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271

弱弱的提,小声的问,伊党来届大选真的是单打单斗吗?起初好像是,现在再看,好像不是。最近行为举止跟“神雕侠侣”欧阳峰有点相似的哈迪阿旺就表明,只要希联不在伊党屋内捣乱,一切都可谈,包括在来届大选以“一对一”跟国阵交手。

简短回应,哈迪对伊党与行动党合作机会,仍有所保留。说哈迪像欧阳峰不是乱唬,欧阳锋自于华山论剑之役被黄蓉用计逼疯,十余年来走遍了天涯海角,不住思索:我到底是谁?欧阳峰虽活在疯癫之中,反而多了几分真性情。至于哈哥有没有,就要问跟他合作多年的火箭元老了。

哈迪阿旺是谁,还真的是难于捉摸。之前高喊你走你的路,现在态度又一百八十度转变。这也意味着合作不是不可能,就等那个时机和机会。这不仅让骆冰回想,早在几个月前,骆冰就觉得当大选真正来临,大敌当前,讲什么行动党、诚信党和伊党决裂都是假的,为了保全各自的政治寿命,不能排除他们日后还是会重修旧好的契机。

但是,局势就是这么奇怪,民情看似受到“双油”(食油和汽油)涨价的影响,突然又有起色。虽不敢说让他们的执政希望起死回生,却足以让他们看到曙光。就像张昭涵唱的一首歌《不害怕》,反对党可以更大胆的、不害怕的跨出脚步。

歌词就反映出当下行反对党领袖领的心声。你看,前面两句“每一个人都在挣扎,每一个人都有想去的地方”,直接了当告诉你,大家对彼此间的信任还是不够坚定,共识不足,很多事情还是有所顾忌的,每一个人都有想去的地方,这不正反映出每一个人都在挣扎吗?

若行动党真的跟伊党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就应该断的干脆,怎么中间还卡住一个雪州,火箭、蓝眼和月亮共享雪州政权,怎样断交?这叫什么断交?江湖术语,这叫欲断而交。所以,有人这么跟骆冰说,纵观过去火箭和伊党离离合合的经验,他们还是会给自己的合作找到合理又合法的理由的。

“有时候天使不回答,也许只是因为心还不够渴望,我擦干泪水再一次出发。我在漫漫长夜之中飞翔,寻找属于我的那道星光,明明知道诚实容易受伤,我不害怕,我不害怕!”

火箭对伊党骂是骂,却也不敢真正做得太绝。中间卡住的不仅仅是公正党,还有雪州政权。微妙和奥妙就在这里。你看歌唱的;我在漫漫长夜之中飞翔,寻找属于我的那道星光。伊党是不是火箭的那一道光?都怪面子问题。伊党爱面子,火箭爱脸,不就卡住卡住,闹住闹住。

骆冰向一位江湖元老请教,他推断可能会有两种局面出现,其一是火箭和伊党的合作模式将有别于2008年和2013年大选,他们的合作叫做结盟不合体,是无形的,你看得到,感受到也摸得到,却找不到他们有签定什么合作盟约。其二是坦诚的面对选民,告诉大家,我们和好了。

无论其一或其二,这些合作模式不是没有过,之前就试过好几回。现在民心民情还靠向火箭,红豆兵又很买力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粉饰、宣传以全民利益为名,祭出打造更公正的马来西亚。如果火箭跟伊党私底下有合作,完全是出自于全民利益,绝不能跟马华民政党相提并论,火箭不是为了要当官,是具有忧国为民的伟大情操。

本来反对党对来届大选是有所保留的,伊党只想保住丹州,火箭越治理槟城越得心顺手,即使有敦马作镇山之宝的土著团结党,也对来届大选取代国阵不表乐观。唯独公正党的处境少许尴尬,要想继续拥有雪州江山,得靠火箭脸色,得靠伊党的里应外合。

这就歌唱的有少许的不吻而合;我要奔向我心里的远方,亲手拥抱最美好的时光,路上难免也会迷失方向,我不害怕,我不害怕。拥有梦的人,世界多么疯狂都不害怕,我不害怕。你慢慢的读,再慢慢的想就会发现其中可爱之处,也印证政治如果随便人都搞得懂,那政治就不用搞了。

“抬起头来泪就不会落下,扬起嘴角我就不再彷徨。跟着心里最想要的愿望,越过高山、越过海洋。我愿相信生命就要天亮,我愿相信痛苦里有宝藏。有个明天正在等我抵达,我在路上、正在路上。拥有梦的人,路有多长都不害怕、我不害怕…。”

你害怕吗?有什么好怕!有火箭,我不害怕,我不害怕!什么都不怕。#

最近行为举止跟『神雕侠侣』欧阳峰有点相似的哈迪阿旺就表明,只要希联不在伊党屋内捣乱,一切都可谈,包括在来届大选以『一对一』跟国阵交手。