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还沙巴人一个公道 促追查下落不明16亿 叹贪官资产可建湖水坝

(斗湖九日讯)联邦政府拨给本州提升水务基建的33亿令吉,干捞六成19亿8千万令吉进入贪官污吏的口袋,剩下13亿令吉利惠人民,是个令人震惊的贪污大案。行动党沙巴秘书陈泓缣认为,由于目前只有3亿令吉的资产在两大贪官的抄家行动中寻获,另有16亿令吉下落不明,反贪污委员会必需将行动升级,对付牵涉在内的部长级人马,才能还沙巴人一个公道。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表示,此次被揭发的贪腐大案,是非常令人震惊的。“单单从目前为止计算的资产,这两名沙巴水务局正副总监的涉贪而来的资产,就可以兴建估计4亿令吉的斗湖水坝!整个水坝可以这样被贪掉,人民怎能不生气?”

肥了贪官民不聊生 涉贪者须一律制裁

他指出,这个贪腐大案,可以看出我国贪污问题的严重性:

一,根据媒体的报导,高达六成的33亿令吉被干捞,是个令人震惊的数目。这个从2010年开始,联邦乡村与区域发展部拨给沙巴来改善郊外水供的拨款,换言之,如果一分钱都不贪的话,其实可以落实双倍以上的项目。本来一个乡村受益,可以是两个乡村多受益。以此类推,若其他部门都存有如此严重的贪腐,联邦政府的税收根本不需要如此之高,消费税根本不需要用来打救政府,但是肥了贪官并导致民不聊生。

二,下落不明的16亿令吉,证明整个“贪腐产业链”,不可能仅止于沙巴水务局的总监和副总监而已。常理推论,若没有更上一级的涉入,贪腐大案不可能发生。这个下落不明的16亿令吉赃款,其资金去向、那38个总监和副总监的朋党公司和哪些公司有关联,必须追查的清清楚楚。不问政治立场,只要是涉及的人物,必须得到法律的制裁。

三,水门案只是一个州其中一个项目的弊案。价值连城的一马公司,以及联邦层级的贪腐,若将设计的财物以现金展示于媒体和人民面前,其震惊程度可能比这5千2百万令吉高十倍百倍。

四,马来西亚贪腐的败坏风气,造成许多小市民的生命财产的损失。就如今天下午斗湖新安路马鞍山发生火灾,而该处本来就是水供不足的地方,幸亏消防队还有盛水的水车。因此,贪污滥权不只是谁将多少钱带进裤袋的问题,而是严重影响人民生命财产损失的大是大非!

指州政府推卸责任 缺乏制衡造成贪腐

另外,他不认同州政府的态度,将此案完全推卸责任,定性为联邦来的拨款,我们的部门不知道云云。

他说,“百林州基本设施发展部,没有理由完全不监管进行中的郊外水供项目。将此贪腐大案以政治手法推诿于政敌,是转移视线,不是解决问题。马希迪甚至建议将联邦项目交给州政府,以为就不会有贪腐发生,是一厢情愿的想法。需知道,现在州政府只有首席部长一人集行政和财务大权于一身,没有受到制衡,就可能有弊端。难道州政府其他机构,没有直接收到联邦拨款的森林局、甚至沙巴基金会,就真的没有一丁点的贪腐?”

他坚信,马来西亚和沙巴最大的问题是贪腐,而贪腐的原因是缺乏权力制衡。没有民主转型,是不可能减少贪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