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经济学

127

选举风向标杆,可以有着许多复杂因素,但最直接明白了因由,一般就是选民的荷包厚薄度。一味只有索求,没有高回酬的“投资”(选票),投资者(选民)通常会转向。

人家说拿石头砸自己的脚,是愚人的行为。但大马朝野政治人物从来不介意公开本身的愚昧,长年累月在挑战人民的容忍极限,加剧人民对政治人物的失望。

2017年财政预算案,在万人注目下出台,但这份原来被视为大选前的“糖果预算案”,最终是甜味欠奉、甜沁不足,推出几天以来完全无法在市场激起涟漪,是寂静无声。

这份财案一出,假设大马一如外国,随时针对国家决策进行民调,恐怕首相兼财长的拿督斯里纳吉的人民满意度,又要掉个几巴仙。

无他,全球经济不景连带影响国内经济不振,无疑非联邦政府可以扭转世界经济的乾坤。然而,作为政治人物尤其一国政府之首,当全世界看衰时,惟有首相要保持乐观。

只有掌舵者乐观,追随者才能步伐稳定前进。不过,任何乐观预测,也必须要建立在合情合理之上,方能带起人民的希望观感。

过度乐观,如将今年都可能不达标的消费税收入,在明年订得更高,石油价持续低迷下,订更高的石油税收,无疑令人民觉得不符形势。

是份财案中,首相纳吉将大马目前人口分三等处之,即B40(40%人口为低收入群)、M40(40%人口为中等收入群)和T20(20%人口为高收入群),证明大马贫富鸿沟,愈见扩大。

但首相提出的提振人民生活策略,竟非经济改革、创造高收入工作机会等,而是“全民UBER”、“大学生可成为椰浆饭小贩”等,似是而非的兼职和创业论,着实无法带来更美好期待。

消费税保持不变,经济的严冬未见曙光。选举风向标杆,可以有着许多复杂因素,但最直接明白了因由,一般就是选民的荷包厚薄度。一味只有索求,没有高回酬的“投资”(选票),投资者(选民)通常会转向。(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