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划出选举怪兽

这次的重划建议,联邦执政党也有不满意的。虽然选委会并没有说明重划是根据什么标准,不过比较明显的是,这次的重划偏向了种族的因素。这是否符合国情和马来西亚多元种族融合发展,颇有争议。

选举委员会的选区重划建议反对声浪继续延烧,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建议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伊斯兰党联合执政的雪兰莪州在选区重划生效前,举行州选,以做抗议和不让选区重划影响雪州执政党原本的优势。

虽然林吉祥的这个建议提出后,公正党雪州大臣阿兹敏已经表态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不过选区重划不被所有政党接受已经是事实。

尽管包括雪州在内的西马国州选区在这次的重划建议中,并没增减,但共有128个国会选区的边界在建议将会被调整,其中吉隆坡与登嘉楼的所有国会选区,都可能会重划边界。

这次的重划建议,联邦执政党也有不满意的。虽然选委会并没有说明重划是根据什么标准,不过比较明显的是,这次的重划偏向了种族的因素。这是否符合国情和马来西亚多元种族融合发展,颇有争议。

我国国会和各州议席选举最久5年举行一次,让人民重新选出国家管理人和代表各别地区人民的代议士,因此选区划分必须要尽量做到让每个选民手中的选票,都可以发挥同样的价值。

虽然各州执政党都有决定何时解散州议会的权力,不过基于选举耗费人力物力,除了砂拉越州议会选举外,国会下议院和其它12州3个直辖区,都同步改选。

由于国州同步选举已经成为传统,各州要单独举行州选,都必须要有足够的理由来说服选民,否则容易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槟州民主行动党几个月前就曾提出要闪电州选的建议,不过最终因为这个建议不被盟党公正党认同而作罢。
这次选区划分不公的理由是否会促成雪州,甚至槟州也一同闪选,则还要看人民是否认为有必要。赢得人民的认同和信任是政党可以赢得选举的唯一途径。

重新划分选区,把选区划成杰利蝾螈(Gerrymander),形态怪异的选区是不是就能让特定政党赢得选票?还要人民说了算。(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