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1976年国会修宪沙砂降格 基于损及民权而反对

372

(本报讯)在一九七六年国会修改联邦宪法将沙巴及砂拉越作为马来西亚三大立国伙伴地位「降格」为十三州之一时,投下反对票的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事隔四十年后,于前晚追忆该次修宪行动时指出,他及行动党议员是基于大马人民基本宪法权益受损而坚决加以反对。

他表示,行动党关注涉及逾四十项的整个修宪之法案,包括修改宪法第一条文下的沙砂作为大马立国伙伴地位之问题。

他说:「这是关系到宪法的程序、基础及内容……这也是大马人民的权益。」

林吉祥也是柔佛方振林山区国会议员,他是在出席沙巴行动党在亚庇举行的题为「风雨前进、斗争继续」的「与火箭同在对话会」后,受报界询及为何行动党在四十年前反对是项修宪时这麽表示。

该项「降格」课题随著砂拉越首席部长丹斯里阿德南亦批评之「无效」,以及国会记录文件再度曝光后最近成为媒体焦点,并且引伸出是否只有沙巴及砂拉越本土政党才会捍卫本土权益、源自西马的全国性政党是否忽略本土权益的争议。

国会记录文件显示,当时来自沙巴及砂拉越及全部是本土政党的国会议员一致支持这项修宪,反而是当时仅在西马设有组织、并未伸展进入沙砂的民主行动党及社会正义党的全体国会议员,包括林吉祥等九人集体反对。

另八名同在政策阶段投反对票的是来自社会正义党的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陈志勤(后受封「丹斯里」),以及来自行动党的李霖泰(现「丹斯里」)、曾敏兴医生、林初福、范湘登、钱兴凯、胡庚盛、颜祥兴。另一名行动党议员当时缺席。

在一九七六年修宪之前,联邦宪法第一条文第二节乃指出「联邦的州属包括:(a)大马半岛的州属,即是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b)沙巴;(c)砂拉越」,但一九七六年却修正后却删去这三部份,变成「联邦的州属包括: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沙巴、砂拉越及登嘉楼」一句话而已。

一般认为,从(a)、(b)、(c)三部份变成一句话,显示大马由三邦立国之情况,已变为全部十三州「平起平坐」,让沙砂失去三大立国伙伴地位。因此,在沙砂本土权益日益高涨的现时,饱受沙砂人民的抨击。

其实,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曾今年四月在沙巴州议会挑起,当时他在州议会动议以拒绝这项修宪,惟遭州议长拿督赛阿巴斯的退回。

沙巴行动党主席兼山打根区国会议员黄天发旋即在国会提呈私人法案寻求恢复有关条文,惟同样遭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驳回;黄氏于目前进行中的国会会议再度提呈该法案,惟亦未获列入议程。

据指出,有关私人法案旨在寻求修正联邦宪法第一条文第二节,即是清楚说明大马是由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组成,亦是恢复一九七六年以前的有关条文。该法案建议为:「联邦的州属包括:(a)在马来亚联邦协议下成立的州属,即是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b)沙巴;(c)砂拉越」。

携手同理念本土反对党 “终结国阵政权”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前晚强调,沙巴行动党是拥有自主权的政治组织;他也表明行动党愿意与所有与该党拥有相同斗争理念的本土反对党合作,以终结国阵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政权。

他说:「当然,要合作是双方面的事,一个手掌是打不响的,如果他们(本土政党)把门关起来,那我们就无法相对拍手掌。

「沙巴及砂拉越的行动党都有自主权,他们都是自行处理内部事务,当然,也会与中央领导层磋商党务。」

林吉祥也是柔佛方振林山区国会议员,他是在沙巴行动党在亚庇举行的题为「风雨前进、斗争继续」的「与火箭同在对话会」上发言时这麽表示。

他也呼吁来自沙巴及砂拉越的全部四十七名国阵国会议员与反对党并肩争取恢复沙砂自主权,以及尊重一九六三年马来西亚协议及一九六三年的联邦宪法。

他说,沙巴行动党主席兼山打根区国会议员黄天发已提呈私人法案要求恢复沙砂在联邦宪法下的地位,这些国阵议员必须给予支持。

他说:「来自沙砂的全部国阵国会议员也应与反对党议员站在一起,拒绝国阵在国会放行、由大马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提呈)的伊刑法,以及当前的贼狼当道之政府。

