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L 对上 BLC

185

许子根领导槟州政府18年,有没有在致词中多次获得群众配合及热烈鼓掌?我们常常看到的是,林冠英一到场,全场都乐翻了,其中更有数名群众对着林冠英大喊『我们都很爱你』。

那天,骆冰看到一则报导;纵然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揶揄州政府,执政8年就传出贪腐,不过,阿逸布爹选民相信槟首长林冠英是“Mr.BCL”(Boh Chiak Lui没吃钱先生),还大喊“我爱你”!

林冠英被封为Mr.BCL,骆冰嘴巴痒,去巴刹买菜,随口问卖菜的老火箭,如果林冠英是Mr.BCL,那个扬言要夺回槟州政权的部长马袖强是什么?老火箭想都不想就回道,“Mr. BLC”(Boh Lang Cai无人睬先生)。不要以为卖菜的BTC(Boh Tat Cheh没读书),讲到3个英文字母,骆冰甘拜下风。

所以,当马袖强说民政党要夺回槟州政权的时候,没有人相信,还大大声的说不可能。这是民政党敢敢在槟州踏出的第一步,只是这一步跟一里路,还是一段路要走。有人笑说这是民政党的春秋梦,就是梦,至少民政党敢敢梦,有梦就有理想。

大家对林冠英的崇拜和尊敬,是从当年的期待开始。8年前,人民非常期待选后的槟城会更好,人民要不一样的政府,不贪污不腐败的政府。8年后的今天,槟州子民对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还是停留在8年前的期待吗?支持林冠英的还是会继续疯狂的支持,中立选民是不是还会一如既往?那才是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
今天的林冠英在绝大多数槟城人的心目中,是“不吃钱”的首长。对这位首长的支持,有人确实是支持到忘了自己是谁。就像黄舒骏早期的一首歌《我是谁》。这歌是这样唱;我是谁,为何我在这里出现?我是谁,为何我长得这副嘴脸?如果换个时间地点出生我会变成谁?如果我不叫做这个名字我又会是谁?

歌都有唱,我是谁,我用什么证明我是谁。我是谁,你们又认为我是谁。如果过去一切统统改变我会变成谁?如果未来命运可以改变我想变成谁?

林冠英是谁?“Mr.BCL”(Boh Chiak Lui没吃钱先生)。马袖强是谁?菜贩形容是“Mr. BLC”(Boh Lang Cai无人睬先生)。

我们常常听到人家这样讲,上台前一个样,上台后另一个样。一句话,忘了来时路,忘了我是谁。忘了是谁让你上台,忘了自己为什么可以上台,像歌;我对我自己的了解,是真是假还是误解?你给我所有的安慰,是真是假还是谎言?

看到人民对林冠英首长的支持8年如一日,只能说,槟州于民是幸福的,有幸福子民支持首长更幸福。只要是爱民如子的民意天王林首长出现,场面是沸腾的。所以,当有人说火箭的网站出现人潮下跌的时候,支持林冠英的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为什么?不是他们不上网,而是大家对林首长的爱已经深透骨子里!

许子根领导槟州政府18年,有没有在致词中多次获得群众配合及热烈鼓掌?我们常常看到的是,林冠英一到场,全场都乐翻了,其中更有数名群众对着林冠英大喊“我们都很爱你”。这种情况跟台湾总统蔡英文有点相似,却不完全一样。

蔡英文上台前,火力全开,炮轰国民党。靠着她那张嘴,加上人民的不满,让她顺利当上总统。可惜,根据台湾民意基金会在8月1号发布的调查显示,蔡英文的支持度在最近1个月内从67.9%下滑至55.9%,台湾智库的民调也指出,蔡英文的不满意度从12.5%升高到36%。选民对于高票当选的蔡英文的表现,已经打了折扣。

人民的支持,是认同你的能力。可是,当人民发现当初所支持的那个,并非是自己想象中的好的时候,就会出现像蔡英文的效应。当初蔡英文在竞选总统的时候,高声望让她以创记录的得票当选总统。上仼100天后,或许因为选举气氛而泡沫化,现在回归未竞选前的声望。

蔡英文在胜利的那个晚上强调,要谦卑、谦卑再谦卑。上任之后,对于台湾境内排山倒海的问题,因为提不出具体解决方案,她多数会把问题抽象化,就会设法把责任往外推,变成置身事外的人。就像她自己说过的话;“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想解决问题的人。

国阵告诉我们,槟州有很多问题,领导槟州的却拒绝承认和处理这些问题。槟州政府告诉我们,槟州今天出现的问题,大部份是国阵制造出来的。如果你是槟城人,你怎么看这些问题?

“究竟有没有人愿意真的关心我是谁?如果谁是谁都无所谓,那到底我是谁?我对我自己的了解,是真是假还是误解?整个世界告诉我的是真是假还是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