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约会    。郑天贵。 自主权在沙巴人自己手中   

沙巴国会议员退出公正党,投向本地政党的举措能否激发沙巴人钟情本地政党的情意绪?  这退党所引发的后续行动是值得期待与关注的。路是人走出来的,政治里头没有永远的不可能,没有梦想岂能成真,此行动颇具创意。无论成败,已经跨出了第一步,确是实践自主权的实际行动,兵南邦国会议员达勒雷京可说是标新立异、勇气可嘉,叫人另眼相看。诚如之前本人所言,倘若大部分沙巴人能够在自主权的大前题下切割权力与利益枷锁,鼓吹异离方式告别东渡朝、野政党,毅然划清界线,届时自主权就会自然成型,此乃最直接、最有效、最实际的方法之一。

国家政治局势变数难测,州反对党所强调与争取的沙巴自主权,起初招致国阵成员党猛烈抨击,今天似乎同声同气而开始随之起舞,这证明反对党的声音就是州人民,包括道地执政党领袖的心声。其实政治本是互动的学问,根本就是无需大惊小怪的一回事。有朝一日,州人民厌倦与拼弃了东渡政党、实践昔日沙巴本土政党共组州政府的画面是不足为奇的。

说到自主权,目前自主权种类已经不只一个,沙巴人民可有点迷惑了!看来就有本土反对党自主权、东渡在野党自主权、国阵式自主权、再加上本土朝、野政党自主权,成型后人民就难免眼花缭乱了。同样皆在喊自主权,纵然殊途同归,哪一个模式才是原汁原味、值得信赖的自主权 ? 沙巴人民务必深思熟虑、谨慎选择。其实尽管朝野,由本地政党齐心争取自主权比较适合,比较没有古怪的感觉。其实本土政党打州、东渡政党攻国的建议值得考量,若在野党有此共识确是好事。

要实践沙巴自主权,联邦得卸下更多权限,因为领袖的权势来自联邦的关系,置身国阵大家庭的本土政党领袖的声音受到几许重视 ? 饮水自知冷暖! 当初要不是杰菲里吉丁岸、杨德利、班布宁、末诺等人一再强调的话,身属国阵的沙巴政治领袖会不会自动自发、仗义执言争取 或许是个问号。 当下自主权课题炽热,再加上与国阵决裂的沙菲依阿达的一把火,会否在沙巴延烧、烘培出一个新政治格局 ? 关键仍然在于乡区选民,只要自主权思维可以抗衡政治利益的诱惑,在州内激起第二轮的担布南精神,当能抗拒数十年如一日的白锌与水缸政治文化,才能见到一线曙光。

久离必合! 希望这能够灵验在沙巴本地朝、野政治领袖身上,除了沙巴人民为自己的子孙争取权益,难道别人有义务为沙巴争取 ? 目前东渡朝、野政党并没有在西马管好自己、沙巴本地朝野政党处境一样、能否管好自己就看今朝,轻舟即过万重山,这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羡慕砂拉越政治模式的同时,沙巴政治领袖务必敢敢付诸行动、敢敢争取、切勿仅限纸上谈兵、互相攻讦。

巫统是在马哈迪担任首相时期进军沙巴,随着趋势的演变,接着其他西马朝、野政党相继登陆,沙巴政治领袖终于情愿自我分散在本土与东渡政治阵营之中,所渴望与追求的目标当然也截然不同,进而不知不觉自甘堕入遭分而治之的漩涡而不能自拔。因为政见迴异无法妥协,现就新州议席分配已经开始明争暗斗,然而深信最终仍是巫统独揽大局,本地政党会否望梅止渴仍是未知数。

沙菲依阿达领导本土政党,与州在野党合作力撼国阵是第十四届全国大选沙巴的重头好戏,倘若有更多的达勒雷京出现、抗拒东渡政党声势持续高涨、定存州的魔咒或许将有破绽、备受考验的。在民主国度里,沙巴人有权力决定选择不再支持东渡政党,这更不能冠予脱离马来西亚的莫须有罪名,联邦领袖应该正面看待与消化、积极探讨为何在五十三年后的今天,沙巴自主权的声浪日益高涨、甚嚣尘上  ?  一味将之归咎予反对党炒作所致是先入为主、更有碍国民团结的偏激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