外,行动党须著重关注人民的衣食住行议题、薪资收入及生活上的难题,为人民解决经济问题,并且提出替代政策思索如何让人民过好日子。

他说:「特别是在两岸不公的问题上,如何透过联邦体制改革,让地方分权帮助沙巴和砂拉越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好。我们也检讨除了海运政策造成沙巴物价高涨,我们也探讨是否其他因素造成本州工业政策的失败,进而思考找出实际方案帮助沙巴带动经济成长。

■沙人绝大部分在贫穷线下

「行动党要更努力去经营选区,深耕地方,为地方的小市民服务,带出他们所关心的议题。

「行动党必须克服身份认同政治,摆脱被污蔑为『反马来人政党』、『反伊斯兰教政党』、『华人政党』以及『西马政党」。我们是『全民政党』,值得被人民信赖和托付,关心人民所关注的重要议题,特别是经济和百姓的生活。我们坚决为所有沙巴人民而奋斗,捍卫沙巴人民的权益和尊严,不容妥协。」

较早时,黄天发表示,根据最新数据显示,尽管国阵政府指全国的贫穷率已几乎被完全消除,但是去年的数据显示,只有零点六巴仙的家庭是活在官方贫穷线底下,也就是在沙巴赚少过一千一百八十元;很不幸的,绝大部分活在贫穷线底下的家庭是来自沙巴。

■东西马发展悬殊不断扩大

他说,根据统计局的数据,去年有超过一半的沙巴打工一族每个月赚取少过一千一百元,仅比法定最低薪金稍微高一点,但是比起全国打工族的中等收入为一千六百元,沙巴工人绝对比砂拉越和半岛的工人赚得还要少。

他表示,然而,沙巴的物价却几乎是全国最高,但是薪金收入却是全国最低之一。这是沙巴人民都能感同身受的问题。

因此,黄氏表示,行动党深切关注沙巴州人民长期以来所面对的种种问题,由于联邦体制上的不公与不平等,造就东西马两岸之间的贫富与发展差距不断扩大,「我们必须关注这结构因素,进而设法提出方案,为沙巴和马来西亚找到新的出路。

■行动党自许为准执政党

他说:「有鉴于此,行动党自许为『理念型政党』,也作为准执政党,必须准备好提出论述,纠正联邦体制的失败,赋予沙巴和砂拉越平等伙伴地位,让沙巴和砂拉越能够透过真正的联邦体制改革,而获取自主权,从而真正造福所有沙巴子民。让改变成为真正意义上地解决沙巴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出席论坛的领袖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沙巴行动党顾问兼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该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兼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该党砂州主席兼古晋国会议员张健仁、该党砂州政治教育主任兼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该党沙巴州备战委员会主席兼斯里丹绒州议员陈泓缣等。(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