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炬不举,革新无力

这个国家的选举一匹布长之沉痾宿疾,虚与委蛇,兜兜转转,已有多久?为此筹组的净选盟,屈指算来,成立也有十周年了。但是,翻越了漫长征途,眼前的许多工作,有的悬而未决,有的悬念重重,罄竹难书的积习,仍然难挽。

当初的净选盟4.0大集会,总计动员了接近50万人,虽然波澜壮阔,成效一样有限,无甚裨益。这一点嘛,净选盟也心知肚明,发布新一波的活动,坦然承认他们确实理解,“一些人费时经年致力改革,因为不成而深感受挫”。

尽管这样,净选盟上下里外的同道始终坚持,这一条拓开民主深度的大道,不能因此轻易放弃。反之,大家必须夙夜励精,“高举火炬,群力革新”,继续斗争,开疆拓宇;为改革、正义与人权出力。

当然,理由是有力的:这些年来,盗贼猖獗,百货通膨,政府一刀刀地削减预算,再推行消费税,两岸的马来西亚人皆深受影响。一马公司丑闻爆发,公众越发怀疑,政府与公共机构的运作。因此,我们必须捍卫干净、透明及负责任的政府。

然后呢?拉拉扯扯,宣言的言之凿凿,文告之洋洋洒洒,到了最后,到底犹如歹戏拖棚: “我们的选举制度依然不自由和不公正。净选盟将继续争取改革选举制度。只有完善的选举制度,才能真正让选民选择谁当政府。”

选盟的主张,净选的议程,也是那样,卷帙浩繁,我们都读得多也听得累了: “改革选举法律,加强选委会,恢复地方议会选举,设立看守政府制,避免竞选期间滥权”。可是,不论朝野,说到第三张票嘛,往往都视若无睹了。

说什么“公平及问责的选区划分,符合宪法条规及精神”,追溯上来,远在陈志勤医生身任在野党领袖的旧时年月,国会已有辩论。可是,磨蹭拖沓,到了陈医生令公子纪光医生,状况犹糟。拖到孙子那一辈人,那还用说?

何况,眼下管制律法之多,确实空前了:《煽动法令》、《国安会法令》、《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防范罪案法令》、《防恐法令》以及《和平集会法令》;不过是当中几中。桎梏如此,百姓怎么随心生活,逞论创意作业呢?

那么,怎么做呢?净选盟当前所能行的,说实在话,尚在启蒙的阶段。2016年10月1日准备在加央、新山、哥打峇鲁、红土坎、山打根、美里等全国六个城市推动的传炬队,也只是千里之行的第一步。

走出了第一步,穿越半岛、沙巴与砂拉越的246个城市、市镇与乡村,国家是否因此醒觉,如今言之过早。同理,11月19日,传炬队将在吉隆坡和净选盟5.0大集会会师,确实可以带动民权的高潮吗?

指顾之间,净选盟十年了。回顾了十年的沧海桑田,十年之后,马来西亚走向哪里?是“高举火炬,群力革新”,还是火炬不举,革新无力;我们都不忍心说破了未来的大局阽危。

何况,市道的行情,民间的口风,网上的贴文,脸书的流量,皆是一部分的佐证,明确地反映了此时民众的轮调和网民之想法,大大不同往日了。这样下去,还有6.0吗?(光华日报)

董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