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示收据才重开不合理 陈志新指责邮政局 不能无理上锁郵箱

(本报斗湖十九日讯)拿督陈志新指责,斗湖邮政局不能无理上锁郵箱並要求租户出示收据才重开,为用户制造麻烦之余更显示对当局处理郵箱租务上的混乱以及诿过于人的不负责任行为。

他强调,作为斗湖郵政总局负责人必须对上述过失,慎重向受影响的用户公开道歉,並认真看待员工们的工作态度,万万不得随意拿用户开刀进而展现一幅不可一世的官僚作风与嘴脸。

据了解,市民日前投诉指到此间联邦大厦后方郵局取信时发现使用多年的郵箱竟无故自内部上锁,除本身之外现场亦许多市民面对同样问题而聚集在郵局内轮候处理。郵局工作人员得知市民为解决被锁郵箱事宜后转交一名在办公室内穿便服的“长官”处理。

该长官经桌子上电脑的“一番查询”后只用一张记事条写上“2015”和“2016”的字样,要求市民提供这两年的郵箱租借收据,以证明已依时缴付每年50令吉的郵箱租费后才能解锁。

市民深感幸运的是,其收据一直保存在公务袋里,在很短时间内便能展示及重开郵箱。但同样例子实为凤毛麟角,许多用户被迫翌日带备收据再次前来处理,或未妥善保存收据下被迫再次缴付租费者亦大有人在。

以此类推,邮局在处理郵箱租务上的混乱与错失为数量无法估计的用户带来了时间上的损失和常务上的重复,更带来了金钱上的双重支出,实为无理无效及霸道之举。

同时更引发用户诸多不满与猜疑,第一,用户不满郵局在未事先通知下随意停用郵箱引起用户不便。同时野蛮地把“未缴租费”的罪名与过失套在用户头上。第二,不满郵局无理取闹地要求用户出示收据,因邮局本身有责任证明用户未依时缴费而非要求用户证明已缴租金。郵局自身混乱的郵箱租务事实和所产生的问题应由郵局自行处理,而不能把善后的责任悉数推给用户。第三,如郵局因租务混乱而不幸产生和面对财物损失,理应自行承担,因这一损失是来自内部的账目混乱,甚至出现中饱私囊,暗箱作业的可能性,绝不能为著弥补损失而无理无耻地向租户开刀要钱。第四,用户所面对的时间与金钱损失应由谁来负责,双重缴费将让郵局无辜产生可观的“额外收益”,每年租金为50令吉,1年重缴两年即100令吉。

只要有50人重新缴费,郵局即可无本生利获得RM5000令吉的收益。以遍布郵局三面墙壁的郵箱数量推数,被迫重新缴费人数可轻松突破百人之众,所涉及的额外金额随时突破万元大关。

拿督陈志新认为,在郵局电脑化作业早已落实多年后的今日,郵局竟然还出现郵箱租务混乱而强迫用户重新缴费的荒谬事件,已不再是电脑程式,资料储存或资料衔接等问题,而是人为的错失甚至潜在目的所引发的混乱。

可悲的是,这一问题最终在官僚化作风下,悉数诿过予用户,强迫用户承担责任与经济上的过失。虽然今次的租务问题在用户这群代罪羔羊的顶罪下让相关责任人逃过一劫,但同样的问题在僵化的思维与操守下仍会不断发生,租务混乱的弊端将持续困扰无辜的用户以及外表看似光鲜的郵局。

拿督陈志新强烈要求用户经此事件后能有所警惕,经一事长一智地妥善保存任何来自政府部门的收据,以备在官僚式推卸责任而寻找代罪羔羊的劫数下,当护身符使用!(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