「九六三年马来西亚协议及一九六三年的联邦宪法都说明马来西亚是世俗国,绝对容不下伊刑法。」

林吉祥指出,国阵须依赖来自沙巴及砂拉越的国会议员支持方能执政联邦,因为它在西马只有八十六席,因此,在东马的四十七名国阵议员,必须善用这种「造王者」地位,为沙砂争取权益。

他表示遗憾,沙巴乃至全国一再遭到「政治蝗虫」的侵食,人民的基本设施条件多年来依然差劲,包括水供问题久未解决,但是却发生涉及数以亿元计的「沙巴水门案」,「政府在大马成立数十年未能提供基本设施给人民,其实就是刑事忽略。」

他说:「行动党发动社会力量,筹得廿五万元最近在根地咬建立一座地下水源设施,受惠的有一千五百人;但是『沙巴又门案』涉及亿元计的中饱私囊枉法行径,如果把这些钱用来推动地下水源设施,可让一千两百万人受惠,是沙巴现有的人口的三倍。」

指多年无法为州民争取权益 黄仕平: 本土党撼动不了国阵江山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顾问兼亚庇区国会议员黄仕平前晚不点名批评一些本土党多年来都无法争取本地人的权益,人民千万莫轻易被他们的「甜言蜜语」所哄骗。

他表示,沙巴最近出现多个新的本土党,并且喊山「为沙巴人的权益斗争」口号,要在来届大选能够改朝换代,但如果他们排斥其他反对党,要取得胜出将是天方夜谭的。

他以上届大选为例,当时沙巴本土党也是大喊口号,根本撼动不了国阵的江山。

黄仕平是在沙巴行动党在亚庇举行的题为「风雨前进、斗争继续」的「与火箭同在对话会」上发言时这麽表示。

愿与任何反对党合作 不会让出赢得的议席

他说,行动党愿意在下次全国大选与其他任何的反对党进行合作,但是若要让出它在上届大选赢得的议席,则无法茍同。

他说:「全国党未必不能维护本地人的权益,而同样地,本地当未必能够如您所愿地,捍卫本地人的权利。」

黄仕平指出,本地党不是不好,但是若有全国党的监督,能够确保本土党不会变质;他以团结党早年以沙巴反对党的身份接掌沙巴州政权,但令人遗憾的是,它后来与国阵合作,最后让沙巴子民彻底绝望。

他表示,虽然行动党受到多方的打击,但仍然继续工作、继续前进、继续努力,确保下届大选赢得更多民心。

所有领袖,无论是州或地方领袖,仍然团结一致,一条心继续奋斗下去,为党的理念和宗旨继续努力,也更加积极。

他表示,即使剩下一兵一卒,该党都在所不辞,为人民赴汤蹈火、献上全力。

保留上届胜选议席代表为前提 黄天发:火箭愿与本土党合作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主席黄天发前晚重申,该党愿与本土反对党合作,但条件是必须由该党代表竞逐于上届大选赢得的所有国州议席,否则免谈。

他说:「特别是我们胜出的选区,在来届大选中,更是一个也不能少。」

他是在出席沙巴行动党在亚庇举行的题为「风雨前进、斗争继续」的「与火箭同在对话会」发言时这麽表示。

沙巴行动党在二零一三年大选中共出征四个国会选区和八个州选区,并夺得二国四州席;不过,该党有两名州议员,也即是路阳区的邱庆洲及里卡士区的王鸿巷俊已先后退党。

也是打根区国会议员的黄天发表示,行动党是有原则和理念的政党,在秉持推翻国阵的共同理念下,该党愿意与其他反对党合作,惟对方必须有诚意,不能有「一党独大」的态度。

他指出,该党在沙巴耕耘接近四十年,如今有甫成立的本土反对党成员认为该党应在来届大选退出竞逐沙巴议席,让位本土反对党候选人上阵,这种说法是不可理喻的,绝对不能接受。

他说:「我们在沙巴经过那麽多年的努力才可以得到现在的地位,这是我们的家,不是随便就可以要我们离开,由他们来当一家之主。」

黄天发强调,本土反对党所抱持的「不要做反对党,要做政府」的想法,而行动党则是为了原则斗争,如果不符合原则,它宁可继续成为反对党。

他以该党领袖林吉祥为例,后者在政治战场努力了那麽多年,这麽多年来,如果他想要做部长,肯定有机会吗,「如果他为了当部长,要跳槽其他国阵政党,我相信一定成为抢手货。」

