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狗是热狗,香肠是香肠

200

身处环球化的大时代,网络发达,信息开发,时间和空间的距离都被一根网线超越了。地球村内的每一个国家的时事和动态,几乎都在第一时间通过各种媒介疾速传播。

这么一来,分布在五湖四海的高层领导和草根民众,因此都能在当下了解当地的状况。因为这样,不管不出门的好事,或是传千里之坏事,往往也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眼下风风火火的“热狗”(被)改名之事,也是这样。事情一出街,BBC甚至打出〈宗教局说“热狗”必须正名〉(Hot dogs ‘must be renamed’ in Malaysia, says religious government body)的标题马上大事报道。

中文版随后积极跟进,也刊出了〈马来西亚当局要求餐馆为“热狗”改名〉的新闻,开笔就说:“马来西亚政府要求在马来西亚出售‘热狗’的商家改变这种食品的名称,否则将可能无法得到清真食品销售许可。”

尽管这样,听到这里,流派各异的穆斯林群体之中,显然也有截然不同的意见。当中,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坦言,大马伊斯兰发展局因为“热狗”的字眼,拒绝发给蝴蝶脆皮连锁店Auntie Anne’s清真执照,不但愚蠢,而且落后。

此外,柔佛州二王子东姑依德利斯也不点名公开留言斥责,刻意绕开“啤酒”和“狗狗”匪夷所思,直指这般脑袋,正是造成我国裹足不前,不能进步的一大关键。

不但这样,玻璃市州宗教司阿斯里和前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令公子的伊青团长聂阿都两人皆皆不约而同地说,食物是否清真,视乎成分,既与名字无关,名字不是问题。

当然,个别信仰所诠释,界定和坚持的那些禁忌和那道底线,外人不便指指点点;不过,由此可见,此事说来,部门的内部作业,恐怕也有不少一言难尽之分歧。首相署部长加米尔和副部长阿斯拉夫所言的内容,显露的正是这一点。

据部长言,菜单之命名,说来事小,当局所在意的,实质乃是食品之材料。然则,阿斯拉夫强调,清真之范畴,不仅关系成分和包装,也要考虑产品之名,是否悦耳好听。这些说来还在其次,但是,批示和执法所持的那一套标准到底何在?

摆在这个国家眼前,正是这样的困惑。外资纵然有心在这里注资,往往也无所适从。如果他们准备在这里设厂大量生产“热狗”,是否也要遵令全部改称香肠(sausage)呢?

若是这样,对商人言,所有的交易,未来确有可能要面向“货不对办”的风险了。要是定单所交,书明“热狗”,工厂出货,包装则一律写上“香肠”;那么,供需双方,怎么评估那些大马制造的“香肠”,正是下定的“热狗”?
经此一问,可知吾国的行政体系之所言所行,确实堪忧。身处网络的年月,只要顺手搜寻,当可觉察,“热狗”和“香肠”,外观相似,配料不一;怎么可以随随便便二合为一?

见微知著,公共服务局理当审思录取公仆的既定流程,除了一张张文凭写明的学历,同时确保入选的职工的中庸之道和常识水平,一样可以达标,不让马来西亚在国际上继续被十方笑话。(光华日报)

对商人言,所有的交易,未来确有可能要面向『货不对办』的风险了。要是定单所交,书明『热狗』,工厂出货,包装则一律写上『香肠』;那么,供需双方,怎么评估那些大马制造的『香肠』,正是下定的『热狗』?

董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