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本裕评土著法庭总部 未尽责批准申请者

348

(亚庇讯)沙巴州人民权益公会总会长兼马来西亚华裔维新社全国副社长李本裕于日前发出一篇文告时表示,于26-10-2016年早上十一点半在大马人权委员会(沙巴分会)办事处会议厅招开一项有关华嘉混血儿后裔更改出生纸问题受沙土著法庭总部习难有关申请者,并于27-10-2016年在本州各华文大报章刊登,他也感谢出席有关会议的记者先生,小姐们在百忙中抽空出席。

但使他感到遗憾的是,沙巴华嘉混血儿公会秘书传送手机通知总会长拿督吴清乐无法出席有关会议,而沙土著法庭总监 D ATUK HJ. AHMAD SHAH BIN MOHD TALIP 也没有通知的情况之下缺席,这两位重要人物都不出席之下没有办法与他们对质以及提问,但是有关记者会照样进行。

在有关记者会中他拿出有关投诉者的全部资料向在场的记者 显示有关文件时披露:有关投诉者在父亲死后多年突然心血来潮于七月份整理父亲的遗物发现原来父亲是一位华嘉混血儿,曾祖母是嘉达山族群,所以有关投诉者立刻致电询问他,他是否可以在生生纸由华裔改为华嘉混血儿,他告诉有关投诉者给他一点时间他先询问大马国民登记局(JPN)。

跟据大马国民登记局职员指示,如果有关投诉者父亲有华嘉混血儿土著证书应先到其投诉者出生地点的土著法庭领取信件证明其父亲是华嘉混血儿,再到沙土著法庭总部将有关信件交予总部由该总监另发出一封正式的证明公函交予大马国民登记者发出新的华嘉混血儿出生纸才能更改其投诉者的种族。

而他也8月19日2016年早上前往山打根土著法庭领取有关信件并于8月22日2016年呈上沙土著法庭总部,但是受到拒绝不获批准,原因是必须前往山打根土著法庭领取另一证明信件,他又第二次飞往山打根领取第二封信件,一星期后再呈上沙土著法庭又被拒绝,原因是要其投诉者亲到山打根土著法庭受到三位村长(OKK)亲自审问有关投诉者,在审问结果是获得山打根土著法在批准,而他也代呈上沙土著法庭总部,结果还是受到拒绝不获得批准,所以在26-10-2016年的记者招待会不是大马国民登记局不批准而是沙土著法庭总监不批准,原因是有关申请者是否会嘉达山语?也因投诉者是第四代不能成为华嘉混血儿。

可能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他的说话让记者先生,小姐们误解了以为他说大马国民登记局不批准,所以他在此向出席记者会的记者先生,小姐们道歉,说声对不起,因为他的表达方式不对,让记者们理解了。

他们说出这些事情是关系到沙巴华嘉混血儿的利益与权益,而在沙巴与马来亚组成马来西亚时的已经说明华嘉混血儿是受到宪法保护的族群,为何现在投诉者有齐全的文件而不获得沙土著法庭总监拒绝批准?

他将会在下个星期五拜会拿督哈芝芝询问有关事情,事后他将会招开另一次的记者招待会。

李本裕 :投诉者遗失身份证 孩子亦无法获得身份证

(亚庇讯)沙巴州人民权益公会兼马来西亚华裔维新社全国副总社长李本裕带领投诉者Muhammad Nasir Bin Abdul Hapit(55岁) 及其儿子 Aras Bin Muhammad Nasir (24岁)前往亚庇大马人权委员会沙巴分会请求该会总秘书En. Jasmih bin Slamat及副总秘书En. Aflin Zaim Dino Abdullah协助投诉者父子处理无法获得大马卡身份证。

据申请者 Muhammad Nasir Bin Abdul Hapit 披露:他的身份证自从1997年遗失后申请多次都无法获得补给新身份证,也连累孩子也无法得新身份证,而且大马国民登记局职员查看电脑记录向投诉者表示该身份证的号码并不是他的相片及名字,所以拒绝补发新身份给予申请者 Muhammad Naish Bin Abdul Hapit。

李本裕表示,父亲无法获得新身份证,连累孩子也无法获得身份证,而且两父子都无法获得身份证在工作上都无法获得公民应有的权益,薪金也比有身份证的公民少,何况是 应有的福利权益。

李本裕披露,我非常同情投诉者父子,这些事情本应不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但是居然发生了,我们就应该想办法补救,协助有关投诉者父子解决有关难题,我也会亲自于下个星期四前往沙巴大马国民登记局会见该局总监了解有关情况。

而大马人权委员会总秘书 En. Jasmih bin Slamat也立刻协助投诉者父子处理有关事件,而且也立刻致电向布城大马国民登记局总部了解有关情况,据有关资料记录显示该项申请是在二年后才寄到布城大马国民登记局,所以我和会尽力的协助有关投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