他说:「我们近日再与林吉祥及其他党代表深入乡村地区宣传,经历颠簸的路途,那麽辛苦是为了什麽?只为了争取一个理念,也即是为人民争取一个公平、廉洁及有理念的政府。」

●在较后时的问答时段回覆一名出席者的提询时,黄天发表示,行动党并未规定其候选人在当选为议员后,一旦跳槽时须赔偿党五百万元。

他说,这是因为有关承诺「上到法庭也难以兑现」,「在行动党内要当候选人,当然是有关人士须确定有为民服务的热诚,至于日后倘跳槽,那是看他们是否有良知。」

他也说,希望联盟延续早前民联对沙巴人民的承诺,那就是一旦该阵营执政联邦政府,必定将沙巴的石油开采税由目前的五巴仙调高至廿巴仙。

焦点新联邦新希望 沙火箭拟新政纲领 应对「本土党捍卫本土」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目前正在草拟《新联邦、新希望》新政纲领,预定于十一月廿日举行的该党沙巴代表大会上公布,以应对有关本土反对党一再强调的「只有本土政党方能捍卫本土权益」口号。

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前晚表示,正由沙巴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阿德林拉欣邦获授命领导一个小组负责该起草的该纲领,旨在为沙巴提出在马来西亚这个联邦体系内的新政。

他说:「我们希望赶得及在来届沙巴代表大会公诸于世,让人民更加了解行动提出的新政。」

他是在出席沙巴行动党在亚庇举行的题为「风雨前进、斗争继续」的「与火箭同在对话会」后,向报界这麽透露。

沙巴行动党主席兼山打根区国会议员黄天发在同一个活动上表示,该党正深入研究在该新政下大马联邦政府,该如何恢复及下放权力予沙巴。

他说:「行动党亦非常重视沙巴权益问题,我本身就曾二度在国会提呈私人法案,要求修改联邦宪法,以恢复一九七六年之前的联邦宪法面貌,那就是沙巴及砂拉越重拾三大立国伙伴地位,可惜遭亦是沙巴人的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拒绝。」

陈泓缣:新政纲领 寻求恢复立国地位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在该对话会发言时表示,新政纲领不仅寻求恢复沙巴的立国伙伴地位,更要在其他一九六三年马来西亚协议中未提及的领域进行地方分权,例如下放财政权力予州政府。

他说:「举例说,目前联邦政府在沙巴收取的消费税完全不分发予沙巴,但在我们的理念下,其中一定比例须交回沙巴。」

他也表示,沙巴行动党于今年八月卅日在亚庇举行一场党内工作坊,亦曾讨论《新联邦、新希望》新政纲领,当时提出八个重点,「我们将会针对这些内容作出一些修正。」

较早时,陈泓缣表示,如果沙巴反对党在来接全国大选要推翻国阵,必须要减少沙巴反对党与国阵之间形成三角战,才能有更大的胜算。

他形容沙巴行动党前同意退党加入新的本土政党如同新公司的成立,人民会否相信新公司的实力那就得见仁见智了。无论如何,他呼吁新党该尊重合作原则,并阻止新党拉拢沙巴反对党的任何党员。

不过,他表示,该事件并没有动摇党内部信心,他们仍然继续工作、继续前进、继续努力,确保下届大选赢得更多民心。所有领袖,无论是州或地方领袖,仍然团结一致,一条心继续奋斗下去,为党的理念和宗旨继续努力,也更加积极。

在该对话会上有出席者提询有何历史文件证明沙巴作为大马「三大立国伙伴地位」时,陈泓缣表示,这是一个政治课题,而非学术上的研究或探讨。他表示,政治课题须以政治方式加以解决。

阿德林:不分彼此 火箭著重民主原则

阿德林拉欣邦指出,他加入行动党的主因是该党是不分彼此,著重民主原则的党派。他在中学时期因读到林吉祥著作《马来西亚的即时炸弹》而深深地被感动。

他表示,新成立的本土反对党虽高喊著沙巴自主权,殊不知林吉祥早在数十年前便为沙巴权益而斗争,包括于一九七六年在国会提呈修宪将沙砂地位「降格」时,已投下反对票。

加入行动党已超过两年的他目前是沙巴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负责对沙巴民眾宣传该党的政治理念,期望倡导更公平、民主的政治原则。(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