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处理考验当权者智慧能力

227

且先看邻国新加坡这个弹丸之地的岛国,原本缺乏水源,长期仰赖大马水供,但约九十年代,开始致力研发将海水变成可食用水成功,如今“长治久安”,再也不必完全仰赖大马供应的水源。

为什么他们可以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而我国土地,山林广阔,河川湖泊很多,迄今却仍“水祸”不断?炎热时,就闹缺食水;下雨时就闹水灾,城镇泛滥。周而复始,大家时而怨天,说是“天灾”呵!时而朝野互指是人是祸!

最近雪州士毛月再闹水源污染,一会又说滤水站出了状况;接着不仅士毛月区缺水,无拉港,蒲种等人口稠密地区也闹制水多天,千家万户,为水苦恼,为水怨恨,住家没水,老少皆苦,等派水,有时又在三更半夜,无声无息去派水,一些居民抱怨为何不系统化配水,预先通吿商家,特别是经营餐饮者,没有食水,生意怎么做?一些用水多的工厂,正常经营操作无法进行,大家矛头指向雪州希联政府。

讵料,雪州大臣阿兹敏爆料,说是雪州巫统搞鬼,这是严重的指控!士毛月水源受污染,如果真的是因人为的破坏,那不是把人民的健康及生命开玩笑,切勿真的当政治斗争的工具!巫统人说要证据,大臣说已将证据交给了警方。好了,就让我们看警方调查的结果,果真有人拿人民的健康及生命当赌注,那法理,天理都难容,当局务必严加惩治不怠。希望大臣真的有凭有据,否则,恐因而节外生枝,无济于事,对民无利,仅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这真相未明时,互相指责,政治口水战,徒增人民的怨恶。人民不理政治上的是非,但拜托,勿拿人民的利益,特别是健康和生命当儿戏!当赌注。

如今,可以见到的是中央政府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旺朱乃迪已率领多名联邦环境局官员,和雪州大臣针对河水污染问题举行会谈,尝试寻求解决方案,这是积极正面的举措。

其实,如果以民为本,应把人民的利益放在政党政治的前面,特别是影响千家万户,包括各党派、家属,各种族人民健康及生命水源的问题,切勿因政治成见、敌对、而置之不理,或利用水源问题作为搏弈的筹码。人民应用本身的智慧,权益,大胆呛声,排斥不当的政治斗争而不顾人民利益。水源缺乏或污染或滤水站问题,可以说是“人为”的,管理监控不当,及缺乏警惕,没有高瞻远瞩的“长治久安”的策略和有效的执行力。
试想:

(1)如果朝鲜有密切,严谨地监管流入水坝的河流;关注其水质,常维修滤水站,采取更新器材,怎会常水源污染?

(2)流入水坝的源头活水(河流)本就必须,毫不妥协地拒绝,严控,不准化学或可造成严重污染水源的工厂在河畔附近设立,旧厂也应搬迁,订出严厉法规,违反者严惩重罚。

(3)据报我国水源有97%依赖河流,3%取自地下水。为了避免旱季河水干旱问题,是否应在适当地点,鼓励多开地下水应用。

(4)有系统地保护一些大湖泊,加以净化研究,使之可成为备用食水。甚至可以鼓励国内科学家研发家庭用水净化循环使用,教导人民节用、爱护水源。

(5)环保意识必须加强。政府应严加管制山头,森林开发,特别是在水坝周围,由专家鉴定多少公里方圆必须森林保护,不可乱开伐取木材,沙石或建屋。

(6)房屋地区的开发,也必须预先规划交通,预计人口,沟渠,水源等细节问题。

(7)严控贪污舞弊,因为即使有很好政策,执法不力,或执法人员贪腐姑息,违规违法者猖獗,对环境的破坏,无效率执行,缺执行力,法规也如虚设。

有关食水缺乏及水源问题,中央政府和各州政府都放应放下政治歧见,全盘性,科学化,理性加上智慧,全方位设计、规划、治本非治标。

今天,希联有了可以表演的平台,从民生问题,深切关怀,解民困,民怨,民怒,应谦诚地少说多做事;对症下药,解决环保及水源问题。这是其更上一层楼必经的道路。如果,二三届的执政,人民看上去,与前朝不相上下,半斤八两,那太令人失望,下届大选,人民走票或弃票,乃预料之中。希联不必常和中央打口水战,人民正看他们真正解决问题的能力。

须知,即使是解决城镇的垃圾水沟渠问题。如果希联的官员执行不力,毫无改进,选民看在眼里,手中选票去向。将能说出心中的不满。希联真的应在民困中做几齣好戏给民众看,民众能拍手叫好,才有票房。这是真理。如果,小的地方问题,比如城镇垃圾问题都不能有效治理,那大的治国问题又怎可期待?

专家早警告,全世界将会闹水荒,甚至因水而战,那我们还能不预早规划,有效处理水源问题吗?(光华日报)

希联真的应在民困中做几出好戏给民众看,民众能拍手叫好,才有票房。这是真理。如果,小的地方问题,比如城镇垃圾问题都不能有效治理,那大的治国问题又怎可期待?    专家早警告,全世界将会闹水荒,甚至因水而战,那我们还能不预早规划,有效处理水源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