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伯椰芭路边久坐 迄今未见家属探望

(本报山打根16日讯)据探悉,由陈锡鸿安排入居安老院的江伯并非常常留宿安老院,有时还是夜宿他处,有市民还发觉他行踪异常。

此间安老院在较早时已经登记了他的名字并安置他在安老院其中一个大房子,与其他老人家共处,但他还是有白天外出走动习惯,有时候早上外出之后便不回来。

有市民发觉他不只是出没地方不同,而是行踪怪异,一天大清早在北路一里半椰芭里,警察局前面的路边独自坐了不少过一小时,然后背了包袱离开了。

江伯是陈锡鸿安排入安老院,如果他安分留在安老院暂时生活不成问题,不过至今未见他的家属来探望或将他领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